「小花Blog」 2018-06-15 每天想到的

Mari’s Life

 

第一次的休演日也結束了,又開始新的一週。

 

每天開演前想到的……

 

就是導演Stafford。

 

他在第二組的初日結束後隔天就回國了,但我經常想到,他所留下來的許多言詞與想法。

 

能演出Stafford執導的《秘密花園》真是太好了(^^)

 

最後拍的合照。

 

能遇到Stafford真的太好了。

希望以後還有機會見面。

 


根據先行小隊報告,演出第二天出待時也有遇到導演喔~導演長得就照片上一樣(廢話),本人非常親切,還幫日飯簽名呢XD

之前井上芳雄在演出《黑蜥蜴》時,曾在專訪中提到外國導演與日本導演的不同,在於外國導演多半用鼓勵而非命令的方式跟演員溝通,也會給予演員較多個人發揮的空間。雖然演員面對這種導演會覺得壓力比較沒那麼大,不過話說回來,由於這類導演比較不會主動「指出」演員不足的地方,而是透過建議與暗示來引導演員,所以如果演員無法領略,也會很辛苦orz。

Stafford是加拿大人,但因為有日裔身分,成長時也多少受到日本文化的影響,作為小花第一個遇到的「外國導演」,或許讓小花覺得新鮮之餘也倍感親切,可以說是很適合的人選。在Stafford的細心指導下,不僅《秘密花園》變得繁花似錦,小花這朵劇場之花感覺也更加盛開了呢^^

 

「小花Blog」 2018-06-11 初日

Mari’s Life

 

今天《秘密花園》初日順利開演惹。:)

 

觀眾反應是從所未有的新鮮,讓人在初日就有新發現!

 

明天又是另一組的初日!

希望能慎重對待每一次演出。

 

開演前拍的(^^)
好棒的節目單。

 

這之後就要變身成Lily啦(^^)

 


會動的影片來囉~

另外美美的劇照這邊請。

小花真的是太~美~了~(心)

「小花Blog」 2018-06-09 【好狗命系列】彩排開始了

Mari’s Life

 

6月7日進入Theater Crea,現在正是彩排最忙的時候。

 

從早到晚都在努力。(^^)

 

不過今天真的好熱。

然後進入梅雨季了啊……而且還有颱風會來……

這段時期感覺溼漉漉的……

 

拉比太君來納涼

 

眼睛的前方是

 

看繡球花看到入迷的拉比太君。:)

 


在日本,梅雨季到了,也意味著繡球花即將盛開。繡球花在日文的名字是「紫陽花」,在神社與佛寺很常見,花瓣顏色會因土壤酸鹼值不同而產生變化,有時紅、有時紫、有時藍,盛開時相當迷人。這時去日本的朋友,有空可以去看看美麗的繡球花唷~

是說女王大人太忙了嗎?照片裡面只有狗跟繡球花,但臣民想看另外一種花啊~(無誤)

 

AllAbout 2018年6月 引人注目的音樂劇!《秘密花園》導演專訪

譯前註:由於這篇導演專訪中也有提到導演對小花的稱讚,加上導演本人的故事蠻勵志的,就一起翻譯出來啦~


AllAbout 2018年6月 引人注目的音樂劇!
作者:松島 まり乃

《秘密花園》
6月11日~7月11日於シアタークリエ上演

【本劇亮點】


Frances Hodgson Burnett的兒童文學作品《秘密花園》於1991年被搬上舞台,其音樂劇版本乃是獲得東尼獎最佳音樂劇劇本、最佳舞台設計與最佳音樂劇女配角的佳作,90年代曾赴日本公演,這次則是首度由日本卡司演出。

暫居印度期間雙親因流行病而過世的少女Mary,由英國的姨丈收養;但在他的住家內隱藏了一個秘密……

這個關於「喪失與重生的故事」,其溫柔而旋律優美的音樂出自音樂劇《齊瓦哥醫生》的作曲家Lucy Simon之手。本次演出的導演則是負責執導紐約演唱會版《秘密花園》的Stafford Arima,他也是《忠誠》(Allegiance,註1)的導演。日本版演員包括飾演姨丈一的石丸幹二、飾演其亡妻Lily的花總まり以及飾演姨丈之弟Neville的石井一孝等人,集結了豪華的卡司。另外飾演小女孩Mary的W cast之一池田葵則是人氣音樂劇《安妮》(Annie,註2)的主角,還演過《秘密花園》的演唱會版本;至於另一位Mary上垣ひなた也曾在《獅子王》裡面演過年幼版的女主角Nala等要角。這兩位會如何詮釋充滿高難度曲目的Mary一角,備受矚目。

 

【導演・Stafford Arima專訪】
與充滿才氣及骨氣的日本演員一起工作
感到無比喜悅

Stafford Arima於1969年生於加拿大多倫多,2015年執導在百老匯開幕的《忠誠》(由George Takei、Lea Salonga演出)。其他導演作品包括音樂劇版《魔女嘉莉》(Carrie)、《聖壇五人組》(Altar Boyz,註3)、《散拍歲月》(Ragtime,註4)、《Bare》(註5)等。2017年4月起開始擔任加拿大Theater Calgary的藝術總監。

 

――Arima桑這次是第一次來日本嗎?

「不是,這是第三次。因為祖父母是廣島人,我在1980年曾跟家人一起來日本進行為期三週左右的旅行,去了京都、廣島與東京。隔了好一段時間後,去年則是為了《秘密花園》的演員徵選與工作會議再度來到日本。這回是第三次赴日。」

 

――這次擔任導演是基於什麼樣的契機呢?

「2000年左右,我遇到當時住在紐約的Mariko桑(東寶製作人小嶋麻倫子),彼此談論對音樂劇的喜愛時,有被問到『什麼時候來日本工作呀』。後來東寶要上演《秘密花園》,剛好他們得知我曾經2度執導過該劇的演唱會版本,便跟我說,覺得我是適合的導演人選。」

 

――百老匯原版的製作中,舞台布景的原型來自維多利亞時期繪本,令人印象十分深刻。這次聽說是全新的製作呢。

「我沒有看過百老匯原版演出,但這次因為是跟日本的演員、設計與編舞家合作,我想應該可以做出全新的『有機製作』(Organic Production)。

至於視覺上的部份,我也跟負責舞台設計的Rumi桑(松井るみ)徹底討論過。

本劇是從住宅主人Archibald亡妻Lily的角度來敘述的。當她向雙親在印度過世的外甥女Mary說「歡迎來到我的花園」時,故事就從這邊開始。經過一番周折後,所有人都得到了慰藉,Lily也跟大家一一道別。在這期間,所謂「不屬於這個世間」,被稱為「Dreamers」的角色陸續登場,過去與現在的場景相互交織,是表演手法很像電影的舞台作品。

Theater Crea這個劇場作為觀眾可以跟角色有所「連結」的地方,可謂尺寸剛剛好。這次本劇在這裡上演,為此我們製作團隊就決定用比較抽象、偏印象派的布景。以前我在執導演唱會版時,無論是布景還是服裝跟道具都一概不用,但觀眾在Mary治癒Archibald一家的過程中,也是不時會大笑或哭泣。這次我相信即便用了美麗的服裝與布景,還是做得出能把故事好好傳達給觀眾的舞台。」

 

――關於這次的演員,可以稍作評論嗎?

「這些演出者我事前都不認識,但這次大家一起工作了3週半,我發現他們才能相當豐富,不只是好的歌手,更是優秀的演員。例如幹二桑(石丸幹二),他是本劇的主力(force),是引領這個劇組的存在呢。他人很溫和,也是一個反應靈敏、聰明俐落的演員,經常能抓住角色個性的要點,以冷靜的方式表現出來。從排練第一天開始,他就理解到要如何具體呈現Archibald駝背的部份,可以說是一位讓人無法抵擋其魅力的演員。

小花(花總まり)是『內外皆美』的人。雖然現實生活中沒有小孩,卻具備天生的母性,理解跟小孩的相處之道。她演的Lily這個角色會唱歌,卻幾乎沒有「對話」。我這次會把她融入到舞台中,但讓她用只是經過其他角色身旁的方式演出。那時她的眼神非常具有魅力,即便什麼動作都沒有,用眼神就能講故事,而且唱出的歌聲有如天使一般,是理想的Lily。在導演看來,她的聲音與眼神以這次演出來說,真是理想的工具。

Kazu桑(石井一孝)演出Neville(Archibald之弟)一事,真是完美的選角。他對劇本的每一個字句都小心處理,一邊比較原著與翻譯一邊投入角色的塑造。他為了更深入了解這齣作品而問了很多問題,讓我也蠻享受的。

飾演Mary的Aoi跟Hina(池田葵、上垣ひなた)是很不一樣的孩子,相異處也都反映在Mary這個角色的形塑上。到底是哪裡不一樣,要看2次才能知道呢(笑)。Mary跟Colin(Archibald與Lily的兒子)在曲目上也有和大人互動的部份,真的是很難演的角色。不過Aoi跟Hina,還有飾演Colin的兩位(大東リッキー、鈴木葵椎)經常以認真的眼神全力以赴。能跟有才氣有幹勁的演員一同工作,真的很高興。」

 

――我們也想問問關於您自己的事情。Arima桑現在是住在出生地Calgary嗎?

「不是,我是多倫多人。一直到過了20歲都還在多倫多,後來在紐約住了20年,去年因為就任『Theater Calgary』的藝術總監,才搬到Calgary去住。

我對戲劇開始產生興趣是11歲的時候。我跟家人去洛杉磯旅行,喜歡看戲的母親就把我拖去看《艾薇塔》(Evita)。可是我想去的其實是迪士尼樂園或環球影城之類的地方,覺得說『為什麼去劇場?』而且《艾薇塔》就跟現在的《漢密爾頓》(Hamilton,註6)一樣是熱門之作,只買得到最後一排的票,於是我就一臉不爽地靠在椅背上看戲。幕一打開後,因為距離太遠,還記得那時覺得舞台上的人『簡直跟螞蟻一樣』(笑)。可是看著看著,不知何時就迷上了,最後姿勢還整個往前傾。當時根本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但後來就一心一意朝著戲劇方面的路上邁進,一開始是想當演員。

在念多倫多的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時,恩師推薦我去導戲,志向也轉了個彎。我畢業後到製作方面的事務所從事接待的工作,1994年的時候吧,公司在加拿大上演了由Harold Prince執導的《畫舫璇宮》(Showboat),我當時就想,一定要去參加看看。」

我直接跟上司反映「想參加排練」,但對方回答「不行,你是負責接待的人,麻煩留在辦公室。」於是我就寫信給Harold Prince,結果居然讓我擔任導演助理;這在我的人生裡面是一件超級大事,以後只要在履歷書上寫「我曾在《畫舫璇宮》做過Harold Prince的助理」,幾乎是無往不利。

我非常感謝他,但我當時如果沒有寫那封信,就不可能發生這些好事。社會上很多人有時僅僅就因為「對方是名人,我只是無名小卒」這樣的心態,就故步自封什麼都不做,但不採取行動的話,什麼事都不會發生。我相信只要「全力以赴」「有耐性」還有「一點點才能」,就能實現夢想。於是這30年來,我就以這樣的原則接到很多很棒的工作。」

 

――藉由這次執導《秘密花園》的機會,以後會增加在日本的活動嗎?

「我還不太會說日文,但我認為我的根在日本。藉著這次在日本工作的機會,再次確認我身上流著日本人的血。我還會想回到這裡呢。」

 

――最後,對Arima桑來說,作為導演最高興的事情是?

「有三件。一個是可以跟演員、創作者、製作者等人,還有其他的藝術家一起工作。第二個是我認為舞台有『療癒』人的可能性。另外一個是看到《秘密花園》演Colin的男孩子,就很有感觸:『我就是在他們這個年紀看了《艾薇塔》後,開始追逐跟舞台有關的夢想啊。』這個夢想到如今依然健在,也是讓我很高興的事情。

 


註1:《忠誠》(Allegiance)為2012年推出的美國音樂劇,於2015年登上百老匯。內容描述日裔美國人在二戰期間遭到政府監禁的故事,其創作靈感來自美國知名演員George Takei(Star Trek裡面的Sulu)的個人經驗。此劇由亞裔作家Jay Kuo等人撰寫,George Takei本人與知名亞裔音樂劇女演員Lea Salonga也參與演出。

註2:音樂劇《安妮》(Annie)改編自人氣連環漫畫《小孤兒安妮》(Little Orphan Annie),於1977年推出,是百老匯最受歡迎的劇碼之一。內容敘述美國1093年代經濟大蕭條期間,一個住在孤兒院的11歲紅髮少女安妮尋找親生父母的故事。該劇的日文版也在日本固定每年上演,其劇名前面還會冠上贊助商的名稱(目前為丸美屋食品)。由於每次上演時都會公開徵選,從將近1萬人的徵選者中選出2名飾演主角Annie的童星,而且該劇還會到地方進行公演,因此能演出這個角色的話,也代表該童星的演技備受肯定。

註3:《聖壇五人組》(Altar Boyz)為2004年推出的音樂劇,內容描述由5個基督教男孩組成的樂團如何透過音樂得到慰藉的故事。該劇2005年登上外百老匯後廣受好評,目前也有韓國版演出。

註4:《散拍歲月》(Ragtime)是根據美國小說家E.L. Doctorow同名暢銷作品改編的加拿大音樂劇,於1998年登上百老匯。劇名「Ragtime」指的是爵士樂的前身「散拍音樂」:一種充滿切分音符、結合舞曲、華爾滋等節奏,富含即興變化的黑人樂曲。劇中透過三個家庭的命運發展講述美國20世紀初期的歷史,上演後頗受好評。

註5:《裸露》(Bare)全名為 《Bare: A Pop Opera》,是一齣搖滾音樂劇,講述兩位就讀天主教寄宿學校的男同志高中生內心的掙扎。

註6:《漢密爾頓》(Hamilton)是美國近年來十分熱門的音樂劇,在2015年於外百老匯首演時還創下完售記錄。該劇內容是關於美國第一任財務部長Alexander Hamilton以及諸多開國元勳的故事,音樂上卻使用Rap、R&B、流行樂等,完美結合歷史與音樂元素,受到許多名人如歐巴馬、碧昂絲的推薦。


就在導演專訪推出這天,石井大叔也在推特上貼出與導演的合照:
「與導演Stafford Arima合照。正因為姓氏是有馬的緣故(笑),擁有亞洲人特有的堅強韌性。個性沉穩作風紳士,最喜歡吃壽司,而且總是一直稱讚演員。托他的福,幹二兄跟我得以盡情發展(白痴)。啊,小花也是呢(笑)。」

是說這次劇中的主要演員與導演都讓石井合照與介紹過一輪了,真的是位很有心很體貼的大叔呢~(再次發卡)。然後導演的故事也好勵志,畢竟亞洲人能在歐美戲劇界闖出一片天,實在很不容易。他積極主動又有耐心的行事風格,很值得學習啊~(筆記)。

不過最讓臣民高興的,莫過於導演對小花的稱讚囉~「用眼神就能講故事」「唱出的歌聲有如天使一般」「理想的Lily」,看來導演也讓這朵劇場之花再次盛開了呢~(灑花)。

【PIA】《秘密花園》排練場心得 Part 2

【PIA】《秘密花園》排練場心得 Part 2
Ticket Pia編輯部(2018年6月7日 16:30)
採訪・撰文・攝影:平野祥恵(PIA)

音樂劇《秘密花園》改編自Frances Hodgson Burnett所寫的同名兒童文學知名作品,將在今年於日本首演,由石丸幹二花總まり等人演出。

排練場心得第二回來囉。

 

從上次介紹的〈A Girl in the Valley〉的場景稍微往回一點,是終於來到Archibald石丸幹二)住處的Mary獨自過夜的場面。
這裡演唱的歌曲是〈I Heard Someone Crying〉。

 

是誰在哭呀?
活著的人(Archibald與Mary)問道。

 

這裡Lily跟Dreamers如同幻影一般出場
各位鄉親啊~即便處在什麼舞台特效都沒有的排練場,就已經感受到如夢似幻的氛圍了!

 

這裡的Mary是由池田葵飾演。

 

而且飾演Mary的池田與上垣ひなた,無論是演技還是歌聲都表現得恰如其分,真的很棒。
目前介紹的是全劇前半部,從Mary們的臉上還看不到開朗的表情;但在她們毫不怯場的姿態底下,可以感受得到池田Mary的聰明伶俐,以及上垣Mary的明朗快活。

這裡Dreamer的動作有如在引導Mary一般,導演Stafford Arima針對這點修正了好幾遍。

跳到這裡,來介紹Archibald跟Neville兄弟的場景。
地點在Archibald的書房。

 

這對兄弟好像也抱持著有點複雜的情感。
Archibald石丸幹二

Neville石井一孝

 

身為醫生的Neville負責照料兄長的健康。在他這個做弟弟的看來,Mary的存在引發了哥哥對亡妻Lily的思念,而這點對哥哥是不好的。

 

基於這個想法,Neville對Mary就處處顯得嚴厲。
他主張把Mary送到學校去(恐怕是寄宿學校這一類的)比較好。

 

說到底Neville也是為兄長著想,算不上是壞人呢……
而且他還對嫂嫂Lily有所依戀,真是一對複雜的兄弟啊。
兄弟間如此複雜深奧的心理,石丸與石井以充滿壓抑的演技確實表現出來,不愧是劇場老手。

這是石丸Archibald的雨衣版本。
外面暴風雨即將來臨,彷彿描繪出人人心中複雜的思緒。

 

最後就用石丸與花總まり在排練空檔時的絕贊笑容,來結束這回排練場的心得報告吧!

 

[卡門-Repo]花卡門之花癡二人組出入待卡到門

作者 : Taco Lee

好多次小花的公演花癡二人組都只能排到大阪大千秋的時間。看大千秋的壞處,就是要忍受一個多月先鋒部隊們愛心滿天飛的分享,搞得自己心癢難搔。好處是先鋒部隊們也會分享劇情以及觀(色)(狼)重點。

 

雖然梅田劇場出入待一向不理想,但聽到本次有飯在大阪出待要到簽名真是振奮人心。第一天觀劇早早9:30來到樂屋門口等待。過一會一個認識的日飯媽媽滿面愁容地出現,跟我們說已經好多天沒有出入待看到小花了。這個日飯媽媽每次見到她總是精神奕奕笑容滿面,本次卻憂愁得要命臉色不佳,我們兩人都覺得她生病了。我們總共四人不死心的等到11點終於放棄。勤奮的小花不可能這麼的晚,何況她還要全身塗黑黑跟擠乳溝,很花時間的。據說是Drama City有可以直通阪急旅館的電梯。失望之餘,日飯媽媽說她要去借酒澆愁了(啊才中午溜)。

 

第一天七排中間,視線正好與舞台平,非常好的視角。雖然舞台小,已經很近了,小花出場時色狼還是拿出了望遠鏡。色狼沒有要寫劇情,劇情請看熱心的大大寫的(塚飯,塚fun)。這次小花穿得真是有夠性感的,然後御胸還有神秘的溝。這齣戲的舞蹈編排真的是高難度,小花與荷西都相當需要體力。小花感覺有壓低了聲音在講話,唱歌的音域也偏低。演起來充滿了野性又自由奔放的小花真是充滿魅力。本次公演跟欠揍的荷西親了很多次,雖然內心一直吶喊:槓,親下去了!槓!又親!槓!你還來!而且有一幕荷西趴在小花身上,快要親下去時我看到荷西的汗滴在小花臉上!啊啊阿啊啊,好矮額呦!但不得不說床戲那邊排得很好,兩人蓋在舞群翻動的大床單下,床單翻起來時讓你一窺這兩人又變換了什麼姿勢,令人血脈噴張。

 

前樂開演前終於見到馬內甲桑出現了。我們兩個跑去跟他哭訴說等不到小花。結果,馬內甲就幽幽地說:這是個秘密,但她「可能」會從那邊出現喔~(馬內甲我們感謝你~~)(註一)。等開演時,前一天病懨懨的日飯媽媽找到我,跟我說因為我們去哭,馬內甲就偷偷也跟她說小花出沒地點。然後日飯媽媽整個活過來氣色超級好。所以前一天根本就是出入待相思病發作嘛!

 

第一天還能好好地看完戲,第二天坐到第一排正中的神席,天啊啊啊,超級忙的。當穿得很露的小花站在一公尺遠的台上跳舞時,色狼一時不知道要看臉,看香肩,看御胸,還是要看時不時露出來的大腿。同時還要監控一下自己爆表的血壓,那宛如對穿腸噴般發的鼻血,就怕當場掛在那。第三次謝幕時我們兩個就不顧一切地站起來拍手了。然後後面含蓄的日本觀眾們就也跟著站了起來。是的,坐第一排就是要這樣用的。大概因為色狼拍手拍得很嗨,小花有看了我們一眼。

這場有寶塚音校生整羣穿著制服帶來看。她們從頭到尾都是乖乖正坐在位置上,中間休息也繼續坐著。謝幕完到散場仍是不動如山,看來是要等大家散完她們才會起來。除了嚴格的秩序以外,我只想讚嘆:這膀胱也太有力了!

前樂後我們跟一群資深日飯媽媽們低調的來到秘密地點等待。等了約半小時(果然黑黑的很難洗)小花戴著口罩一頭亂髮一臉倦容地出現。我們兩個站第一叫了聲:Hana chan. 小花眼睛沒睜開下意識地轉過來點頭繼續走。接著日飯媽媽也叫了她。小花依舊眼睛沒睜開地點了個頭,但是感覺頭上已出現問號:這裡怎麼會有人站在這裡?等到第三次有人叫她時,小花才終於意識到這些人是在叫她然後是她的飯。啊的一聲說:好久不見!但是腳步不停往前走。看得出來很累很想回房間休息了。雖然短暫但所有在場的飯都露出幸福的笑容而且有看到小花大家似乎也比較放心。然後相約第二天要一起入待。

日飯媽媽們本來說約十點吧,我們說我們比較近9:30吧。然後她們就說她們也要甘巴得9:30來。千秋那早,樂屋外有許多人在等,我們不禁擔心起小花會不會臨時改變路線走樂屋。正當大家舉棋不定時,9:44分小花出現了!馬內甲看到我們還一臉吃驚(演得好啊!絕對不是你出賣女王的)。小花頭髪雖亂但有稍微梳一下(真的只有稍微),帶著口罩一臉沒睡醒,雖然還是沒有多做停留,但至少大家有把信交出去了覺得開心。

來到千秋已經是第三場,色狼依舊拿著望遠鏡認真觀察。然後發現,前一天小花的肩夾骨附近以為是黑黑的沒塗均勻的地方居然是淤青!!然後手臂上出現新的淤青點點!這些男的也太粗魯了!全部拖出去斬了!真是心疼小花,每天搞得全身是傷也難怪她這麼累。

千秋的第一次謝幕舞台上噴出了彩帶,演員們很驚喜。第二次出來時大家還在幫對方清除身上的彩帶很可愛。第三次謝幕,小花跟荷西手牽手出來,上尉就學他們跟老荷西也手牽手跑出來。小花開口要致辭時音樂還沒停,上尉還打斷她要她等音樂停。然後兩人就側頭聽音樂,音樂停時像指揮一樣雙手往下揮,然後再示意小花開始講。小花講得很短,然後換荷西。荷西不知道是要爆料還是什麼的,搞得小花趕緊打斷他。第四次小花進去前說了一句好像是結束了之類的,但是大家繼續拍手,荷西只好拖著小花出來謝第五次。這次進去前換荷西叫大家回家了之類的。

千秋出待就是在樂屋口了。第一個出來坐計程車的是上尉,然後花飯們就蹲下以免擋住後面。他離開後有花飯說,好久沒蹲了好懷念啊。小花出現時,花飯們就乖乖又蹲下。小花沒戴口罩,頭髮終於吹好了,但她沒有走過來。雖然有化妝但眼睛只有睜開一咪咪。放行李的時候,不知道是因為大家覺得這齣戲很硬道,還是集體蹲下喚醒了塚飯魂,雖然沒約好但大家很有默契一起喊お疲れ様でした。小花上車後坐到靠飯的一邊,把車窗搖下笑瞇瞇的看著我們。I-ka芬此時喊出Hana chan I love you~引起大家大笑,小花也笑笑地回:Thank you~車子開始慢慢滑動時,大家又喊了一次お疲れ様でした。I-ka芬再次喊出 I love you~本次出待就在大家的笑聲中以及小花笑著揮手再見的畫面中結束。

註一:據說小花改變路線是因為遇到變態飯一直糾纏她要簽名。只能說,小花出入待願意停留,講話,簽名,握手等等都是她疼飯。不然她每天累得半死又全身烏青誰不想趕快回去睡覺。不知好歹硬要糾纏搞到女王不開心從此不出現是大家的損失。身為飯當然是小花開心最重要。死變態讓我遇到一定好好地招待一番。

================

這樣的福利不是必然的常態,請大家要好好克制,全身烏青是很痛的…..

【PIA】《秘密花園》排練場心得 Part 1

譯前註:這是Ticket PIA針對《秘密花園》系列報導的其中之一,講的是排練場上的狀況。不僅照片很多,還會提到一些排練上的細節。這是第一回~


【PIA】《秘密花園》排練場心得 Part 1
Ticket Pia編輯部(2018年6月6日 12:00)
採訪・撰文・攝影:平野祥恵(PIA)

愛著已逝的美麗女性,在其死後緊閉的花園。
雙親皆亡的少女找到花園的鑰匙,讓因摯愛過世而陷入停滯時光的人心,一點一點開始重獲新生……

音樂劇《秘密花園》改編自Frances Hodgson Burnett所寫的同名兒童文學知名作品,將在今年於日本首演。我們在5月底到排練場進行採訪。

 

導演是在百老匯與加拿大也執導過該作的Stafford Arima
排練在他的指導下看來頗為順利;雖然採訪時離初日還有近2週的時間,但據說整個劇組已經走過好幾次整排。

本次採訪內容就是在這番過程中,每一場景都仔細反覆處理的排練情形。

 

以下是在前些日子舉辦的「歌曲發表記者會」裡唱過的、〈A Girl in the Valley〉的場景。

原本生活在印度的少女Mary因雙親皆染上霍亂過世,由住在英國的姨丈Archibald收養,故事便從這裡開始;然而Archibald之妻Lily已於10年前離開人間……
這個場景是描述在屋內悶悶不樂的他,一直沉浸在與亡妻Lily的回憶中……

Archibald(石丸幹二 飾)
前些日子石丸桑在記者會上形容Archibald是「很糟糕的人」,但恐怕真正糟糕的是他深陷其中的狀況。
因摯愛之妻過世而封閉心靈的他,居然對能讓他想起亡妻(與她血緣相繫)的Mary也保持距離。
以淒美演技詮釋Archibald「封閉之心」的石丸

 

另一方面,飾演Lily的花總まり以Archibald回憶的化身登場,美麗而優雅,臉上浮現溫柔的笑容


唱歌的石丸與跳著華爾滋的花總,好美啊……。
據說是想起兩人相遇的場景。

 

故事裡除了Lily外,所有逝者都以幻夢之人的姿態登場。他們被稱為「Dreamers」。
以下是Mary的雙親。
飾演母親Rose的笠松はる與飾演父親Albert的上野哲也

這是鎌田誠樹三木麻衣子
(註:鎌田誠樹飾演的是在Mary一家染病身亡後,到現場找出Mary的搜索隊中尉軍官,三木麻衣子則飾演兩個角色:學校校長Mrs.Winthrop以及搜索隊Holmes少校之妻Claire。)

 

「Dreamers」的成員也很了不得喔!
笠松曾擔任劇團四季許多作品的女主角(《歌劇魅影》的Christine等),是劇團的當家女演員,上野演過《西貢小姐》男主角Chris等角色。鎌田則是《悲慘世界》Javert警探捏!

這首歌是Archibald跟Lily的對唱曲(光這樣就很棒了),而在其他場景中,兩人的對唱有時會慢慢與Dreamers的歌聲重疊,總覺得好像漸漸織成一張觸感柔軟的繡毯般,塑造出幸福至極的音場……

接下來,如夢如幻的優雅舞蹈場景被小小的闖入者所擊破。
你是Archibald姨丈嗎?」Mary問道。


Mary是W cast,這裡登場的是上垣ひなた

導演Arima表示,這裡Mary問話的時機可謂十分重要。
他要求兩位Mary:「擺出猶豫的樣子就不像Mary了,直接講出來」、「這邊一旦出現空隙就糟了」、「嗯,就像這樣直截了當說出來」。雖然他說「讓我們來練個幾次吧,」但不管是上垣還是另一位Mary池田葵,都是一次就「good!」通過了。

這張照片裡面是Lily阿姨嗎?
Mary拿著從印度帶來的照片給Archibald一看,Lily就出現了。


這邊現實與夢境漂亮地交融在一起,實在很精采。
由於Mary的雙親與傭人都因感染霍亂(傳染病)而過世,恐怕與回憶有關的一切物品都無法從印度帶過來吧。但這張照片卻被偷偷拿過來了。

 

我對小孩實在沒辦法。」Archibald對小孩本人這樣說。
但從他幫Mary整理凌亂儀表的姿態來看,可以感受到他的溫柔……。
這裡的背影是池田葵演的Mary。

 

在屋內,大家懷抱著各自的傷痛……
他們要如何才能重拾笑容呢?

排練場心得還會繼續刊登唷!

 

【秘密花園官方推特】連載漫畫Vol.4 「與樂團一起整排」

【秘密花園官方推特】《秘密花園》官方推特的漫畫版排練場心得連載文來到第四集「與樂團一起整排」,談的是加入樂團伴奏後整排的情形

翻譯說明:
(1)翻譯順序為由右至左由上到下
(2)原文印刷體字型在翻譯中以粗體字表示。
(3)原文對話框在翻譯中以「」表示。
(4)其餘原文中手寫字體部分,在翻譯中以【圖說】表示。

內容如下:

1.時節進入6月,樂團終於來到排練場,開始所謂的「與樂團合練」。
演員也戴上了無線麥克風。
【圖說:就是這個】
「與樂團合練」就是把劇中每首歌都唱過,然後跟樂團討論伴奏的時間點。

2.「最吸引我的樂器有兩件。」
【圖說:凱爾特之笛】
(註:關於凱爾特的說明請見:【秘密花園官方推特】連載漫畫Vol.3 「有時是玩具箱」

愛爾蘭哨笛(Tin Whistle)
(註:Tin Whistle又稱為penny whistle或Irish whistle,中文經常翻譯為六孔哨笛或愛爾蘭哨笛,是一種簡單的6孔木管樂器,外表跟直笛有點像,音色純樸,經常用於演奏凱爾特風格的音樂。想聽聽看Tin Whistle的聲音可以看以下這個影片。)

居然可以演出一隻小鳥的角色。
【圖說:啾】
【圖說:我是現場記者A-gen】

“打擊樂器”
「是亞洲與祕魯樂器的組合。敲打這些各式各樣的鼓會用到鼓棒、琴槌、手掌等不同工具,非常多元。」
(註:琴槌是用來擊打木琴、鐵琴、定音鼓使用的工具,與鼓棒的不同是打擊端會裝上塑膠、木頭、鐵等材質所製成的圓球體,並以布料或毛線包覆)

3.樂團一加入,整齣戲的場景與細節便一下子豐富起來。
M24 “Come Spirit, Come Charm”
(註:第2幕第6景,敘述Colin在大家齊心唸咒(?)之下,終於從輪椅上站起身來的奇妙情景)
【圖說:這段編舞相當奇特,飾演Colin的演員們不能跟著跳實在很可惜。】
這是一首眾人齊心呼喚引發巨大奇蹟的曲子。
爆發出彷彿全世界的植物都一起發芽般的能量。

4.這一景一結束,參與的演員都喘著大氣,但卻是笑容滿面——
【圖說(右):搖搖晃晃】
【圖說左):啊~啊~(喘息聲)】
不過看著的我們則在這段哭到不行呢。

5.在這之後樂團繼續跟演員進行整排。
【圖說(右):整排的意思就是把整齣劇一口氣從頭排練到尾】
【圖說(左):基於Mary與Colin的組合變化,總共要走4趟。】
M29 “Letter Song”
(註:第2幕第8景,敘述Mary在抵抗醫生的場景後,在女僕Martha的建議下寫信給遠遊的姨丈,希望他可以回來親眼見證Colin身上發生的奇蹟)
這一景是Mary與Martha一起寫信給Archibald姨丈。
兩個不同的時空,透過一封信同時存在於舞台上,
這裡一邊寫,那裡一邊讀,眾人的心情都在激昂著。
這正是音樂劇才會有的場景啊!

6.不能接受妻子的逝去,一直處在痛苦中的Archibald,最後終於找到那唯一的信念。
「來吧~來花園裡」
是談到自己想起了跟孩子/家族相遇的事情嗎?

7.不過,觀眾看了這齣不可思議的作品後,大概可以找到自己的解答吧。
(註:這是第二幕第9景,敘述姨丈在夢幻中與阿姨相遇,逐漸接受對方逝去的事實,並決心回到花園去。順帶一提,阿姨跟姨丈雖然之前眼睛都沒對看到,但卻在這一景相擁在一起了啊啊啊!!!姨丈你的手放在哪裡啊啊啊~)

8.第一次跟樂團一起的整排結束時,
大家都幸福地微笑著,這點讓人印象深刻。
【圖說(上):感覺暖洋洋的】
【圖說(下,由右至左):呵呵呵……/好美啊/這音樂劇真讚~/太好惹~太好惹~】

9.「所以說,為了擁抱如此幸福的氛圍,大家就來劇場吧~
【圖說(左):飾演Colin的大東リッキー最近迷上的,是把帶有帽兜的運動衫捲成印度苦行僧僧服的樣子。】
(註:關於這點請見:【秘密花園官方推特】連載漫畫Vol.3 「有時是玩具箱」
【圖說(右):正宗的苦行僧】
馬上就要初日囉!

 

「小花Blog」 2018-06-04 最後的排練場

Mari’s Life

 

今天在排練場的排練結束了。

出自導演Stafford之手而完成的《秘密花園》,即將來到下一個階段。

 

怎麼說呢……

 

跟平常感覺不一樣呢。果然是受到Stafford的影響吧……還是作品本身的影響呢……

 

好像有種被包覆起來的感覺。很沉穩、很溫柔。
嗯?是Lily這個角色的影響嗎……

一旦進了劇場,忙著將各式各樣的資訊塞入腦裡,時間也就咻一下很快過去了。即便如此,還是不想忘記現在這樣的感覺啊……

然後今天是飾演Albert(註:小女孩Mary之父)的Tecchan(上野哲也桑)生日(^^)。跟之前排練卡門時很不一樣,排練到現在才終於有慶生會。

 

卡門時慶生會真的好多喔(汗)。

 

為了公演,明天得去買各式各樣的東西做準備惹。

 


上野哲也是「劇団わらび座」出身的演員。這個劇團很特別,其前身是由日本共產黨在東京創立的藝文團體,性質有點類似所謂的文工隊。後來在1950年代移至秋田,在發展過程中逐漸褪去左派色彩,轉而與秋田當地的溫泉及旅館等在地產業結合,並成為規模僅次於劇團四季與寶塚歌劇團的音樂劇表演團體。該劇團有自己的劇場,旗下共分為5組演員,每年在日本全國舉行約1000場的公演。表演特色為注重日本傳統藝能與民俗歌舞,劇目大部分為原創,且題材多與東北、秋田一帶的人事物相關,具有濃厚的本土風格。

「劇団わらび座」官網請見此處

上野也參與過東寶版《悲慘世界》的演出。他的部落格「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千里の道も一歩から)常常記載他對演出作品的種種想法,值得一看。是說一開始公開提到《秘密花園》小說與音樂劇版差異的演員就是他,他也很早就開始稱讚導演Stafford行事風格穩健,讓演員很安心。(天音:啊我就比較晚才發現咩……)

 

「小花Blog」 2018-06-01 【好狗命系列】幸福的一刻

Mari’s Life

 

今天天氣讓人心情粉好(≧∀≦)

 

今天開始排練就要進入最後的階段了,要跟樂團一起排練。
目前為止都只有用鋼琴伴奏,要是跟樂團一起排練,聽到各式各樣的音色時還真會讓人嚇一跳,所以今天覺得有點期待(心)。

最近都只有排練場的照片,今天就來放上我的療癒照吧(羞)。

拉比太君~(心)

 

真的真的是我的療癒小天使呢(^^)

 

拉比太君,謝謝泥(心)(心)
啊~真是受不鳥啊~(心)


看到這張親密(?)合照後:
臣民1:拉比太一臉得意,好想捏他臉~
臣民2:這張照片真的太過分惹~女王抱小狗抱好緊~
臣民3:我沒有想當拉比太,但我好想知道這裡是哪個公園喔……
臣民4:旺旺旺!旺旺旺!(已失去理智)

前兩天才看到其他演員在推特上報馬說,已經開始穿上戲服,進行從頭到尾的整排,沒想到今天就要跟樂團一起練了,真讓人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