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Blog」2018-11-10 令人懷念的瑪麗

Mari’s Life

 

昨天前來觀劇的是這位(^^)

鳳稀かなめ醬:)

這麼一說,之前一起在《1789》裡飾演瑪麗呀

同樣都是瑪麗,但隨著作品不同也有相當差異……

 

對惹,這位也前來觀劇!

加藤和樹君(^^)

上次碰到Ka君(註;加藤的愛稱)是《Lady Bess》時的事吧(^^)

 

演出《1789》感覺是好久以前的事……

 

現在我心中滿滿都是這一個瑪麗惹(灑花)

 

 


本日翻譯:艾樂芬

凰稀也在自已的IG上貼了與小花的合照。一比可以發現,有一邊美肌開很大……(被劈)

 

節錄本日花痴飯對話如下:

A:秀色可饕(正解)XD
B:喔伊係
C:苟機搜撒媽(合掌)
A:你這是……吃下去了(大驚)
B:(掐)(一邊搖):你給我吐出來!
C:我是說,按右鍵存檔的都有份~XD

 

 

坂東玉三郎×凰稀かなめ 特別對談:「持續」創造「未來」

2018.4.12 LIFESTYLE
坂東玉三郎×凰稀かなめ 特別對談──「持續」創造「未來」

 

身為人間國寶與歌舞伎界女形(註1)代表的五代目坂東玉三郎(註2),與前寶塚歌劇團宙組主演男役,現為女演員的凰稀かなめ。持續體現演藝形式終極之美的兩人,針對「美」與「娛樂事業的未來」進行對談。

 

──無論是歌舞伎還是寶塚歌劇團,都是將所謂「形式之美」發揚光大的傳統藝術。請問兩位認為「美」是什麼?我看過兩位的舞台表演,展現出的形式之美堪稱完美無瑕,讓人印象深刻。

坂東玉三郎(以下簡稱「坂東」):說不上完美無瑕,就是工作嘛(笑)。這樣講好像太直接了點,不過關於「這樣做才好看」,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秘訣。真要講起來,大概是因為「一直在做」才顯得好看。寶塚演員由於要背著大羽根走下大階段,看起來不漂亮可不行呢。為此想必是相當努力吧。凰稀桑怎麼看?

凰稀かなめ(以下簡稱「凰稀」):是,就像玉三郎桑講的,背著羽根的時候,每根羽毛尖端的位置都要一清二楚。只要舞台上的空調有一點點風都會受影響,這也包括在內。

坂東:就是這樣。在鏡子前不斷練習,把動作銘記在身體裡,漸漸練到不靠鏡子也做得到。

凰稀:羽根也一樣,披風的處理更是如此。我想起以前經常被導演老師斥責:「連小道具的前端都要當成自己的手去動!」(笑)

坂東:要走下那個大階段也很辛苦呢。靴子的跟很高,沒辦法用腳一邊摸索一邊下去,可是視線又非朝正前方不可,真的只能「用身體去感覺。」

凰稀:真的是這樣呢。

 

──這樣把動作完全銘記到體內後再去進行,跟「美」是有關的吧?是在意識到這點的情況下去表演的嗎?

坂東:沒怎麼意識到耶(笑)。

凰稀:是的(笑)。硬要說的話,比較接近「理所當然」的感覺。因為舞台看起來不漂亮就沒意義了。

 

 

貨真價實的美是在徹底意識到之後,排除萬難終於達成,於潛意識中方能體現。

──身為女性,在看見玉三郎桑的一舉手一投足後,才重新注意到自己的動作究竟是什麼樣子(笑)。

坂東:先不提我的工作,我認為現在一般人的生活中,所謂「形式」這件事已經逐漸消失了。在以前,和服該穿成什麼樣子、或是餐桌禮儀,還有在別人面前要如何應對……像這類事情,都能看出「形式」也存在於私生活中。對日本文化很感興趣的編舞家Maurice Béjart(註3)曾說:「現在這個時代之所以變得乏善可陳,源自於加冕禮的消失」,我認為他講的就是這個。因為加冕禮上可以看到出席的貴族是什麼樣子,而觀看貴族的平民又是什麼樣子。形式與非形式之間的界線變得曖昧,正是乏味的理由所在。

 

──就是所謂的「日常與非日常」(註4)吧。日本的話大概只有過新年這件事才看得出來了。

坂東:以前,「日常與非日常」存在於平日生活中,一點都不「特別」;同樣地,人也不會特別去意識到「要做得漂亮」。正因為是「自然而然就學起來」,才與「美」這件事產生關聯,不是嗎?

凰稀:我也很能體會這種感覺。在寶塚有「男役10年」一詞,指的是要成為能獨當一面的男役,得花上10年的功夫。但不是說10年到了就能達標,而是指花上10年時間一點一滴累積後,還要逐步去蕪存菁。我常在想,是不是正因為一直看著前輩怎麼做,努力把學到的東西加以精煉,才能變成舉止自若的男役呢。

坂東:原來如此。我也是一直意識到排練時的一舉一動,一邊放在心上一邊徹底練習,這樣登台時才能把這些動作都化為「潛意識」,可能感覺上比較接近凰稀桑提到的「去蕪存菁」。演出結束後如果會覺得「今天做得不錯」,就是在什麼都沒意識到的情形下,不知不覺邁向結束的時候呢,很意外吧。有意識的美因為有種「故作姿態」之感,也許會顯得有點惹人厭。去除那份「故作姿態」後留下的就是「形式」,我想那應該就是真正的美吧。

 

──感覺玉三郎桑與かなめ桑都是經過無數的練習後,才終於領悟到這樣的答案吧。

坂東:沒錯,歌舞伎和寶塚都一樣,不只是練習,演出本身的次數也不少呢。

 

──現在每年大概有多少時間花在登台演出上?

坂東:現在一年大概150場吧。不過這已經少很多了。以前都是300場以上,因為一年有10個月都在表演。凰稀桑呢?

 

凰稀:我擔任宙組主演男役這3年間,連一天的休假都沒有呢(笑)。

 

──這3年之間連一天休假都沒有!真難想像。是什麼感覺呢?

凰稀:我這人是沒休假也無所謂的(笑)。要是有了多餘的時間,反而不知道該做什麼,會覺得不安呢。

坂東:我也是這樣,會想叫人對我下指令,要我去做點什麼!(笑)不過,如果我覺得如果沒有這種感覺,就無法從事舞台工作吧。重要的是要喜歡表演,而且不會討厭過於緊密的行程。想當年20多歲的時候簡直習慣得很(笑)。凰稀桑也是這樣嗎?

凰稀:因為要考慮的、該去做的事情有一大堆,時間都不夠用了呢(笑)。

 

「用嚴肅的態度持續做好眼前的事」才是演藝圈的生存之道。

──兩位即將於4月舉行的『坂東玉三郎 歌頌越路吹雪《愛的讚歌》』演唱會上同台演出。玉三郎桑去年推出名為《邂逅~歌頌越路吹雪》的專輯。對您來說,越路吹雪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坂東:越路桑的歌是一絕,但她也是一位相當傑出的藝人。我認識她是從《國王與我》的Anna老師這個角色開始,大概是她正要在日生劇場開始進行「長期獨唱會」(註5)之前。我也是在那裡首度見到岩谷時子桑(註6)。還記得當時是跟ツレちゃん(鳳蘭)一起匆匆到後台去拜訪的。

凰稀:我是2年前演出岩谷時子老師的紀念演唱會時,有幸唱到越路桑的歌。真的很想知道多一點關於她的事,但她留下的影像很少,實在很可惜……。

坂東:其實去年是越路桑逝世後第37年。您們同樣都是寶塚出身,卻感覺不太到世代的差異。越路桑過世時凰稀桑還沒出生吧?我有在想,要如何跟您這一代談論越路桑的事。那是個美好的時代,工作人員與導演都很棒,秀很傑出,是大人都會覺得「好想看!」而去劇場觀賞的作品。

 

──您想跟觀眾表達越路桑的哪些特點呢?

坂東:我其實覺得,面對沒見過越路桑的人,實在很難表達。不過我想大家唱了她的歌,應該就能自然而然體會到她好在哪裡。也有人跟我說:「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越路桑的歌聽起來就跟新的一樣」,我覺得這點很有趣。即便這些曲子對我而言印象深刻又好聽,但因為它們幾乎很久沒有重新流行過了,聽起來可能像新歌,這也讓人期待。

 

──最後請談談歌舞伎與寶塚,以及兩位未來的發展。

坂東:現在的寶塚演員真是越來越漂亮了。不論化妝還是假髮都進步很多,感覺漸漸變成「不用硬裝出男人樣的男人」了呢。

凰稀:前輩塑造出的「男人味」也是很棒的資產,不過已經有所進化,需要創造符合這個時代的男役形象。古早的美好由上級生傳承給下級生,同時也希望能勇於納入新的作法。但寶塚終究是夢幻的世界,因此只有「品格」這點絕對要死守住。不管身在何處,都希望自己的存在可以保持一層距離感。拿我自己來說,因為還是比較喜歡演戲,希望可以一直演下去,不管舞台、影像還是唱歌都一樣。也希望可以一直演唱越路桑的歌。

坂東:就我個人來說,我有想過要不要以導演的身分繼續做下去。我覺得現在這個時代,不管是歌舞伎還是寶塚,要做「現場演出」都是越來越難了。國家全體的人口與年輕人都在減少中,再加上很多時候不用到現場,在網路上就完成一切了。不管哪個職業都是如此,要配合這個時代生活下去真的很難。如果要再度使用「未來」這個詞彙,我想應該就是指持續去做眼前的事情,只有「一直做下去」的份了。

凰稀:我是已經從寶塚退團了,所以擔負未來的下級生們不努力一點可不行呢(笑)。但要如何傳達這一點也是重要的課題。

坂東:真的就是這樣。因為實際上創造未來的,是下一代的人。我覺得現在就是先不要想太多,好好用心做出讓觀眾可以看到夢想的作品。這樣做最終才能連繫到「未來」。

 


註1:女形:又稱為「女方」(おんながた・おやま),指的是歌舞伎裡面扮演年輕女性的演員或是這類演出的形式。在現代日文中,「女形」一詞在也泛指戲劇中男扮女裝的相關人事物。

註2:歌舞伎的「名跡」(藝名,稱號)可以一代代傳承下去,類似品牌的概念。在稱呼時通常會註明是「X代目」(第X代)。

註3:Maurice Béjart(1927-2007)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編舞家之一。出身法國的他在1940年代末期開始嶄露頭角,曾編製《春之祭》、《波麗露》等知名舞作,而他在1987年於瑞士成立的「貝嘉洛桑芭蕾舞團」(Béjart Ballet Lausanne)也在全球享有極高的聲譽。Béjart曾於1986年接受日本裕仁天皇授予「旭日章」,其舞團也多次赴日、台演出。

《波麗露》演出影像請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sSALaDJuN4

註4:「日常與非日常」(ハレとケ)是日本知名民俗學者柳田國男提出的概念,用來詮釋日本人傳統的世界觀。「ハレ」(晴れ)指的是儀式或祭典這類「非日常」,也就是不會一天到晚發生的事情;「ケ」(褻)則指一般生活中的「日常」之事。從食衣住行到行為舉止,乃至於用具器皿或遣詞用字,在「日常」與「非日常」的狀況下都會產生很大的不同。柳田國男在談論日本民俗時指出,「日常」與「非日常」之間的區別變得曖昧不清,正是民俗邁向近代化過程的重要特點之一。

註5:越路吹雪自1966年起與「劇團四季」的創辦人浅利慶太合作,開始在日生劇場舉行著名的「長期獨唱會」(Long Recital),一直到1980過世為止(凰稀是1982年出生)。1972年後大概是每年春季與秋季各辦一次,秋季公演後還有全國公演。該獨唱會有三個特點:

  1. 時程超長:當時一般歌手的獨唱會演出期程大概是2-3天,但越路的日生劇場「長期獨唱會」最長可以舉辦到大概一個月的時間,據說當時可謂一票難求。
  2. 精心製作:這個獨唱會的幕後製作人員包括浅利慶太與越路的作曲家丈夫内藤法美等人,集結了當時舞台界各類幕後菁英。而越路本人為了讓觀眾能看到最好的演出,她會特別規劃公演中所有的作息,包括起床、吃飯、進劇場等都有一定的時間,還會在排練前精算要增重幾公斤,才能應付公演所需的體力,讓所有生活的節奏都全力配合演出。
  3. 又演又唱:越路的日生劇場「長期獨唱會」不是只有越路一個人在台上唱歌,而是具備戲劇形式的演出。以其中最知名的主題「愛的讃歌—Edith Piaf的一生」為例,是由越路飾演Piaf一角,利用大約20首Piaf的名曲刻畫出Piaf波瀾壯闊的人生。開幕時劇團四季的演員會打扮成希臘悲劇中歌隊的樣子,演唱名為「三次鐘聲」(三つの鐘)的歌曲。這指的是Piaf在出生、結婚(巴黎從德軍手中解放)與死亡時所敲響的三次鐘聲,而全劇的場次劃分也以此為依據。基本上越路的長期獨唱會都是與劇團四季搭檔演出,有學者咸信這樣做也打下現今劇團四季得以長期發展的基礎。

註6:岩谷時子(1916-2013)是越路吹雪的經紀人,曾在寶塚歌劇團出版部任職,也是日本音樂劇界與流行樂界知名的作詞者。她在過世前創立了「岩谷時子賞」,獎勵對音樂或戲劇有貢獻的人物。寶塚OG如八千草薫、鳳蘭、大地真央、安蘭けい、瀬奈じゅん都得過此獎。

 

 

越路吹雪を歌う〜愛の讃歌」演唱會資訊請見
https://www.tamasaburo-bando.com/performance
(坂東官網)

http://l-tike.com/play/mevent/?mid=323749
(Lawson Ticket)

(一同演出的寶塚OG包括真琴つばさ、姿月あさと、大空ゆうひ、水夏希、霧矢大夢、凰稀かなめ,這裡有製作發表會的照片~)

[OG][Repo][Nene]1789超仔細觀劇心得之2 (共四篇,內有大爆雷請小心服用)

上篇: LINK

作者 : Hamei

————————————————————————

四.羅南與妹妹重逢

 

過了數月後,羅南和各人成了好友,1789年革命前巴黎風風雨雨

但眾人對法國未來仍有熱情、希望能由一己之力讓人民吃飽飯

接著丹東(上原理生/沙央くらま )和夏洛帝一起唱著巴黎皇城夜色

丹東的歌聲很棒,他和夏洛帝跳舞也很萌很可愛

 

由於子役們是輪流上場的,據說有一場小演員表現略失常,上原理生自己hold全場

 

丹東和羅南說,你怎麼都沒有女人啊,羅南說自己才沒有空交女朋友

 

丹東和羅南說自己在之前上街找到一個阻街女郎

但身材各方面都特別棒,已經包養來當了女友,開心的想要介紹給羅南

 

結果丹東這一個很棒的女人介紹給羅南,但羅南和女友卻大叫一聲!

原來那女人就是他妹妹索萊娜

 

這邊兩個羅南反應也很不同

 

小池羅南的反應比較像是 tmd的!國中同學居然把了我妹!的感覺

和樹羅南的反應則是還夾雜了一種”都是哥哥沒有用害妹妹去賣"那感覺

 

羅南責怪妹妹為什麼要抛了尊嚴做低賤的女人,反而被妹妹臭罵

說都是哥哥先丟下妹妹跑掉了,自己是為了活下來才會變這種女人

 

 

五.安東尼德私會情人

 

接著可以說扭轉羅南、奧蘭普命運的關鍵出現了

在奧蘭普的帶領下,安東尼德和菲爾遜在皇城幽會

這一首應該是月組版沒有的,我覺得挺好聽

然後菲爾遜(廣瀨友佑 /曉千星)和皇后說自己要離開巴黎了

安東尼德很傷心憤怒說你一定愛上了別人

菲爾遜說自己沒有!還想親上去、第一次小花避開了,第二次就紮實的吻上了(其實也才輕輕點一下而已….)

 

兩人還在難分難捨時,爭吵聲就吵醒了喝醉了躺在路邊的羅南

羅南很不爽,就罵了安東尼德和菲爾遜,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看到了法國最大的八卦

奧蘭普連忙出來救駕,而菲爾遜看到自己心愛的人被冒犯

就拔出刀來和羅南決鬥,奧蘭普拚了老命的保護皇后

NENE表情變化十足,為主子擔足了心,像老鷹保護小雞一樣的擋在皇后前,還得分心拉一下小夏綠帝,這一場光看小花、Nene、小朋友站一起就很養眼

 

此時拉馬爾三人行出來了,由於怕私會情人的皇后被三人發現

 

奧蘭普就撲向羅南,裝成自己被羅南襲擊,讓皇后有機會跑掉

羅南百口莫辯、心裡想這瘋女人是打哪裡來的

奧蘭普害得羅南被搜身、身上的革命文件被發現了

拉馬爾說羅南是要搞革命的惡人,於是羅南被抓去巴士底獄

 

六.巴士底獄

羅南下獄後,又遇到了殺父仇人佩羅爾,佩羅爾說你爸都被我殺了,你還敢來,佩羅爾要求羅南交出革命異議人士的名單,但羅南不肯,被求刑

另一方面,奧蘭普想要救出羅南,卻在去找父親途中又遇到阿圖瓦

由於之前為了坦護皇后,奧蘭普向內馬爾說自己深夜外出是要接送姑姑

 

所以阿圖瓦一直逼問奧蘭普是不是在為皇后當傳信者,皇后是去看菲爾遜的吧?

 

奧蘭普否認,但阿圖瓦放大絕說,我查了妳族譜,妳又沒有姑姑

還故意說,下回去巴黎可是要奧蘭普當響導,奧蘭普輕聲說

 

“我是皇后的家庭教師,沒有她許可,不能幫別人做事”

————————待續————-

[OG][Repo][Nene]1789超仔細觀劇心得之1 (共四篇,內有大爆雷請小心服用)

作者 : Hamei

此行刷了六場

看過的組合有和樹羅南/小花安東尼德

小池羅南/梨花安東尼德

小池羅南/小花安東尼德

 

帝劇是每一個舞台人最憧憬的舞台

相隔近半年,再度看到她的大海報出現在日比谷

 

看到上面的夢咲ねね我激動的哭了

我出發前一直用LINE和我朋友說,我看到她謝幕肯定會哭死

但真的不知道出入待狀況所以心裡很忐忑

4/25那天是我繼去年的11/22後第一次看到本人

之前我還背了一晚上的日文想說等等要講什麼才好

結果她人一到,我還沒有開口講話,她就主動走過來開口了

 

本当に久しぶり

雖然戴著口罩,但她的眼睛是帶著笑意的

我腦子完全一片空白,一時間失去語言能力

只好吞吞吐吐的快拿出枇杷膏以及特定為她做的夏貝和阿里抱枕

她很開心,她沒有忘了多蝦啊Q__Q

(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我用很HIGH的心情看第一場導致完全哭不出來w)

 

以下是按照出場順序的Repo

(前是帝劇角色,如果有人想看了月組版再去看劇,後面附上月組的出演者姓名)

 

 

一.法國某農村

 

1788年,法國革命前夕、連年饑荒,很多人民都快餓死了,仍被逼著交重稅 ,帝劇版和法版一樣,羅南的父親因為欠稅被抓,羅南想要救父親,卻反而害父親被奉命前來拿人的佩羅爾伯爵(岡幸二郎/星条海斗)射死

 

親眼看到父親死於非命的羅南(小池徹平.加藤和樹/龍真咲)和妹妹(Sonim/晴音 アキ)抱頭痛哭,羅南發誓要為父親復仇,留下妹妹一個人獨自去了巴黎。

 

失去父親、哥哥又走了,孤獨無助的索萊娜痛哭一場後決定要跟著去巴黎

 

飾演索萊娜的Sonim歌、舞功力驚人,個人覺得根本百老匯等級

據說她真的為了音樂劇有去美國進修

 

本人個子很小爆發力卻十足,是此行最為驚豔的一員

 

 

 二.印刷場

 

革命三人組之二和羅南相識的經過

 

羅伯斯比爾(古川雄大 .珠城りょう)、和德穆蘭(渡邊大輔.凪七瑠海)在巴黎宣導人人生而平等以及自由、平等、博愛

 

相當受到平民的歡迎,途中遇到了一個人來巴黎發展的羅南

 

羅南一開始還不太相信兩人、以為是騙子,但兩人用誠意說服他

中間有一段是羅南看了德穆蘭寫的文章,中間還有字不會念

這裡也埋了一個小伏筆容後述

 

畢竟兩人好歹也是中產階級,學富五車,和農民羅南有一段差距

 

小池的羅南給我一種較為不良少年的感覺(無貶意w)

和樹的羅南則是憨厚型、赤子之心的、讓人覺得他很怕自己會被抓去賣

羅伯斯比爾和羅南說了自己的理想,三人結成好友,還為羅南爭取到了印刷場工作

 

三.凡爾賽宮 安東尼德登場。

 

在巴黎民眾生不如死對比中,王宮仍是紙醉金迷

 

安東尼德(凰稀かなめ、花總まり/愛希れいか)

 

我先看了梨花版的,因為這是她退團一年半後第一作,她的女役其實很驚豔,不管扮相、演技或歌唱都相當有水準,不像才剛從16年男人的身份解放出來的人。

(但也有一場高音略破了一下)

 

她演技中男役部份幾乎洗去了,除了因為身材上的”優勢”而不慎流露的帥氣外(笑)幾乎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

 

不過小花卻又是另一番安東尼德的形像

 

和法版、寶塚版不同,帝劇版的安東尼德是從天空上直接垂降下來

 

和梨花版比起來,小花那揮灑自如的演技、眉眼間不經意流露出的嬌態,一舉手一投手就像那一位驕傲的、天真愚昧的、完全不懂人間疾苦的法國皇后重現,如果說梨花”演譯”了安東尼德的話,那小花她”就是”安東尼德,兩人之間仍有差異。

 

我拿著望遠鏡看著,心裡想著,這一輩子居然有幸能拜見到女帝的生舞台

這個人就是那一位寶塚一百年才有一個、12年的TOP娘役花總!

 

安東尼德唱著”我賭上了一切…自己夜夜笙歌、唯一的遺憾是約瑟夫的病

然後奧蘭普(夢咲ねね,神田沙也加/早乙女わかば)就推著小王子走了出來

 

病重的小王子居然在眾人面前能站起來,皇后大為感動,小王子說

“都是奧蘭普一直教我的”

皇后相當感激的看著奧蘭普,奧蘭普說,因為自己父親是軍人,教了一些方法。

此時國王的弟弟阿圖瓦伯爵(吉野圭吾.美弥るりか)問奧蘭普

"妳父親什麼工作的啊”

奧蘭普回答:我父親看守巴士底獄

阿圖瓦很不屑的說:哦 只是個獄卒啊!在眾人的訕笑聲中,奧蘭普不卑不亢回答

“巴士底獄下有很多火藥,可是巴黎的要塞呢”

 

(請容我花痴一下小朋友好可愛、這部的子役都特別萌,和花捏站一起時太養眼)

 

安東尼德看到了兒子,終於從醉生夢死狀態暫時清醒了一回

然而她心中還有一個大秘密、這是一個足以毀滅王室的大醜聞

到底她口中的那個人是誰呢?笨蛋王后不知自己未來的悲劇命運

腦子裡除了金錢、酒、情夫外唯一擔心的只有兒子

 

路易十六(増澤ノゾム /月組美城れん )懦弱無能,

任憑忠臣怎麼忠告說王室已到山窮水盡之時仍不願面對

只會研究木工和還說自己在研究新型斷頭台,偏偏自己就是送命在這斷頭台上。已經知道了法國這一段歷史的我們只覺得特別諷刺

 

除了日漸高漲的民怨、醉生夢死的貴族僧侶

身邊還有一個對王位虎視眈眈的王弟阿圖瓦伯爵

阿圖瓦派手下監視皇后、希望能利用醜聞要脅安東尼德,這一回演出法國版那個相當吸睛的笨蛋手下拉馬爾的是阪元建兒(月組紫門)

拉馬爾是這部戲最好笑的丑角,出場就扮成金龜子很可愛

他很喜歡奧蘭普,這部戲在悲壯外又有很多笑點阪元功不可沒


SONIM也有參與2015的MOZART! 在其中飾演莫太太,與平野綾W CAST。她的演出很有生命力,聲音很狂野。我記得本來好像是偶像歌手出道,後來赴美進修。所以她的風格確實有一點點的不同。

[小花Blog] 2015-11-08 連著兩天

Mari’s Life
2015-11-08 19:39:46

2日連続
連著兩天

 

昨天一整天都在拍跟演唱會有關的影像。

o0480050013478194573
呼呼呼(閃)

然後今天拍的是《1789》的宣傳照

兩邊都很值得期待呀~


大嬸:喔!正!(已失語)
話說女王都貼出這些萌照來了,演唱會還沒訂票的,還不趕快訂嗎?
1789的演出日程也出來了,連演後座談會的日期都公布了,
還不快準備小羊嗎?(看著最近的日圓匯率走勢吐血中)

1789東京帝劇演出日程請見:
http://www.tohostage.com/1789/castsche.html

1789東京帝劇演後座談會請見:
http://www.tohostage.com/1789/talkshow.html
4月30日(六)12:00公演後
参加者:加藤和樹 夢咲ねね 花總まり

2015-11-09_221719
(紅線處為小花參加的座談會場次)

1789大阪梅田演出日程請見:
http://www.umegei.com/schedule/503/index.html
(因為要準備《伊莉莎白》再演的關係,所以花女王的場次只到5/25唷~)

1789大阪梅田演後座談會請見:
http://www.umegei.com/schedule/503/event.html
5月25日(三)18:00公演後
出席者:加藤和樹、神田沙也加、花總まり

2015-11-09_222752
(紅線處為小花參加的座談會場次)

此外,另一位瑪麗皇后凰稀也寫了當天的日記啦~
請見:[凰稀blog] 2015-11-08 瑪麗安東尼

[凰稀blog] 2015-11-08 瑪麗安東尼

凰稀blog

2015-11-08 13:23:05

マリーアントワネット
瑪麗安東尼

 

昨天
在鍛鍊身體後,
來換個彩繪指甲吧~(閃)

o0800106513477847103

是換成瑪麗安東尼風,吧?

然後今天

去拍海報啦~~

在變身為日本女性前,先變成法國女性了啦XD

好新鮮唷~~

請期待這次的海報吧~~

再會啦~~


不知為何每次將凰稀跟女王同一天的日記對照著看,都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感啊(喂)
但話說凰稀你不是本來就是日本女性嗎(爆)

女王同天拍攝海報的日記請見:[小花Blog] 2015-11-08 連著兩天

[凰稀Blog] 2015-10-12 1789

凰稀blog

2015-10-12 12:56:00

1789
1789

 

來進行1789的定裝~

好~~棒的戲服啊

不過捏……好像還會變呢

這還是頭一次穿這麼厲害的禮服。
當男役的時候身體的重心也不一樣。
得鍛鍊其他部分的肌肉了(笑)
當女生真是辛苦捏~

然後~~
前幾天……參加了某個宴會,
沒想到碰到遼河桑~~
嚇一跳

所以說……
合影留念~~

o0800059913451392256

遼河桑……完全變身為女性了捏~~
我也要加油啊

回程的我不過是個……

o0800106813451393297

土包子XD
東京鐵塔長角啦~

連假的最後一天,
希望有個美好的一天~~

再見啦~~


同場加映:小花的1789定裝日記
[小花Blog][眼鏡系列] 2015-10-09 定裝

 

[凰稀かなめblog] 《伊莉莎白》

凰稀かなめblog 
2015-07-28 20:49:08

エリザベート
《伊莉莎白》
《伊莉莎白》(閃亮亮)

是的……帝國劇場的《伊莉莎白》(閃亮亮)

花總桑演出的《伊莉莎白》(閃亮亮)

腫磨這麼口愛捏?啊,對上級生說這樣的話真是拍謝。

 

《伊莉莎白》(閃亮亮)
真的就是伊莉莎白啊~

 

內容也為之一新(閃亮亮)

跟寶塚版不一樣呢~~

不過兩版都喜歡捏。
在後台跟很久不見的Fusa桑見面。
打了一堆招呼後
喀嚓~

o0800106613379308802
拍張紀念照~(閃亮亮)

 

啊對惹,
也跟Hamako桑(未來優希)見了面……
忘了拍照……

不過Hamako桑還是都沒變,一樣很有精神(笑)

 

精神百倍地回家了~

那麼,要認真幹活啦~

掰掰~

 


真的是跟女王完全不一樣的執筆風格啊……
用了這麼多的「閃亮亮」,連照片都一堆泡泡,
可見看得相當滿意啊~連要跟Hamako桑合照都忘了(爆)
只好趕快說點「Hamako桑都沒變捏,真有精神」這類的安慰話語
(Hamako桑淚目)(喂)

 

話說,Hamako在這回的ELISABETH好忙….但是一樣聲音超宏亮….

((有一種媽媽打開窗戶叫小孩滾回家吃晚餐的fu XD ))

 

話說凰稀明年要跟小花一起演出1789啦~加油捏!

 

同場加映:[小花Blog]2015-07-28 寶塚日!

[小花Blog]2015-07-28 寶塚日!

Mari’s Life

2015-07-28 20:33:26
宝塚デー!
寶塚日!

 

今天觀眾席有好多寶塚演員來看戲呀~(閃亮亮)

月組組子跟宙組組子,能見到懷念的大家真的好高興(≧▽≦)
而且還有這位!

o0644096013379308212

凰稀かなめ桑(閃亮亮)

今年剛從寶塚退團,是剛畢業沒多久的OG(嘻)。

看起來很開朗很有精神,而且有種說不出的清新感。:)
那麼,明天還有白天場的公演(嘆)

得早點睡惹~


大嬸:喔喔,真是泛著和諧之氣的一張照片啊~
另外恭喜凰稀跟小花輪流演出1789的瑪麗皇后囉!
至於凰稀的當天網誌請見:[凰稀かなめblog] 20150728 《伊莉莎白》
看起來凰稀也是被女王電得七葷八素啊科科~

 

剛剛想了一下,06年的時候,凰稀應該已經站在小光旁邊了…

哎呀呀~~~差了9期耶~~~好險照片拍起來沒差那麼多年 (((別揍我,我不是阿星

阿哈哈哈哈~~~~根據線報,那天壽司組長有來唷~~~ ((快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