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Blog」 2018-07-17 厚木千秋樂

Mari’s Life

 

昨天是《秘密花園》厚木公演千秋樂。

 

然後,一直一起努力到現在的重要朋友,葵椎君一人提前先畢業了。

 

年紀最小的他,真的很純真坦率,然後很容易哭、、、大家都很愛這樣的夥伴。

 

從葵椎君身上學到很多事情:)

葵椎君,謝謝!

下次再會囉

 


(註)葵椎君=鈴木葵椎,在《秘密花園》中和大東リッキー輪流飾演Colin一角。

本日翻譯與註釋:艾樂芬。

 

花女王的哭哭手勢實在太可愛惹~(心)

坂東玉三郎×凰稀かなめ 特別對談:「持續」創造「未來」

2018.4.12 LIFESTYLE
坂東玉三郎×凰稀かなめ 特別對談──「持續」創造「未來」

 

身為人間國寶與歌舞伎界女形(註1)代表的五代目坂東玉三郎(註2),與前寶塚歌劇團宙組主演男役,現為女演員的凰稀かなめ。持續體現演藝形式終極之美的兩人,針對「美」與「娛樂事業的未來」進行對談。

 

──無論是歌舞伎還是寶塚歌劇團,都是將所謂「形式之美」發揚光大的傳統藝術。請問兩位認為「美」是什麼?我看過兩位的舞台表演,展現出的形式之美堪稱完美無瑕,讓人印象深刻。

坂東玉三郎(以下簡稱「坂東」):說不上完美無瑕,就是工作嘛(笑)。這樣講好像太直接了點,不過關於「這樣做才好看」,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秘訣。真要講起來,大概是因為「一直在做」才顯得好看。寶塚演員由於要背著大羽根走下大階段,看起來不漂亮可不行呢。為此想必是相當努力吧。凰稀桑怎麼看?

凰稀かなめ(以下簡稱「凰稀」):是,就像玉三郎桑講的,背著羽根的時候,每根羽毛尖端的位置都要一清二楚。只要舞台上的空調有一點點風都會受影響,這也包括在內。

坂東:就是這樣。在鏡子前不斷練習,把動作銘記在身體裡,漸漸練到不靠鏡子也做得到。

凰稀:羽根也一樣,披風的處理更是如此。我想起以前經常被導演老師斥責:「連小道具的前端都要當成自己的手去動!」(笑)

坂東:要走下那個大階段也很辛苦呢。靴子的跟很高,沒辦法用腳一邊摸索一邊下去,可是視線又非朝正前方不可,真的只能「用身體去感覺。」

凰稀:真的是這樣呢。

 

──這樣把動作完全銘記到體內後再去進行,跟「美」是有關的吧?是在意識到這點的情況下去表演的嗎?

坂東:沒怎麼意識到耶(笑)。

凰稀:是的(笑)。硬要說的話,比較接近「理所當然」的感覺。因為舞台看起來不漂亮就沒意義了。

 

 

貨真價實的美是在徹底意識到之後,排除萬難終於達成,於潛意識中方能體現。

──身為女性,在看見玉三郎桑的一舉手一投足後,才重新注意到自己的動作究竟是什麼樣子(笑)。

坂東:先不提我的工作,我認為現在一般人的生活中,所謂「形式」這件事已經逐漸消失了。在以前,和服該穿成什麼樣子、或是餐桌禮儀,還有在別人面前要如何應對……像這類事情,都能看出「形式」也存在於私生活中。對日本文化很感興趣的編舞家Maurice Béjart(註3)曾說:「現在這個時代之所以變得乏善可陳,源自於加冕禮的消失」,我認為他講的就是這個。因為加冕禮上可以看到出席的貴族是什麼樣子,而觀看貴族的平民又是什麼樣子。形式與非形式之間的界線變得曖昧,正是乏味的理由所在。

 

──就是所謂的「日常與非日常」(註4)吧。日本的話大概只有過新年這件事才看得出來了。

坂東:以前,「日常與非日常」存在於平日生活中,一點都不「特別」;同樣地,人也不會特別去意識到「要做得漂亮」。正因為是「自然而然就學起來」,才與「美」這件事產生關聯,不是嗎?

凰稀:我也很能體會這種感覺。在寶塚有「男役10年」一詞,指的是要成為能獨當一面的男役,得花上10年的功夫。但不是說10年到了就能達標,而是指花上10年時間一點一滴累積後,還要逐步去蕪存菁。我常在想,是不是正因為一直看著前輩怎麼做,努力把學到的東西加以精煉,才能變成舉止自若的男役呢。

坂東:原來如此。我也是一直意識到排練時的一舉一動,一邊放在心上一邊徹底練習,這樣登台時才能把這些動作都化為「潛意識」,可能感覺上比較接近凰稀桑提到的「去蕪存菁」。演出結束後如果會覺得「今天做得不錯」,就是在什麼都沒意識到的情形下,不知不覺邁向結束的時候呢,很意外吧。有意識的美因為有種「故作姿態」之感,也許會顯得有點惹人厭。去除那份「故作姿態」後留下的就是「形式」,我想那應該就是真正的美吧。

 

──感覺玉三郎桑與かなめ桑都是經過無數的練習後,才終於領悟到這樣的答案吧。

坂東:沒錯,歌舞伎和寶塚都一樣,不只是練習,演出本身的次數也不少呢。

 

──現在每年大概有多少時間花在登台演出上?

坂東:現在一年大概150場吧。不過這已經少很多了。以前都是300場以上,因為一年有10個月都在表演。凰稀桑呢?

 

凰稀:我擔任宙組主演男役這3年間,連一天的休假都沒有呢(笑)。

 

──這3年之間連一天休假都沒有!真難想像。是什麼感覺呢?

凰稀:我這人是沒休假也無所謂的(笑)。要是有了多餘的時間,反而不知道該做什麼,會覺得不安呢。

坂東:我也是這樣,會想叫人對我下指令,要我去做點什麼!(笑)不過,如果我覺得如果沒有這種感覺,就無法從事舞台工作吧。重要的是要喜歡表演,而且不會討厭過於緊密的行程。想當年20多歲的時候簡直習慣得很(笑)。凰稀桑也是這樣嗎?

凰稀:因為要考慮的、該去做的事情有一大堆,時間都不夠用了呢(笑)。

 

「用嚴肅的態度持續做好眼前的事」才是演藝圈的生存之道。

──兩位即將於4月舉行的『坂東玉三郎 歌頌越路吹雪《愛的讚歌》』演唱會上同台演出。玉三郎桑去年推出名為《邂逅~歌頌越路吹雪》的專輯。對您來說,越路吹雪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坂東:越路桑的歌是一絕,但她也是一位相當傑出的藝人。我認識她是從《國王與我》的Anna老師這個角色開始,大概是她正要在日生劇場開始進行「長期獨唱會」(註5)之前。我也是在那裡首度見到岩谷時子桑(註6)。還記得當時是跟ツレちゃん(鳳蘭)一起匆匆到後台去拜訪的。

凰稀:我是2年前演出岩谷時子老師的紀念演唱會時,有幸唱到越路桑的歌。真的很想知道多一點關於她的事,但她留下的影像很少,實在很可惜……。

坂東:其實去年是越路桑逝世後第37年。您們同樣都是寶塚出身,卻感覺不太到世代的差異。越路桑過世時凰稀桑還沒出生吧?我有在想,要如何跟您這一代談論越路桑的事。那是個美好的時代,工作人員與導演都很棒,秀很傑出,是大人都會覺得「好想看!」而去劇場觀賞的作品。

 

──您想跟觀眾表達越路桑的哪些特點呢?

坂東:我其實覺得,面對沒見過越路桑的人,實在很難表達。不過我想大家唱了她的歌,應該就能自然而然體會到她好在哪裡。也有人跟我說:「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越路桑的歌聽起來就跟新的一樣」,我覺得這點很有趣。即便這些曲子對我而言印象深刻又好聽,但因為它們幾乎很久沒有重新流行過了,聽起來可能像新歌,這也讓人期待。

 

──最後請談談歌舞伎與寶塚,以及兩位未來的發展。

坂東:現在的寶塚演員真是越來越漂亮了。不論化妝還是假髮都進步很多,感覺漸漸變成「不用硬裝出男人樣的男人」了呢。

凰稀:前輩塑造出的「男人味」也是很棒的資產,不過已經有所進化,需要創造符合這個時代的男役形象。古早的美好由上級生傳承給下級生,同時也希望能勇於納入新的作法。但寶塚終究是夢幻的世界,因此只有「品格」這點絕對要死守住。不管身在何處,都希望自己的存在可以保持一層距離感。拿我自己來說,因為還是比較喜歡演戲,希望可以一直演下去,不管舞台、影像還是唱歌都一樣。也希望可以一直演唱越路桑的歌。

坂東:就我個人來說,我有想過要不要以導演的身分繼續做下去。我覺得現在這個時代,不管是歌舞伎還是寶塚,要做「現場演出」都是越來越難了。國家全體的人口與年輕人都在減少中,再加上很多時候不用到現場,在網路上就完成一切了。不管哪個職業都是如此,要配合這個時代生活下去真的很難。如果要再度使用「未來」這個詞彙,我想應該就是指持續去做眼前的事情,只有「一直做下去」的份了。

凰稀:我是已經從寶塚退團了,所以擔負未來的下級生們不努力一點可不行呢(笑)。但要如何傳達這一點也是重要的課題。

坂東:真的就是這樣。因為實際上創造未來的,是下一代的人。我覺得現在就是先不要想太多,好好用心做出讓觀眾可以看到夢想的作品。這樣做最終才能連繫到「未來」。

 


註1:女形:又稱為「女方」(おんながた・おやま),指的是歌舞伎裡面扮演年輕女性的演員或是這類演出的形式。在現代日文中,「女形」一詞在也泛指戲劇中男扮女裝的相關人事物。

註2:歌舞伎的「名跡」(藝名,稱號)可以一代代傳承下去,類似品牌的概念。在稱呼時通常會註明是「X代目」(第X代)。

註3:Maurice Béjart(1927-2007)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編舞家之一。出身法國的他在1940年代末期開始嶄露頭角,曾編製《春之祭》、《波麗露》等知名舞作,而他在1987年於瑞士成立的「貝嘉洛桑芭蕾舞團」(Béjart Ballet Lausanne)也在全球享有極高的聲譽。Béjart曾於1986年接受日本裕仁天皇授予「旭日章」,其舞團也多次赴日、台演出。

《波麗露》演出影像請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sSALaDJuN4

註4:「日常與非日常」(ハレとケ)是日本知名民俗學者柳田國男提出的概念,用來詮釋日本人傳統的世界觀。「ハレ」(晴れ)指的是儀式或祭典這類「非日常」,也就是不會一天到晚發生的事情;「ケ」(褻)則指一般生活中的「日常」之事。從食衣住行到行為舉止,乃至於用具器皿或遣詞用字,在「日常」與「非日常」的狀況下都會產生很大的不同。柳田國男在談論日本民俗時指出,「日常」與「非日常」之間的區別變得曖昧不清,正是民俗邁向近代化過程的重要特點之一。

註5:越路吹雪自1966年起與「劇團四季」的創辦人浅利慶太合作,開始在日生劇場舉行著名的「長期獨唱會」(Long Recital),一直到1980過世為止(凰稀是1982年出生)。1972年後大概是每年春季與秋季各辦一次,秋季公演後還有全國公演。該獨唱會有三個特點:

  1. 時程超長:當時一般歌手的獨唱會演出期程大概是2-3天,但越路的日生劇場「長期獨唱會」最長可以舉辦到大概一個月的時間,據說當時可謂一票難求。
  2. 精心製作:這個獨唱會的幕後製作人員包括浅利慶太與越路的作曲家丈夫内藤法美等人,集結了當時舞台界各類幕後菁英。而越路本人為了讓觀眾能看到最好的演出,她會特別規劃公演中所有的作息,包括起床、吃飯、進劇場等都有一定的時間,還會在排練前精算要增重幾公斤,才能應付公演所需的體力,讓所有生活的節奏都全力配合演出。
  3. 又演又唱:越路的日生劇場「長期獨唱會」不是只有越路一個人在台上唱歌,而是具備戲劇形式的演出。以其中最知名的主題「愛的讃歌—Edith Piaf的一生」為例,是由越路飾演Piaf一角,利用大約20首Piaf的名曲刻畫出Piaf波瀾壯闊的人生。開幕時劇團四季的演員會打扮成希臘悲劇中歌隊的樣子,演唱名為「三次鐘聲」(三つの鐘)的歌曲。這指的是Piaf在出生、結婚(巴黎從德軍手中解放)與死亡時所敲響的三次鐘聲,而全劇的場次劃分也以此為依據。基本上越路的長期獨唱會都是與劇團四季搭檔演出,有學者咸信這樣做也打下現今劇團四季得以長期發展的基礎。

註6:岩谷時子(1916-2013)是越路吹雪的經紀人,曾在寶塚歌劇團出版部任職,也是日本音樂劇界與流行樂界知名的作詞者。她在過世前創立了「岩谷時子賞」,獎勵對音樂或戲劇有貢獻的人物。寶塚OG如八千草薫、鳳蘭、大地真央、安蘭けい、瀬奈じゅん都得過此獎。

 

 

越路吹雪を歌う〜愛の讃歌」演唱會資訊請見
https://www.tamasaburo-bando.com/performance
(坂東官網)

http://l-tike.com/play/mevent/?mid=323749
(Lawson Ticket)

(一同演出的寶塚OG包括真琴つばさ、姿月あさと、大空ゆうひ、水夏希、霧矢大夢、凰稀かなめ,這裡有製作發表會的照片~)

【PIA】《秘密花園》整排報導 Part2

【PIA】《秘密花園》整排報導 Part 2
Ticket Pia編輯部(2018年6月11日 16:15)
採訪・撰文・攝影:平野祥恵(PIA)

 

音樂劇《秘密花園》改編自Frances Hodgson Burnett所寫的同名兒童文學知名作品,將在今年於日本首演,由石丸幹二、花總まり等人演出。

面對迫在眼前的初日,今天貼出5月底某日進行的「整排」報導下集

 

父母雙亡,被住在英國的姨丈Archibald領養到自家宅邸的少女Mary
Mary雖然一直緊閉心房,但改變的契機也開始一步步找上她。

 

首先是女僕Martha

是位腔調很重,直言不諱的女性。
長得很結實、性格開朗帶點鄉土味,好像可以看到昆夏美至今從未出現過的迷人面向!

 

Mary在印度時身為大小姐被伺候得無微不至,恐怕從來不曾自己扣過鈕扣吧。
對這樣的Mary說「自己做做看」的Martha。
如此並非刻意冷落,可以說是Martha獨有的溫柔。

 

然後在花園裡也有新的邂逅。
(這個在花園的場景,到正式演出時不知會變得如何,讓人期待!)

 

園丁Ben石鍋多加史飾演。
Ben告訴Mary,她從印度帶來的照片——裡面的人就是Lily——而其中的花園確實就是Lily深愛的庭園。但花園被Archibald關起來,現在不要說是找不到鑰匙,連大門在哪都不知道

 

此外Martha的弟弟Dickon則向Mary展現了跟鳥對話的能力,以及大自然運作的法則。

飾演Dickon的是松田凌。他以豐富的表情詮釋了這個熱愛自然也受自然疼愛的,不可思議的少年。
Dickon唱的歌曲也很棒,擁有別開生面的奇妙旋律!

 

在Dickon教導下跟小鳥說話的Mary。
當Mary露出笑容,看到的觀眾也會變得很開心喔!

 

Mary還從Dickon那裡獲得了「種子」。

 

Mary開始一點一滴打開心房,漸漸變得「精神百倍」(因為小孩子適應能力很強吧!),不過大人們還在原地踏步中……
即便如此,Mary逐步引入新的空氣,讓Archibald(石丸幹二)封閉的心也開始騷動起來。

 

弟弟Neville石井一孝)與哥哥Archibald的合唱曲< LILY’S EYES >是劇中的珠玉之作。

兩人都從Mary身上看到Lily的影子,因而心動神搖。

 

另外還有一個自我封閉的人……。
宅邸內的Mary好像受到某種指引,來到之前從未去過的房間。
在那裡的是Archibald跟Lily的兒子Colin,當天演的是鈴木葵椎(與大東リッキー輪流飾演)。

 

他也是自幼喪母,遭到父親疏遠,天生身體差又頑固任性,因而成為一個凶暴的小孩。

鈴木以充滿反抗的眼神詮釋了Colin的孤獨。

 

Mary與Colin兩人一碰面就吵架,雖然Colin一副要把Mary趕出房間的樣子,但其實他內心真正的意思是「不要離開我……」。

 

Colin後來也對Mary打開心房,以為即將踏出人生的第一步……但沒那麼簡單。

被Neville與Mrs. Medlock壓制住的Colin。
到底發生什麼事!?

 

另一方面,Mary終於找到「鑰匙」……。
欲知後續詳情,請到劇場來!

 

這是另一位Colin,大東リッキー
大東好像很喜歡太田翔飾演苦行僧的裝扮,也把上衣弄成袈裟的樣子披在身上……。
當太田師父被周遭的人問到「是要收他為徒嗎?」,本人曰:「那就努力修行吧」(笑)。

 

【秘密花園官方推特】漫畫番外篇「一分鐘看完第一幕」

【秘密花園官方推特漫畫】隨著東京公演結束,位於厚木市文化会館的神奈川公演將於7/14(六)揭開序幕:這也是《秘密花園》全國公演的第一站。為此,厚木市文化会館的官方推特特別推出排練場報導漫畫番外篇一分鐘看完第一幕」,讓觀眾可以先了解大致的劇情,同時也能約略知曉音樂劇版與原著小說的差異。

翻譯說明:
(1)翻譯順序為由右至左由上到下
(2)原文印刷體字型在翻譯中以粗體字表示。
(3)原文對話框在翻譯中以「」表示。
(4)其餘原文中手寫字體部分,在翻譯中以【圖說】表示。

內容如下:

開頭:「麻煩也請大家到官網看看其他報導~」

1.10歲就變成孤兒的Mary,被領養至英國約克夏的宅邸。
「這孩子一點都不可愛捏!」
【圖說(下):在印度是大小姐,很任性】

2.不過,姨丈Archie(註:Archibald的簡稱)很孤僻。
(左)「哥哥!」
(右)「交給你惹~」
【圖說(下):偷偷溜走】

3.姨丈一心思念10年前過世的妻子,每天過著封閉心房的生活。
「……Lily」
【圖說(下):啜泣】

4.「……」
【圖說(上):安靜】
【圖說(下):住在姨丈家的頭一晚】

5.「誰在哭啊?」
【圖說(下):嘰—(開門聲)】

6.徘徊在幽暗老屋中的,是這個家庭的記憶,還是幽靈,抑或是在印度殞命的父母與奶媽等人呢——
「(唱)大概是~隱藏的~命運之夢吧」

7. 早晨。
「好啦好啦,快點起床」
【圖說(上):帶有東北腔的約克夏口音】

8.「那~去庭院玩吧,帶跳繩過去。」
【圖說:咚~】

9.跟毫無顧慮的女僕Martha對話。
「噗」
【圖說:第一次笑了】

10. 在冬天枯萎的花園遇見知更鳥與Martha的弟弟Dickon。
「啾」

11.「欸?」
Mary注意到有個沒有入口的花園。
「秘密的花園?」

12.另一方面,姨丈Archie因為Mary的存在而心慌意亂。
「跟Lily的眼睛好像。」
「哥哥!」
【圖說:哇啊啊啊】

13.夜半哭聲的真相是Archie的兒子Colin。
(右)「我們是表姊弟捏。」
(左)「你在那裡幹什麼!」
【圖說(中):哼】
【圖說(右):身體差又任性】
(下)「你不應該住在這個家。」

14.一天到晚都在幫哥哥Archibald收拾善後的弟弟Neville,某種程度來說也是個可憐人。

15.暴風雨中。
【圖說:窸窸窣窣】

16.想起在印度的痛苦回憶。
【圖說(上):嘿嘿嘿】
【圖說(下):那孩子是怎樣啊】

17.四處徘徊的Mary好像被Lily阿姨引導一般。
【圖說:窸窸窣窣】
(上)「(唱)來吧~到花園來
(右)「找到了嗎?」
【圖說:嘰—(開門聲)】
(左)「秘密花園的大門」

欲知後續如何,請到劇場來!

【PIA】《秘密花園》整排報導 Part1

【PIA】《秘密花園》整排報導 Part 1
Ticket Pia編輯部(2018年6月11日 13:00)
採訪・撰文・攝影:平野祥恵(PIA)

譯前註:這是Ticket PIA針對《秘密花園》系列報導的其中之一,講的是整排時的狀況。雖然時間隔得有點久了,但因為之前一開始排練相關文章都有貼,所以就把這一系列貼完吧~

 

音樂劇《秘密花園》改編自Frances Hodgson Burnett所寫的同名兒童文學知名作品,將在今年於日本首演,由石丸幹二、花總まり等人演出。

之前刊登過排練場的採訪報導,在5月底的某天,再次到場進行「整排」的採訪

 

生活在印度的少女Mary,由於雙親因染上霍亂雙雙去世,便由住在英國的姨丈Archibald領養,帶回自己的住處……大致的劇情都照著原著小說走。

但音樂劇版是從這個場景開始的。
也有印度風的音樂。

 

吟唱禱詞的是飾演苦行僧的太田翔
太田把運動衫斜掛在身上,弄成像苦行僧袈裟的樣子,氣氛就出來了。

 

以為霍亂奪去了所有人的性命……結果卻在屋內發現獨自一人的Mary。
Wirght中尉由鎌田誠樹飾演,Holmes少校則由石鍋多加史飾演。

這孩子居然能逃過霍亂的魔掌,真是奇蹟啊……
Mary這才發現,爸爸、媽媽還有傭人都不在了。
故事一開始就讓人看得心痛……。

 

石鍋是學聲樂出身,在《夢幻騎士》(Man of La Mancha)、《屋頂上的提琴手》等音樂劇經常能看到他的身影。聲音真的很美。

 

被姨丈Archibald的管家,Mrs. Medlock(鈴木結加里)帶到英國的Mary。
從沒看過這麼早熟的孩子呢。
Mary眼神寧靜、一臉溫順地站在那裡,但可以感覺得出她腦裡正颳著狂風暴雨。
這天整排的Mary是上垣ひなた。(與池田葵輪流飾演)

 

陪伴在Mary周圍的,是爸爸、媽媽與奶媽這些在印度過世的人。
他們很擔心地看顧著這個倖存的小女孩……。

 

以上就是事情大致的經過,Mary就這樣被帶到姨丈Archibald石丸幹二飾)在英國的住處。

Archibald的妻子Lily花總まり飾)與Mary的母親Rose(笠松はる飾演)是姊妹關係。
不過Archibald因為愛妻過世而封閉心房……這點在曾之前的排練場報導提過。

石丸憂傷的表情,以及飾演回憶中妻子Lily一角的花總溫柔的神情,讓人心頭為之一震。

 

身為醫師的Archibald之弟Neville石井一孝飾),由於擔心哥哥因喪妻陷入憂鬱的精神狀態,試圖讓他遠離Mary……這點在之前的排練場報導提過。不過Neville絕對不是壞人。

 

劇情一開始,他對不想見Mary的Archibald說:「哥哥你應該要出去迎接那個孩子唷」,這也顯示出對Mary的體貼。
……不禁讓人深切覺得,人啊,不是「好人」與「壞人」這種二分法足以一言蔽之的呢。

 

此外,紅玫瑰四處出現在舞台上,彷彿在象徵「某件事」……
笠松はる飾演Mary之母Rose,飾演其父Albert的是上野哲也

 

這位是導演Stafford Arima

整排報導還有後續唷!

 

「小花Blog」 2018-07-13 抵達~

Mari’s Life

 

從今天開始厚木公演(╹◡╹)

 

久違的再會:)

 

這個嘛,期間只有一天有空檔(汗)

 

因為劇場突然變大,演戲的氛圍好像也改變了。

 

那可真是太開心了^^

 


本日翻譯:艾樂芬。

厚木公演在神奈川縣的厚木市文化会館舉行。這也是《秘密花園》全國公演第一站唷!
小花加油~

「小花Blog」 2018-07-12 專訪~

Mari’s Life

 

今天從早上開始就是《瑪麗安東尼》的專訪日

 

不過,由於劇本和樂譜都還沒有配對完成,完全無法理解會成為什麼樣感覺的作品,今天腦袋中滿滿都是瑪麗安東尼呀!

 

至今也讀了各式各樣的瑪麗相關書籍,感覺又和先前一樣…。

回過神時發現已經是這樣的時期了(汗)

 

因為稽古時間好像意外地少,可能會很辛苦呀@@

 

這樣越想越覺得,要好好珍惜在《祕密花園》飾演Lily的時間呀^^

 

今天和玲奈醬一起接受專訪:)


本日翻譯:艾樂芬。

關於笹本玲奈的介紹,請看這篇:「小花Blog」 2018-07-07 下次一起

「小花Blog」 2018-07-11 東京千秋樂

Mari’s Life

 

今天順利迎來東京千秋樂!

和從稽古開始一直到現在,就像家人一樣的夥伴;還有每次前來溫馨的客人,

每天都好幸福:)

 

在這之後,還會在厚木、久留米、西宮繼續公演,我想Lily將會變得更深刻!

請務必再來觀劇:)

 

 

接著,前幾天森口瑤子和髮型師鈴木桑前來觀劇(^^)

氣質超好的森口桑,真令人憧憬。

 

註:森口瑤子是日本知名演員,51歲(?!!!),演過許多日劇與電影的配角,丈夫是以《東京愛情故事》走紅的知名劇作家坂元裕二。小花今年演出《Romale》時就跟髮型師鈴木前來觀劇,詳情請見這篇:「小花Blog」 2018-04-10 移動中。2017年《Lady Bess》東京公演時森口瑤子也跟牧瀬里穂一起去過後台,還跟小花拍了照,詳情請見這篇小花網誌:「素敵なお客様」。


 

本日翻譯與註釋:艾樂芬。

 

恭賀花女王《秘密花園》東京千秋!接下來的全國公演也請加油~

《秘密花園》劇評:描繪家族重生與愛的美好舞台(20180622)

2018年06月22日07:00
寶塚Journal
OG公演劇評

描繪家族重生與愛的美好舞台:音樂劇《秘密花園》上演中!

跨越摯愛之人逝世所帶來的悲傷與失落,再度創造新的情感羈絆,關於重生與希望的百老匯音樂劇《秘密花園》在日比谷的Theatre Creation上演中。(東京公演至7月11日。之後還有神奈川、福岡與兵庫公演)

音樂劇《秘密花園》改編自以《小公子》、《莎拉公主》等作品聞名的小說家Frances Hodgson Burnett的同名作,於1991年在百老匯首演。該劇榮獲當年度東尼獎3個獎項,吸引無數喝采,而飾演Mary的Daisy Eagan在獲得最佳女配角獎時才11歲,是當時該獎項最年幼的得獎者。美國的巡演版曾於1993年赴日演出,之後過了25年,準備萬全的日本版終於開幕:由石丸幹二飾演失去愛妻,在悲痛中封閉心靈的宅邸主人Archibald,花總まり飾演其亡妻Lily,推動故事的Mary一角則由池田葵與上垣ひなた輪番飾演,以此陣容為首,集結了日本音樂劇界蔚為一時之選的優秀演員。

【故事大綱】

1900年代初期,10歲少女Mary(由池田葵、上垣ひなた輪流飾演)成長於時為英國殖民地的印度。雙親死於流行病後,由住在英國北約克夏郡的姨丈Archibald(石丸幹二飾)收養。然而身障的姨丈卻在一心一意深愛自己的美麗妻子Lily(花總まり飾)過世後,深陷無法療癒的悲傷而封閉自己,對容貌酷似亡妻的兒子Colin(由大東リッキー、鈴木葵椎輪流飾演)也保持距離,把治療體弱多病的Colin等家中大小事,都交由醫生弟弟Neville(石井一孝飾)一手包辦。

在周遭空氣如此陰鬱的宅邸內,Mary逐漸跟女僕Martha(昆夏美飾)及其弟Dickon(松田凌飾)熟稔而敞開心房,並得知「秘密花園」的存在。這裡曾是Lily非常珍惜的庭園,在她死後Archibald用鑰匙把大門鎖了起來。Mary偶然間發現那把鑰匙,但就算在被藤蔓覆蓋的庭園中四處尋找,還是沒看到最重要的大門。

某天Mary遇見了Colin這個彆扭的少年。Colin遵照Neville的囑咐,寸步不離自己的房間,由於雙腳不便行走,害怕就這樣無法長大而逐漸死去。兩人都是生長在視傭人服侍為理所當然的環境,一開始因堅持己見而激烈衝突,然而不久就產生了友情,Mary也在Martha與Dickon的幫助下,瞞著Neville把Colin帶到戶外,告訴他未來也可以好好長大成人。Lily的靈魂一直守護著兩個孩子,在她的領導下,Mary終於找到「秘密花園」的大門。Dickon與老園丁Ben(石鍋多加史飾) 想要一起讓枯萎的花園重現生機……

在以往,少女們幾乎都會讀到Frances Hodgson Burnett的《秘密花園》這本所謂的「少女小說」。故事內容是關於雙親早逝孤身一人的女主角,在被領養到宅邸後有所成長,甚至引發奇蹟。因此Mary這角色被搬上大銀幕誠屬必然,獲得東尼獎的也是飾演Mary的Daisy Eagan。1993年赴日公演之際,即便劇中增添不少原作沒有的、關於Archibald這些大人的情節,也不影響這部音樂劇是以Mary為主角的既定印象。

然而接觸到這回Theater Creation的日本版後,讓人驚訝的是,即便Mary一角幾乎始終都在台上推動整體情節,大人們的故事卻也很清楚地展現出來:無法從愛妻之死解脫的Archibald;他那偷偷愛著嫂嫂的弟弟,一直治療其遺孤的Neville;幫助Mary的Martha與Dickon;害怕失去工作而阻撓Mary未來的傭人們;還有對生者而言,一切都是從其死後變了調,在故事中佔有重要地位的Archibald之妻Lily,以及Mary的雙親Rose與Albert等角色。生死兩隔的人們同時在舞台上出現,各自思念著Mary與Colin,邊唱邊演繹非常細緻、難度高而優美的曲目,逐漸交織出超越次元的舞台。

由於這個手法只有在舞台藝術上才能成立,其高度的想像性可以幫助觀眾,在遇到像Dickon這種「能跟小鳥與植物交談」的設定時,不致於覺得這一切太過虛幻不實。特別讓人印象深刻的,是戲一開始用紅玫瑰象徵因流行病倒下的人們;而在玫瑰盛開的最後場景,將秘密花園與所有登場人物的重生巧妙連結在一起,產生很好的效果。雖然也有想過最後一幕用稍微寫實一點的佈景來表現,會不會比較好?但正因為一切都在幻想中展開,才能確實傳達出這份美感,也能從中感受到導演Stafford Arima在這舞台上一以貫之的信念。

 

音樂劇《秘密花園》之所以能表現出少女Mary以外大人們的故事,自然是拜日本版豪華卡司之賜,領銜主演的石丸幹二也功不可沒。他飾演的Archibald天生駝背,不論走路的樣子還是生存的方式都充滿抑鬱,一登場就彷彿陷在陰影中。這角色作為支撐全劇的招牌人物,不僅難演,出場時也多半不在場中央。然而像石丸幹二這樣的優秀明星在詮釋Archibald時,可以直接傳達出故事的背景,亦即對Archibald而言,摯愛之妻Lily是多麼重要的存在;甚至讓觀眾還會直覺湧現這樣的想法:如果Lily還活著,Archibald絕不會像現在這樣消極退縮,真希望他可以試著振作起來啊!那些回憶的場景與其說是不時穿插在劇中,更像繡帷一般交織在故事裡:跟Lily在一起的日子有多光輝燦爛,Archibald就更無法忘懷她的身影,對兒子與外甥女也難以敞開心房,那份悲歎不禁叫人落淚。石丸的本領與穩定的歌唱力,帶來讓人深受感動的表演,也塑造出不論是誰都能感同身受的Archibald:不只夫妻,凡是懷有失去摯愛之人的經驗,或是擔憂哪天也會遇到這類事情,就能理解到只要生而為人,就會和某個人產生情感上羈絆,並且一直依附這份思念而活。

 

飾演Archibald之妻Lily的花總まり,以與生俱來的優雅動作完美的著裝方式,來詮釋這個幕起之際就已身亡的角色,稱得上是撐起全劇視覺之美的第一人。Lily如果不是怎麼看都美,那麼Archibald受困於喪妻帶來的失落感,以及Neville暗戀嫂嫂的心情就會顯得很沒說服力。從這點考量的話,花總飾演的Lily首先就確實克服了最重要的任務,以夢幻女神般的存在感,成為舞台上萬眾矚目的那朵花。由於她演的角色是亡魂,有許多時候都是在沒有台詞的狀態下悄然登場,但Lily總能以宛如公主的姿態閃閃發光,讓觀眾視線都集中在她身上

 

石井一孝飾演暗戀Lily的醫生、Archibald之弟Neville。這個人物可以算是音樂劇版的原創角色,其特點在於一板一眼的頑固個性,對Mary而言甚至是種威脅。不過他的想法絕對不是源自負面因素,像是藉由管理宅邸奪取哥哥的權利,或嫉妒娶Lily為妻的哥哥,而是想方設法拯救長得酷似兄嫂的Colin,並代替每天無所事事把自己關在家裡的兄長,來守護這個宅邸。正因為石井一孝作為演員所持有的「人味」與熱情,才能恰好反映出這個角色因為天性笨拙而犯下的錯誤。他跟石丸的絕妙合唱<Lily’s Eyes>也是全劇值得一聽的曲目,對於《秘密花園》這個「大人的故事」有極大貢獻。

 

儘管如此,催生劇中所有奇蹟、一手推動故事情節的,仍是Mary這個少女。我看的場次是由池田葵飾演Mary。她經歷過包含音樂劇《安妮》女主角等在內的大型舞台,演起來毫不怯場,無論演技、歌唱還是舞蹈都保持相當高的水準,如此實力才能讓Mary這個要角活躍起來。她剛登場時是個在放任教育下長大的女孩,卻總有讓人會心一笑的地方,而她也鮮活描繪出Mary在成長過程中如何以一己之熱情,逐漸改變周遭的人。她活蹦亂跳的姿態照亮了整個舞台,稱得上是日本版首演的功臣。至於演過音樂劇《獅子王》中小Nala(譯註:小時候的女主角)的上垣ひなた,會帶來什麼樣的Mary也讓人充滿期待。

 

昆夏美飾演劇中最了解Mary的女僕Martha。由於小孩直覺就能分辨出誰是真心為自己著想,而身為孩子最信賴的人,她具備與此相稱的溫厚性格,以及絕非只有溫柔而已的毅然態度,兩者維持絕妙的平衡。如果《秘密花園》這個音樂劇的日本版能早幾年上演,Mary這角色或許就是由昆夏美來演吧?看到這麼可愛的人現在誠誠懇懇地扮演Martha,真是感慨頗深。她詮釋Martha鼓勵Mary的那首名曲<Hold On>極為出色,贏得全場起立鼓掌的肯定。精采的程度,讓人覺得光是為了聽這一首歌來看戲,也很值得。

松田凌飾演Martha之弟Dickon,擁有前述「能跟小鳥與植物交談」的才能,而他洋溢著透明感的爽朗個性,也讓這點格外有說服力。身為音樂劇界下一世代益發引人注目的明星,觀眾可以從他充滿溫柔的演技與伸展自如的歌唱力,感受到未來發展的可能性。

 

關於Archibald與Lily之子Colin一角,我看的是W cast裡大東リッキー的場次。由於該角色大部分時間都坐在輪椅上,使得演技大受限制,但他將Colin的不安與恐懼表現得很好。在逐漸重拾希望的過程中,他的笑容十分燦爛,至於亂耍脾氣的登場畫面更是引發一陣爆笑,反倒被他的可愛所吸引,讓人期待另一位演員鈴木葵椎會有什麼樣不同的可愛表現。

 

飾演Mary母親也是Lily之妹的笠松はる,其角色特點在於連結Mary與Archibald。她的神情成功展現對Mary執著的思念,在回憶場景內也忠實描繪出擔心Lily的心情。她的歌唱力相當穩健,發揮了一定的存在感,在Lily與Mary的場面裡,兩位女主角分別為前寶塚歌劇與前劇團四季出身這點也形成某種趣味。飾演其夫Mary之父Albert的上野哲也,予人樸實溫和的印象,而劇情最後緊抱Mary的姿態有種賺人熱淚的錐心之感,讓人深表認同,不愧是演過《悲慘世界》、《西貢小姐》中的要角,以及待過「劇団わらび座」的演員。

此外,石鍋多加史飾演Lily信賴的園丁Ben,詮釋這個帶有泥土芳香的男性,其存在感可謂超群。他也飾演其他配角,支撐了整個作品。以石鍋為首,由太田翔、鎌田誠樹、鈴木結加里、堤梨菜、三木麻衣子組成的卡司,其作用之大絕非「群戲演員」一詞足以囊括。他們盡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為作品增添光彩,讓舞台魅力加倍,表現都值得喝采。不只是少女,無論哪個世代看了《秘密花園》,一定都能找到可以共鳴的角色並獲得勇氣;而以日本版音樂劇作為Theater Creation成立十週年的祝賀,更是榮耀倍增,讓人歡喜。但願能有更多人前來觀賞與感受這個舞台,就算是多一個人也好。

 

在初日前夕,石丸幹二與花總まり也談論了他們對這齣公演的抱負。

【給觀眾的話

石丸幹二(飾演Archibald)

進入彩排階段,在導演施以「Arima魔法」(譯註:這裡日文原文寫成「Maria」,拼音有誤,應該是指導演的姓「Arima」)之際,感覺又更深入《秘密花園》的世界觀。原著小說是從小孩的觀點出發,但這次的音樂劇版也描繪了大人的故事,成為足以深度玩味人生悲歡的作品。

Archibald這個男人從喪偶後逐漸重生……無論是誰都會經歷摯親的離去。要度過人生最大危機的關鍵就在這裡。請靠近Archibald的心好好觀賞。雖然人人心中可能都有一道緊閉的門扉,但一定可以找到開啟的鑰匙。

花總まり(飾演Lily)

我想,小時候讀過《秘密花園》原著小說的女性一定不少吧。

每天一邊練習就能感受到,音樂劇版是越看越能引發心底迴響的作品。

如果只看一次,大概很難了解作品的全貌吧(笑)。請大家務必多看幾次。如果大家能把這作品跟自己的人生對照著看,能有所感悟就太好了。我在劇場恭候大家光臨。

 

 

「小花Blog」 2018-07-07 下次一起

Mari’s Life

 

 

那個那個,今天和明天2場演出!

是最後的盛事了!只有加油的份了!

 

前幾天笹本玲奈醬來觀劇。

 

 

我們是接下來要一起努力的好夥伴

絕對可以互相幫助、彼此勉勵…然後一起捧腹大笑的話,一定很好呢……

 

真期待:)

 

 


(註) 笹本玲奈

音樂劇演員,媽媽是寶塚59期女役四季乃花恵。

2018年10~11月將在帝國劇場和小花替役演出《瑪麗安東尼》中瑪麗安東尼一角。

本日翻譯與註釋:艾樂芬。

話說……東京公演很快也要千秋了呢!時間過得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