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0419-1789觀劇小花入待文

作者 : 關西小壞壞

大家好,我是關西小壞壞  (沒有人問你好嗎?XD

這次日本4月觀劇排的非常滿,但…

第一次一個人衝入待獻給花花女帝

第一次帝國劇場初體驗獻給花花女帝

小花小花,妳超棒~~~(完全想不出其他形容詞)

 

前言~

是說因為2月底已經親臨花花演唱會現場,感受到花女帝的現場舞台魅力,所以也早早訂了4月的1789,準備來好好體驗帝國劇場版的1789音樂劇。

 

正文~

上午小花入待的行程,早早9點半就到帝國劇場閒晃,因為前輩們趕不上,留下我一人孤軍奮戰,本來想放棄像癡漢等花女帝入待!(我很害羞阿~~~),但覺得來了都來了,不看一下UNIQLO女王的上班風采,壞壞不甘心XD

 

10點才找到B1樂屋入口,因為關西小壞壞一度以為要順著停車場車道走下去才會到樂屋XD。(在前輩們的指點下我才順利找到樂屋口,謝謝前輩們~)

 

到現場,發現一些戴著口罩的飯們(大約10-15人左右)已經守在樂屋入口處,但真的也看不出來誰是誰的飯XD  所以我就技巧性地先入過了樂屋口,站在小花常吃的那家蛋包飯店家門口看了5分鐘的玻璃窗菜單XD  (因為有看到店家把小花的照片貼出來XD)

 

是說真的也抓不準小花是否已經進去劇場了,也沒看到所謂的黑衣胖妹往上走(據說黑衣胖妹出現是要上去接小花進劇場),因此本壞壞繼續在美食地下街運動閒逛著…

 

約莫10:25我回到蛋包飯店家的門口,才過了30秒左右聽到旁邊開始有躁動聲~

然後撇頭左邊一看  

「米灰色牛仔褲+淺橘色上衣加長板外套+紅色convers+黑色紳士帽」

(對不起小壞壞特別會看衣服的搭配XD)

心中OS:買嘎~~~那是花花女帝嗎?那是花花女帝嗎?那是花花女帝嗎?

(然後馬內桑就出現了證實這位就是小花XD)

 

說也快,突然5-6個花飯們圍上去開始跟花花說(請)話(安),給小禮物卡片之類的…

但本小壞壞就漫步的移動往她們那個方向前進,整個過程可能不到20秒,在一陣寒暄過後,花花女帝就跟大家說了Bye進入了樂屋~(小壞壞也有跟花女帝bye了一下XD)

 

馬內桑也在小花進入樂屋後跟大家鞠躬謝謝也進去了….END

 

–然後,本壞壞完全沒有跟花女帝說到話就結束了花女帝入待初體驗阿XDDD–

 

–被說是暴殄天物真的不是故意的,因為目送花女帝上班也是一種幸福–
–好愛私底下花花女帝的UNIQLO Style,好親切好親切好親切阿–

[Repo]20160429「1789バスティーユの恋人たち」觀劇感想。

PLAN-1789-tokyo-2

作者 : 不具名

最終結論:因為小花去看這齣戲,但我不是熱烈粉絲。看到一半時就覺得,這齣戲,至少我看的這一場,沒有小花的話,這戲就要不成戲了。看到最後,這個感想依舊不變,只是更加堅定。

我真的覺得把專業歌唱者跟尚未成為專業歌唱者的人放在一起演音樂劇,是件很危險的事情。因為優秀的人無法去遷就尚未優秀的人,但優秀的人的歌聲會讓尚未優秀的人的歌聲,顯得很悲慘。平常小池徹平唱流行歌,我覺得還不錯聽,但在這個舞台上,有小花太專業優秀的歌聲,還有國王的弟弟,夢咲ねね、ソニン,甚至有些配角的歌聲都比小池徹平的歌聲還要適合音樂劇時,我就再度想起龜梨和也跟高畑充希合演舞台劇時的狀況,龜梨跟小池都讓我為他們感到難過。

這個故事我完全不熟,其實前半場我都還無法很融入。就只有覺得小花,、夢咲ねね、ソニン唱歌唱得不錯。也因為無法太融入劇情,所以我就觀察演員唱歌的嘴型跟表情。不知道是因為飾演角色的關係,還是這跟個人唱歌方法有相關。小花唱歌時,她的嘴型跟表情是很優美高雅的,即便是很高音或是很長音,你也不會看到她有猙獰的一面。但ソニン就會,我都想跟她說,你不要用力,輕鬆點輕鬆點。夢咲ねね在這部分就還OK,可能是在寶塚有受過訓練的關係嗎?如果以這三個人的與飾演角色完美結合度來相比的話,小花>ソニン>夢咲ねね。附帶一提,國王弟弟的結合度也很高,我個人覺得他的魅惑演技也不錯。整齣戲我覺得最完美結合的就是小花,、國王弟弟和秘密警察三人組的頭頭。其他角色,總覺得還沒完成附身的感覺。

因此讓我能入戲的就只能靠小花了,但她出場時間不多,可是她真的幫助我入戲了。這齣戲看到她呈現多種面貌,有天真爛漫自私自利到讓人想要白眼的時候,有為愛歇斯底里讓我錯愕的時候,也有洗心革面決定要盡到皇后責任讓我一瞬間眼淚潰堤的時候,也可算是收穫豐富了。

下半場,隨著小花出場的次數增多,我心裡有在想,等等看完後是不是要去拿張花會入會申請單。但是,最後小花說要盡到皇后責任那一段話,不知道為何讓我情緒無法控制,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哭怎樣。於是出場後,就一邊吸著鼻子擦著眼淚,一路想著到底為什麼,就往車站走去了。

還是要說一句,如果沒有小花,這齣戲我應該會覺得很普通。


作者表示,因為平時為人過激,恐遭追殺,因此不願具名。然此作者雖不為劇場或影像相關行業工作者,確因旅居日本,非常熱愛舞台劇。有閒暇的時間,幾乎都在各劇場渡過。

感謝作者同意轉發,花總命感謝妳

[OG][Repo][Nene]1789超仔細觀劇心得之2 (共四篇,內有大爆雷請小心服用)

上篇: LINK

作者 : Hamei

————————————————————————

四.羅南與妹妹重逢

 

過了數月後,羅南和各人成了好友,1789年革命前巴黎風風雨雨

但眾人對法國未來仍有熱情、希望能由一己之力讓人民吃飽飯

接著丹東(上原理生/沙央くらま )和夏洛帝一起唱著巴黎皇城夜色

丹東的歌聲很棒,他和夏洛帝跳舞也很萌很可愛

 

由於子役們是輪流上場的,據說有一場小演員表現略失常,上原理生自己hold全場

 

丹東和羅南說,你怎麼都沒有女人啊,羅南說自己才沒有空交女朋友

 

丹東和羅南說自己在之前上街找到一個阻街女郎

但身材各方面都特別棒,已經包養來當了女友,開心的想要介紹給羅南

 

結果丹東這一個很棒的女人介紹給羅南,但羅南和女友卻大叫一聲!

原來那女人就是他妹妹索萊娜

 

這邊兩個羅南反應也很不同

 

小池羅南的反應比較像是 tmd的!國中同學居然把了我妹!的感覺

和樹羅南的反應則是還夾雜了一種”都是哥哥沒有用害妹妹去賣"那感覺

 

羅南責怪妹妹為什麼要抛了尊嚴做低賤的女人,反而被妹妹臭罵

說都是哥哥先丟下妹妹跑掉了,自己是為了活下來才會變這種女人

 

 

五.安東尼德私會情人

 

接著可以說扭轉羅南、奧蘭普命運的關鍵出現了

在奧蘭普的帶領下,安東尼德和菲爾遜在皇城幽會

這一首應該是月組版沒有的,我覺得挺好聽

然後菲爾遜(廣瀨友佑 /曉千星)和皇后說自己要離開巴黎了

安東尼德很傷心憤怒說你一定愛上了別人

菲爾遜說自己沒有!還想親上去、第一次小花避開了,第二次就紮實的吻上了(其實也才輕輕點一下而已….)

 

兩人還在難分難捨時,爭吵聲就吵醒了喝醉了躺在路邊的羅南

羅南很不爽,就罵了安東尼德和菲爾遜,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看到了法國最大的八卦

奧蘭普連忙出來救駕,而菲爾遜看到自己心愛的人被冒犯

就拔出刀來和羅南決鬥,奧蘭普拚了老命的保護皇后

NENE表情變化十足,為主子擔足了心,像老鷹保護小雞一樣的擋在皇后前,還得分心拉一下小夏綠帝,這一場光看小花、Nene、小朋友站一起就很養眼

 

此時拉馬爾三人行出來了,由於怕私會情人的皇后被三人發現

 

奧蘭普就撲向羅南,裝成自己被羅南襲擊,讓皇后有機會跑掉

羅南百口莫辯、心裡想這瘋女人是打哪裡來的

奧蘭普害得羅南被搜身、身上的革命文件被發現了

拉馬爾說羅南是要搞革命的惡人,於是羅南被抓去巴士底獄

 

六.巴士底獄

羅南下獄後,又遇到了殺父仇人佩羅爾,佩羅爾說你爸都被我殺了,你還敢來,佩羅爾要求羅南交出革命異議人士的名單,但羅南不肯,被求刑

另一方面,奧蘭普想要救出羅南,卻在去找父親途中又遇到阿圖瓦

由於之前為了坦護皇后,奧蘭普向內馬爾說自己深夜外出是要接送姑姑

 

所以阿圖瓦一直逼問奧蘭普是不是在為皇后當傳信者,皇后是去看菲爾遜的吧?

 

奧蘭普否認,但阿圖瓦放大絕說,我查了妳族譜,妳又沒有姑姑

還故意說,下回去巴黎可是要奧蘭普當響導,奧蘭普輕聲說

 

“我是皇后的家庭教師,沒有她許可,不能幫別人做事”

————————待續————-

[OG][Repo][Nene]1789超仔細觀劇心得之1 (共四篇,內有大爆雷請小心服用)

作者 : Hamei

此行刷了六場

看過的組合有和樹羅南/小花安東尼德

小池羅南/梨花安東尼德

小池羅南/小花安東尼德

 

帝劇是每一個舞台人最憧憬的舞台

相隔近半年,再度看到她的大海報出現在日比谷

 

看到上面的夢咲ねね我激動的哭了

我出發前一直用LINE和我朋友說,我看到她謝幕肯定會哭死

但真的不知道出入待狀況所以心裡很忐忑

4/25那天是我繼去年的11/22後第一次看到本人

之前我還背了一晚上的日文想說等等要講什麼才好

結果她人一到,我還沒有開口講話,她就主動走過來開口了

 

本当に久しぶり

雖然戴著口罩,但她的眼睛是帶著笑意的

我腦子完全一片空白,一時間失去語言能力

只好吞吞吐吐的快拿出枇杷膏以及特定為她做的夏貝和阿里抱枕

她很開心,她沒有忘了多蝦啊Q__Q

(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我用很HIGH的心情看第一場導致完全哭不出來w)

 

以下是按照出場順序的Repo

(前是帝劇角色,如果有人想看了月組版再去看劇,後面附上月組的出演者姓名)

 

 

一.法國某農村

 

1788年,法國革命前夕、連年饑荒,很多人民都快餓死了,仍被逼著交重稅 ,帝劇版和法版一樣,羅南的父親因為欠稅被抓,羅南想要救父親,卻反而害父親被奉命前來拿人的佩羅爾伯爵(岡幸二郎/星条海斗)射死

 

親眼看到父親死於非命的羅南(小池徹平.加藤和樹/龍真咲)和妹妹(Sonim/晴音 アキ)抱頭痛哭,羅南發誓要為父親復仇,留下妹妹一個人獨自去了巴黎。

 

失去父親、哥哥又走了,孤獨無助的索萊娜痛哭一場後決定要跟著去巴黎

 

飾演索萊娜的Sonim歌、舞功力驚人,個人覺得根本百老匯等級

據說她真的為了音樂劇有去美國進修

 

本人個子很小爆發力卻十足,是此行最為驚豔的一員

 

 

 二.印刷場

 

革命三人組之二和羅南相識的經過

 

羅伯斯比爾(古川雄大 .珠城りょう)、和德穆蘭(渡邊大輔.凪七瑠海)在巴黎宣導人人生而平等以及自由、平等、博愛

 

相當受到平民的歡迎,途中遇到了一個人來巴黎發展的羅南

 

羅南一開始還不太相信兩人、以為是騙子,但兩人用誠意說服他

中間有一段是羅南看了德穆蘭寫的文章,中間還有字不會念

這裡也埋了一個小伏筆容後述

 

畢竟兩人好歹也是中產階級,學富五車,和農民羅南有一段差距

 

小池的羅南給我一種較為不良少年的感覺(無貶意w)

和樹的羅南則是憨厚型、赤子之心的、讓人覺得他很怕自己會被抓去賣

羅伯斯比爾和羅南說了自己的理想,三人結成好友,還為羅南爭取到了印刷場工作

 

三.凡爾賽宮 安東尼德登場。

 

在巴黎民眾生不如死對比中,王宮仍是紙醉金迷

 

安東尼德(凰稀かなめ、花總まり/愛希れいか)

 

我先看了梨花版的,因為這是她退團一年半後第一作,她的女役其實很驚豔,不管扮相、演技或歌唱都相當有水準,不像才剛從16年男人的身份解放出來的人。

(但也有一場高音略破了一下)

 

她演技中男役部份幾乎洗去了,除了因為身材上的”優勢”而不慎流露的帥氣外(笑)幾乎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

 

不過小花卻又是另一番安東尼德的形像

 

和法版、寶塚版不同,帝劇版的安東尼德是從天空上直接垂降下來

 

和梨花版比起來,小花那揮灑自如的演技、眉眼間不經意流露出的嬌態,一舉手一投手就像那一位驕傲的、天真愚昧的、完全不懂人間疾苦的法國皇后重現,如果說梨花”演譯”了安東尼德的話,那小花她”就是”安東尼德,兩人之間仍有差異。

 

我拿著望遠鏡看著,心裡想著,這一輩子居然有幸能拜見到女帝的生舞台

這個人就是那一位寶塚一百年才有一個、12年的TOP娘役花總!

 

安東尼德唱著”我賭上了一切…自己夜夜笙歌、唯一的遺憾是約瑟夫的病

然後奧蘭普(夢咲ねね,神田沙也加/早乙女わかば)就推著小王子走了出來

 

病重的小王子居然在眾人面前能站起來,皇后大為感動,小王子說

“都是奧蘭普一直教我的”

皇后相當感激的看著奧蘭普,奧蘭普說,因為自己父親是軍人,教了一些方法。

此時國王的弟弟阿圖瓦伯爵(吉野圭吾.美弥るりか)問奧蘭普

"妳父親什麼工作的啊”

奧蘭普回答:我父親看守巴士底獄

阿圖瓦很不屑的說:哦 只是個獄卒啊!在眾人的訕笑聲中,奧蘭普不卑不亢回答

“巴士底獄下有很多火藥,可是巴黎的要塞呢”

 

(請容我花痴一下小朋友好可愛、這部的子役都特別萌,和花捏站一起時太養眼)

 

安東尼德看到了兒子,終於從醉生夢死狀態暫時清醒了一回

然而她心中還有一個大秘密、這是一個足以毀滅王室的大醜聞

到底她口中的那個人是誰呢?笨蛋王后不知自己未來的悲劇命運

腦子裡除了金錢、酒、情夫外唯一擔心的只有兒子

 

路易十六(増澤ノゾム /月組美城れん )懦弱無能,

任憑忠臣怎麼忠告說王室已到山窮水盡之時仍不願面對

只會研究木工和還說自己在研究新型斷頭台,偏偏自己就是送命在這斷頭台上。已經知道了法國這一段歷史的我們只覺得特別諷刺

 

除了日漸高漲的民怨、醉生夢死的貴族僧侶

身邊還有一個對王位虎視眈眈的王弟阿圖瓦伯爵

阿圖瓦派手下監視皇后、希望能利用醜聞要脅安東尼德,這一回演出法國版那個相當吸睛的笨蛋手下拉馬爾的是阪元建兒(月組紫門)

拉馬爾是這部戲最好笑的丑角,出場就扮成金龜子很可愛

他很喜歡奧蘭普,這部戲在悲壯外又有很多笑點阪元功不可沒


SONIM也有參與2015的MOZART! 在其中飾演莫太太,與平野綾W CAST。她的演出很有生命力,聲音很狂野。我記得本來好像是偶像歌手出道,後來赴美進修。所以她的風格確實有一點點的不同。

[1789 Repo] 1789心花朵朵開之不負責任報告-2

作者 : LEE

13072229_10153986516365155_2101227901_o

出待時,可能因為女王早早下班心情好不用急著回家喔喔睏,很悠哉地替大家簽名。我們見狀當然馬上把場刊找出來簽。順便送信。因為我的信封正面是圖案,因此收件人是寫在背面。說真的,在我顫抖著請她翻面時我一度卡住完全不知道翻面的中英日文是什麼(相信我,這很正常)。等她翻面一個字一個字讀完上面寫的「To宇宙第一美女Hana Chan」後,小花撇過頭,一邊用手快速搧一邊笑著說「iye iye iye iye」是。有。沒。有。這。麼。可。愛。啦!後來有飯要求握手,女王也很親民的握了。見狀我們又往前伸出手。小花一臉你們很愛亂,但還是握了(窩齁齁齁齁)。

目送女王進電梯後,幾個老飯與我們一起準備再度跟女王掰掰。就在小花的車緩緩開上來後,居然車窗搖下慢慢地停在我們三個台飯前。這時,女王以一種小動物的可愛姿勢雙手扒著車窗(而且是素顏沒戴口罩!),很認真的一個字一個字用英文說:「last week Taiwan send money to Japan, 謝謝,謝謝。」我們一頭霧水,駕駛座的馬內甲補了一句:「earthquake」。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女王是為了台灣對熊本地震的捐款在道謝啊!真是受寵若驚啊!!女王怕我們不懂至少又說了一遍與很多個謝謝。這時站在不遠處的日飯也跟著說中文的謝謝(果然臣民不管女王在謝什麼就是會跟著謝)。然後車子緩緩往前到日飯的前面,小花又解釋了一遍,於是日飯就轉過來,對我們又再度謝謝。小花揮揮手掰掰後車子開到了路口,一般都很快速的就開走。所以日飯開始跟我們說起互相的地震心得,因為聽不懂所以我轉身問痞大,痞大說:「可是小花還在這裏呀」。這時所有人發現因為車多小花的車還在路口啊!!而小花也興致昂然地從車窗回頭看我們互相謝來謝去的樣子。所有人頓時轉向小花揮手,而這時馬內甲也才找到空擋把車開出去。就醬結束了快樂的一天。真是被電到暈頭轉向啊。

好我花癡完了,說說其他部分吧。第一場看的是捏捏與小池的組合。捏捏唱得很好,我來之前完全白擔心了。小池吃虧在個子真的太小,有些地方還要雙邊搭高大配角的肩,反而有點像小朋友快被提起來的樣子。捏捏被親了好幾次,我發現她也是雙眼嘴巴緊閉,一臉「啊?不是要借位嗎?不行?好吧,brace myself, here it comes」。馬上幫捏捏加分。難怪每次跟柚子重逢的Instagram都充滿了粉紅泡泡啊。

沒比較沒感覺,第二場看了神田與加藤吃拖鞋才覺得,我們捏捏很厲害呀!神田意外的很沒存在感,一開始我以為是她音量小,後來發現不是,是完全沒主角的感覺。所以那場幾乎都在看Sonym。Sonym唱得很好演的很野又很難賺,每首都又唱又跳的。加藤吃拖鞋本來就沒我的緣,沒采他個子夠大,卻沒小池小朋友亮眼啊。而且神田吻戲都很投入,還會墊腳湊上去(咦?這是扣分嗎?XD)。

這戲有很多群眾場面,應該是要造成震撼的。可是他每首歌每支舞都超用力的,反而讓我麻木之後還覺得看的很累。甚至神田加藤場因為實在沒啥看頭看到有點不耐煩。所以捏捏很厲害呀,因為小花戲份真的很少,讓我在沒有小花的時候不會覺得不耐煩。捏捏有著千金大小姐但又不是貴族的氣質,而且演的很有個性。神田我覺得她像沒個性隨時會被一丈紅的宮女。以後不要再嫌捏捏了,一切都是因為我們被小花寵壞了。

然後我真的要抱怨一下舞台設計。因為那個高牆,雖然有些場景用的不錯,但也限制了很多舞台的變化。導致很多地方的佈景就是放下布幕用投影的。看到後來會覺得單調與偷懶。我能看完,一切都是因為愛。

題外話:

東寶對面的百貨公司有消費集點換1789資料夾(好像)的活動。地下室的美食街有的餐廳也推出配合的餐點。有一間是吃1789套餐送明信片。共有男主角,主角,瑪麗皇后三款,隨機贈送。然後我就點了。痞大說,如果拿到男主角版不就哭哭。我說要相信花神會幫助我的,跟他賭。結賬時阿背隨手一抽果然是男主角版。我們兩個的臉瞬間皺成小籠包。阿背見到兩顆小籠包,領悟到什麼的說:啊,要女生的是嗎?就換了瑪麗皇后版給我。呵呵呵呵,有時耍點賴也是有好處滴。

13078122_10153986516190155_1071278153_o

———-以上感謝LEE

Repo各有立場,請各在山頭墩著就好。

 

[1789 Repo] 1789心花朵朵開之不負責任報告-1

作者 : LEE

disclaimer:以下為超級偏心花飯之花癡報告,非代表花光興業之立場。若有玻璃心之非花飯請慎入。

說到1789,因為小花戲份不多,本來想省下來多看兩場一粒沙的,但是聽說歌很難唱就還是很想聽我們小花的詮釋(而且隔太久沒拜見女王會出現戒斷症頭)。今年度實在太多活動了,本次走紅眼去紅眼回三天四夜行程。一早到達東京因為呈現腦死狀態,加上坐到超慢車,因此錯過了早上入待(跪)。既然錯過了,那就來去吃女王喜歡的蛋包飯吧!

相隔半年,蛋包飯老闆娘還記得我們。點完蛋包飯後,老闆娘對痞大說:「你們二月有來聽演唱會齁?」我們點點頭(奇怪?演唱會我們沒來蛋包飯報到呀)。後來又比了比眼鏡說:「小花說她看到一排眼鏡(」!!!天啊啊啊啊啊!!難道我們這坐一排的眼鏡會反光從台上看很明顯??!演唱會第一場的確中間第五排幾乎全是台灣飯。經觀察,果然好像日本人除了阿背不太帶眼鏡啊!好感動啊~~~~~

領到票更感動,第一排偏右邊走道旁啦!女王我給你跪!

因為來之前有先預習了法國版並看了月組的版本,所以大概知道女王幾時會出現(是的,我直接略過前兩幕,咬我啊)。帝劇的舞台設計了一片固定式可以上下調整的牆(見圖)Lee-repo-1789-2016-tokyo,因此女王出場並不是像法版的從中間推出來,而是吊鋼絲好像一隻粉紅花仙子地邊唱邊降下來(然後某大因為第一場沒往上看,少看了三秒的小花很懊惱)。小花在訪談中提到因為很高,她在準備時都閉著眼睛才不會怕。但是她一出場,笑得天真燦爛可愛到爆,這人根本是個純真少女,不可能是4X歲!而這關鍵的一首歌,高音真的飆得很過癮,小花成功地演出這個無腦過度縱慾狂歡的瑪麗皇后,跟一粒沙那種高貴完全不一樣。這位被日飯描述為baga女王的瑪麗,讓人想把整個歐洲都送給她敗光。唱完歌財政大臣跑來跟國王囉哩囉唆時,旁邊的小花表情超豐富,我都不用聽懂台詞,光看就可以猜到大臣跟國王交涉的結果。小花跟路易王子站一起,我覺得比較像姊姊捏,小花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兒子。

出城與菲爾遜約會那段,完全演出了戀愛中的女人,腦子罷工中。看到她撲在地上呼天搶地:「你一定愛上別人惹!」並不會像平常一樣想巴這種女主角的頭說:「賣勾搬(演)啊啦!」,反而會想摸摸她的頭說:「乖,沒有啦,菲爾遜真的還是愛你的」。(對,我偏心到你一劍刺不中我的心臟,咬我啊)。這段有接吻橋段,我們小花跟平常一樣,雙眼嘴巴緊閉,這個菲爾遜長得還不錯又乖,只是輕輕印一下,不然可能又要被餵拖鞋。

接著有一段是主要的角色都以人偶的姿態在台上,三個秘密警察邊唱邊走動去喬所有的人的姿勢。這一段我要說,我們小花真的是戲精。人偶被喬動之後那身體手腳微微地晃動,小花演得超像超自然的(得意)。國王還有嘗試要做,其他人幾乎不是晃的很假,就是完全放棄。不過因為視角的關係,捏捏被很大隻的革命黨擋住了所以這一段沒看到她,但是神田就完全不行。

接著路易王子上天國去了,小花的喪服,窩齁齁齁齁,露出了好漂釀的肩膀。(為什麼小花每次穿喪服也是美到冒泡?安捏甘厚?

隨著革命越演越烈,菲爾遜來救駕,說著說著又要親,小花一手把他甩開。這個拒絕好真實啊XD。雖然最後還是有親到,但是乖乖菲爾遜也是快速印一下,可能有感受到台下拖鞋在弦上。在遣散了所有人之後的那首歌,小花唱起來有種準備好面對命運的淒美感。比照法國版那一邊唱一邊被扒衣服的狼狽,這個版本比較適合小花,小池老師good job。雖然聽不懂,但有著滿出來的情緒。讓我想起國中歷史課的考題:「以瑪麗皇后的觀點在她上斷頭台的前一晚寫下她的遺書來回顧她的一生」。靠背啊!當年要是有這齣戲我一定考個A+啊!

小花美美地唱完最後一首就沒了嗎?噢不,小池老師特地讓小花進去換了一個短髮造型穿著灰色洋裝出來跟大家大合唱。那個金色短髮齁,真的是集合現代與古典之美,人人喔摟嘎搭機。超級適合小花的啊~~唱完就快快回後台換回宮庭裝準備謝幕了。所以是不是完全是小池老師給飯的福利啊你說。

謝幕時說真的,小花出來時我就覺得她應該是最後了,以至於小池徹平出來時我心想:「誒?怎麼還有?小朋友跑錯棚囉」。第一次謝幕進去時,因為我們三隻第一排的台飯灰熊熱情地揮手大叫,小花似乎有微微撇頭往這妖氣沖天的角落看一眼。第二次謝幕進去時,小花更明顯的微微撇頭往我們這裡看。讓我們心花怒放啊!


感謝LEE的心花朵朵開的報告,下篇明日請早 XD

不過話說那第五排好像就是被我們包排了沒錯,全部都是台飯 (好像有新加坡的朋友)

現在想想…那一排好像真的都戴眼鏡 XD,但小花還特地去跟蛋包飯老闆娘說這件事,真是太可愛了阿阿阿 XD

話說蛋包飯真的很好吃,有去帝劇的朋友千萬別忘了,樂屋出口對面的蘭咖啡喔~~~~

[不正經觀劇repo]「小花入行25週年退團10週年紀念首次solo演唱會觀後感」byTsukasa

「小花入行25週年退團10週年紀念首次solo演唱會觀後感」

(先撒花)
本來打算3場都看,可是一開始是台灣的阿姨要請我去東京,所以又不好意思不陪她。所以本來訂了3場,只好忍痛少選第一場。現在好後悔(為什麼那麽聽阿姨的話?!)。(註1)

星期六拿票的時候,我一直以為自己看錯。幾乎整個Act Theatre裡面走遍(而且順便找一位戴著雙眼帽的大大),確認我的票真的是第二排

我還想說,因為找不到家裡的望遠鏡,特地前一天在Tokyu Hands買了一個,這場簡直派不上用場!可是當小花升上台的時候,OMG我還是忍不住close up看她無瑕的臉孔⋯⋯在musical界(連宝塚)泡那麽久,竟然好像完全沒經歲月摧殘,完全不像43歲的人。

沈醉在Ave Maria (I didn’t know which version it was, but 花ちゃんsang it so it just sounded awesome.) 當小花走到台前,一瞬間我想:我跟小花呼吸同樣空氣…(發花痴

小花飆完高音,開始說話的時候,突然小花發現怎麼掉了什麼東西在左手背上?! 然後嬌柔的聲音著急的(好像是說)oh no! It’s my fake eyelash! It’s fallen off! What am I going to do?! I can’t do without fake eyelashes, everyone knows that! (花ちゃんカワイイ‼︎‼︎‼︎(*^^*)) should I take off the other one as well? Would I not look like me?

(阿星破爛中譯 : 小花在謝幕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假睫毛掉了,所以很緊張的一直說怎麼辦,沒有假睫毛該如何是好,然候問大家是不是把假睫毛拿掉? 補充一下;這邊小花有說,雖然拿掉假睫毛,我還是HANAFUSA MARI喔)

然後第一排中間位置,穿著concert hoody的奧巴桑就大聲叫小花「脫掉」(or similar meaning). 小花就對她好像就問說,脫掉可以嗎?然後就那邊好幾位飯,連自己在內,很合拍的大叫「カワイイ」❣️And then…she took the right side off. 用望遠鏡close up看小花眼睛,還是很可愛。跟平常在アメブロ跟インスタpo的照片一樣。(But she’s probably concerned it looks like she has no eyelashes cos she’s on stage. At any rate, she still looks great!) (註2)

不好意思,真的看不出是用什麼牌子的,尤其自己是很不喜歡化妝的人… f^_^;)
坐這麼前面的好處是手臂沒那麽累,因為不用一直拿著望遠鏡。可是看跳舞就有用focus在小花上(我是來看小花,又不是來看choreographer…)。

小花唱的musical corner裡面的歌曲,都是耳熟能詳的經典作品。好像小時候看過的West Side Story(電影版), 看過Frank Sinatra(註3)的電影Singin’ in the rain (註4)我還想像小花一邊唱一邊跳那個舞。好感動喔⋯⋯當然如果My Favourite Things有唱就錦上添花啦!結果小花唱了我這輩子第一次看的第一齣musical,Les Misérables(註5)裡面我覺得最可憐的角色唱的那首催淚的歌曲。幸虧帶了手帕跟面紙。一直流淚...日文歌詞的翻譯跟英文版很貼近,一樣催淚。(還是是因為小花在唱呢?都有影響吧。)

However, during the duet with 育ちゃん我沒有用望遠鏡,even though I didn’t really want to watch him. But it was quite amazing to see the chemistry between them, and how 花ちゃんimmersed herself in the role as though she were back in “Mozart”, playing his sister.(註6)

小花所有的服裝,就算”假裝”性感的部位其實都是包的緊緊,多一分的露一點點都沒有(oh, too bad, so sad…Lol).

小花和姿月一同台就讓我想起看她們以前combi的影像。姿月生男役還真蠻帥的。可是一聊天,天然的個性一出來就讓我幻想破滅了

真的萬分感謝花会讓我(很有可能這輩子就這麼一次)那麼close up看小花。
坐這麼前面的唯一”壞處” 就是我簡直像做夢做了一場concert⋯⋯所以其實記憶模糊。(註7)

by Tsukasa

——–小星不負責任亂註記——–

1.這故事告訴我們,有花堪折直需折阿 (巴下去,不要亂用成語)

2.小花很在意自己的假睫毛掉了,但也懂得自嘲,了不起的EQ

3.法蘭克.辛納屈,aka瘦皮猴

4.singing in the rain ,台譯:萬花嬉春,日譯:雨中唄 (寶塚有演過,主役分別為安蘭,真飛聖,陽月華,大和)

5.悲慘世界,小花唱的是艾波妮的on my own.

6.小花跟山崎講很久,中間有提到一些ELISABETH時的趣事,然候提到說在MOZART中當了姐姐,其他詳情等他篇出來再行補充

7. Tsukasa san,坐到第二排就不要再說disadvantage了喔,HAHAH~~~~下次有機會,真的一起在”日本”好好的聊聊天,吃吃飯吧 🙂 ,很高興認識妳,來自加拿大的朋友

[不正經觀劇Repo] (小)花粉(絲)熱之演唱會報告by 奧笑連

奧笑連(小)花粉(絲)之演唱會報告

本來2016有1789花麗莎 (Elisabeth)全國公演,我就有了今年要吃土的準備了。沒想到冒出了25週年演唱會!那真的要排除萬難一定要去的。我家兩個花飯本來只有一個加入花會,想說省下來(雖然很便宜),結果一聽說三場都看有會.員.特.,第二份會費馬上又遞出去了。

週五的第一場是晚上,我們早早來到赤坂場勘。門還沒開外面已經排到天邊去了,蠢蠢欲動要衝進去買週邊。但身為海外飯,票得跟花會領卻問半天沒人知道在哪裡領。漸漸地聚集了一群海外飯,每人都心急如焚就怕出狀況。我一眼喵到馬內甲在玻璃門內對她狂揮手,她開門看到我說:ah, Taiwan team! (註1)我好想打她頭。我們急得要命你這麼悠哉還不快把票吐出來都快暴動了。她說了一句五分鐘後門內領票人又飄走了。本次領票是對會員卡號,建議大家以後還是把卡帶著。(註2)

場刊是硬皮的,最真實最美的相片是那兩頁積古場測拍。雖說如此,能不買嗎?當然不行。本次花女王佛心來著錄了七首歌的吸滴,裡面有小花自己寫的歌,也有演唱會沒唱的。再一次的,吸滴封面也拍的不像小花。讓我很後悔剛剛沒巴馬內甲的頭。

第一場拿到第五排中間,我都快跪下來哭了。不過,望遠鏡還是要拿出來的。舞台中間有一個階梯,兩側是樂團。音樂一下,小花全白的洋裝從階梯頂緩緩升上來,好美喔好美喔好美喔(很重要所以要講三次)唱著Ave Maria 慢慢走下樓梯宛如維納斯女神降臨。前兩首歌小花很緊張,第二首歌我一句都聽不懂但是聽了好感動。回家查了一下是翻唱Celine Dion的 To love you more, 找了日文版但是歌詞跟小花的不一樣,因為小花有唱到「意馬」跟 especially for you 但別的日文版沒有。

講了一會兒話後小花似乎有比較不緊張了。放出了好幾張她小時候的照片。接著開始寶塚時期回顧。一首接一首的歌,後面大螢幕打著相對應的年份,劇名與劇照。你才深深體會到女王真的什麼都演過。重點是,每首歌之間情緒的轉換之快之完美,我又想跪下了。從激情那麼ㄏ一ㄠ(二聲)的卡門,變成鳳凰傳那個可怕的公主,又變成レウユー傳說裏可憐的少女,唱 Go go Hana chan 跟大家嗨完馬上又變身拔辣的瑪麗皇后。你還有任何懷疑的話,跪就對了。

告一段落後,小花唱起了 There for me, 然後大螢幕升起,姿月一身白的現身合唱,好夢幻啊!姿月真的有點太瘦,跟小花的對談全場笑聲不斷。這時就想巴自己的頭怎麼不努力學日文。這部份只好留給高人補充了。接著唱Excalibur, 灰熊灰熊的可愛!兩人看起來超開薰der. 第一幕是以小花自己寫的「道」做結束。中場友人翻譯歌詞時簡直搞哭一票日文小白。這是小花給飯的歌啊!我們會陪你渡過任何難關的!想像聽得懂歌詞配上小花這麼有感情的歌聲,應該會哭慘了。這時又慶幸聽不懂(真矛盾)。

第二幕以一段舞蹈開場,小花下去換衣服時螢幕放著積古場片段,豪~口愛呦~。其中舞蹈有一段是小花從膝蓋往後躺成水平由男舞者扶著後肩(呈現一個板凳姿勢)然後還往後走。無法像這姿勢沒關係,重點是積古時小花穿踢裇然後看的出腹肌(色胚被踢飛)。再次出場換了套紅色洋裝,料子似乎很軟,因為腹部透出一片像護腰的印子(你看那摩仔細是找死喔!!)重點是,露肩,很美,enough said。

緊接著三首百老匯的歌。我沒看過悲慘世界所以again不知道歌詞(對,我很俗),但是聽小花唱On my own真的會想哭哭。覺得小花不要傷心我們都愛你呦。接著是來賓時間。第一場是石丸幹(的)二(次方)。為什麼這樣叫他呢?因為這位大叔唱歌就唱歌摟小花的腰我已經想打人了,他要下台前故意拿了小花的水用小花的吸管喝了一口放回去!我想叫他把水瓶吞下去!

大叔終於滾了後,小花又唱了You light up my life. 我們小花發音好的勒,感情超豐富(得意)。很想說:no, Hana chan, You light up our lives! You give us hope to carry on.

最後是Lady Bess的秘めた思い。安可曲是伊麗莎的私だけに。吼~這幾首歌齁,小花唱起來完全沒有在費力的。收放自如,要飆多高有多高,愛飆多久有多久。一整個就是「老娘可以」(被揍,女王才不會說老娘)。

第二場唱完開場的兩首,女王右眼的假睫毛掉惹!掉惹!掉惹!掉惹!掉惹!(回音個屁?踢)。然後小花就超超超超~~~可愛的站在台上一臉不知所措的說:腫膜辦勒~~會很怪嗎?(用手遮眼)。台下有人大喊:大丈夫!後來小花問大家是否把另一邊也拔掉?全場舉手通過她就真的當場把假睫毛拿掉了。拿掉之後說:現在起就真的是花總まり了噢

有Ÿ沒Ÿ有Ÿ這Ÿ膜Ÿ口Ÿ愛Ÿ啦~~~

好笑的是姿月這位放空王出場時沒發現剛剛發生什麼事,一臉你今天沒帶假睫毛?的表情。據說接下來所有談話段都充滿了睫毛玩笑,阿唔鉤這個要等高人來補充惹(遠目)

第三場要唱Excalibur前,姿月貌似聊得太開勳忘了走位,小花似乎是暗示他,但我只看到姿月一臉驚訝但還站在原地,害的女王還要出手推她,搞到全場大笑。開場前劇場職員發出要給小花驚喜慶生會的傳單與螢光棒。安可曲完了之後大家狂拍手,旁邊走出工作人員指示大家拿出螢光棒,於是大家忙著折螢光棒就忘了拍手,又同時發現掌聲不見了趕快繼續拍。等到幕拉起來小花仍呈鞠躬姿勢,一抬起頭來看見一片紅色螢光棒就啪嚓哭出來惹。這時姿月與井上一人一邊從觀眾席帶著大家唱生日快樂邊走上台。總之,小花看起來粉開勳

再來就是偶們會員的獅貝秀啦:出待握手會!我估計應該有六七百人吧。隊伍從劇場外排回劇場內,從二樓排回一樓再上二樓。小花就甘心,真的每一個飯都一個個上前說話握手給信。大家都很緊張要跟小花說什麼。輪到我們是兩個一起上前,我們家熱情的「一卡芬」直接對著小花大聲說出:I love you Hana chan! 惹得大家大笑。小花也很自然地用英文答謝。我跟著說:You light up our lives! 小花笑得很開心再次答謝。(這兩個肖誒哪來的?台灣呀~)然後我們握了手就不敢再耽誤她的時間了。

總之,真的是做夢也會笑。本次看完小花感覺被充滿了電還送兩顆行動電源,回到工作崗位一點都沒有長假症候群。反而精力旺盛想要衝衝衝的工作,為下一次的奇幻旅程做準備。

————-

註1. 可能我們這幾隻實在是太常一起出現了,因此第一次被封為international team, 這回就是Taiwan team了, 感謝馬內記得偶棉

註2. 這是針對在申請FC的時候沒有留日本地址的海外飯,所以請大家特別注意,請各位會員還是要記得帶會員卡囉。

[出入待報告] 錢同學的人生第一次小花出入待…..之完結篇

第二階段出入待

作者:花光錢

上回有先跟小花報告會去關西旅行幾天,除了去寶塚大劇場看雪組的「星逢一夜」,也參觀「舊寶塚音樂學校」與「寶塚歌劇的殿堂」。「寶塚歌劇的殿堂」在去年2014年(寶塚100週年紀念)重新改裝,改裝前我曾經參觀過,當時只認識天海而已。而這兩個地方都很值得一遊,因為可以看到小花在音樂學校或是寶塚時期的照片。

回到主題第二階段的出入待,本來預計晚上才回到東京,但是之前遇到的名古屋飯叫我早點回來等小花的入待,於是一早就去搭新幹線不到十點就回到東京,寄放行李後就馬上到帝國劇場報到,還帶了伴手禮給小花,這次去到關西,在京都的JCB服務中心很幸運地參加抽獎有中獎,所以這天早上我看著小抄(再次感謝JCB的工作人員幫我翻譯),向女王報告這件事:「這次很幸運抽獎5次中獎5次,實在是太LUCKY啦,因為我每天都有帶著小花的照片,所以保佑著我」,然後秀出手機上「エリザベート」鏡之間那一幕的劇照給小花看,小花還很俏皮地想看我的小抄上寫了什麼內容

入待結束後,趁PASS券的最後一天,於是就晃到宇都宮吃餃子當午餐再回到東京,出待時除了遞上明信片又送上宇都宮買的伴手禮給小花。(寫到這,我突然想起小花的經紀人,在第一階段出入待時,我有寫明信片給小花的經紀人,感謝她對台灣的粉絲很和善,所以這一天經紀人看到我,又再對我用中文說:謝謝(註1))。這一天開始感覺出待人越來越多了,因為只剩下5天了。千秋樂倒數4天的入待,人真的越來越多了,看到好多「花會」的成員,而且對台灣粉絲都很友善(這都要感謝前人努力的成果),而我入待這麼多天,在這一天我才第一次看到馬內甲桑護送女王來上班(馬內甲桑…妳會不會太…),馬內甲有阻止粉絲簽名,然後說等小花出待時才幫大家簽名。出待時,小花一出現,突然有點混亂,有遞信、有請小花簽名的,然後馬內甲一聲令下要排隊,這時候明明我就站在小花旁邊,小花原本就要幫我收信,馬內甲一下令,大部分的粉絲都去排隊,我就偏不去排隊(心裡想我原本是算排第一個的),所以在我旁邊的「花會」成員也就跟著不動了,小花就在我的面前停留好幾分鐘(星爺這一天還沒來喔,真是太可惜啦~),然後小花一一收信跟幫粉絲簽名,馬內甲看到我們這一群人都不動,就對工作人員說:沒關係,都是FC的成員,等一下小花會再收信。馬內甲還對FC的成員說:謝謝大家支持小花。(註2)

出待結束後,第一次遇到台灣粉絲,還以為是星爺,原來是痞大,馬上對痞大說:我也有看痞大的FB,也是痞大的粉絲。痞大就回我:哪要不要幫你簽名呢?

倒數第三天的入待,終於看見星爺跟痞大出現,厚臉皮問還能不能請星爺買小花的CD,還好星爺願意幫忙(註3),拿出身上所有的台幣給星爺(之後回台灣,就發生連台鐵的排骨便當都買不起的情況),就和大家一起等小花,女王看到星爺跟痞大真的很高興,還停留一下聊天。出待時,小花好像有其他工作,所以趕著離開(註4)。倒數第二天的入待,除了星爺、痞大還看到L,最後幾天FC的成員都統一在樓梯間入待(註5),入待結束後,還跟大家一起吃飯聊天,真是太好了。這一天我是申請「花會」的追加票,還買了兩把エリザベート扇子跟三件「花會」的衣服,還好有事先申請,現在都賣光了。這一天的出待小花也是趕著離開,有收信沒有簽名。千秋樂那天的入待,馬上穿起新買的「花會」衣服等入待,今天第一件好消息是エリザベート明年要全國巡演6月到10月,今年錯過的朋友,明年千萬不要再錯過啦,歡迎加入「花會」喔星爺有送小花一隻エリザ鴨(是這一天送嗎?還是前一天?)(註6),日飯還對小花說,洗澡時可以用喔。然後大家就在討論沒有裝攝影機吧?!啊!太可惜了,竟然沒有裝,如果要裝記得要裝防水的,大家果然都……,入待結束後,又一起吃飯聊天,老闆娘還特地記起我們4個人的名字,下次有機會再去考考老闆娘還記不記得。千秋樂的出待是在帝國劇場的2樓,目測大約500人,女王向在場的會員一一收信並問候感謝,到我的時候,就對我說:明天要回台灣了嗎?揪感心~~已經記得我了),有向女王稟報:是阿,要回台灣了,會一直支持她,明年還會再來日本。星爺、痞大還有L三個人是一起的,她們說太緊張了。後來看到她們跟小花握手,我又走回去也跟著握手,太好了又握到手了,這次來總共握到兩次手了。要回去時,竟然又看到那一位名古屋的粉絲,有聽她說不能來看千秋的表演,因為要上班工作,但是她還是下班從名古屋趕來出待,小花的魅力果然驚人。就這樣結束了日本的旅程,隔天一早就回台灣了,這如夢似幻的九天出入待,真是美好的回憶。

=======

非常感謝錢同學,努力擠出這些回憶來….

註1 : 馬內甲桑有學過簡單的中文,但很不輪轉….請不要用中文跟她聊天,她會花轟,別逼她了XDD。

註2 : 錢同學確實是花會FC成員,因為有跟花會申請票,所以馬內甲才會說這些是FC的成員,這跟是不是台灣人沒有關係喔,出待場面一般都會混亂,如果真的來不及把東西交出去,轉交給劇場工作人員也是可以的。

註3 : 都被堵到了還不幫忙…這也太不近人情了,也多虧了你沒有被我這張死魚臉嚇到 XD,看在這份上,就幫妳買吧XD

註4 : 如果當天之後還有蘭乃的演出,小花就會急著離開….

註5 : 因為最後兩天的人潮相當多,所以小花的入待才整個改到樓梯間去,所以之後有去看戲的各位,可以試著跟在那邊排隊的阿姨姐姐們稍微問一下 (如果不清楚出入待在哪的話)

註6 : 前一天,不是千秋。

6736526216541878762_n

借用2015金句,大家明年要來看唷~~~~

[出入待報告]龜醬之東京Elisabeth出待的奇幻(花癡)旅程-下篇

作者 : KAME醬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很快地來到隔天的入待 ((也才隔天XDDD

(由於某龜第一次在炎炎夏日去東京完全無法理解世界地圖把日本畫在台灣靠北邊是真的假的…嚴重懷疑根本是花錢去中暑= =)
一樣是透過阿星同學的遠端定位 (感覺某龜很像新款掃地機器人?!) 來到帝劇樂屋口,
某龜絕對不會承認一旦無法從帝劇一樓正門進去下B1就根本不知道怎麼辦的路痴啊哈哈哈XDD
當天其實是準備搭夜巴往大阪,所以check out完半小時內拖著一卡28吋行李箱衝地鐵再找到大型置物櫃再順利抵達目的地,只能說…
「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而入待亦然。」by KAME醬 (?
是說昨天出待初體驗後,想起好一陣子前有幸參與了 小花飯的聚會還有合照,
努力翻找那石器時代(不對) 阿星同學曾給我留念的檔案,google確認附近超商是否有相片沖洗服務後立馬頂著充滿味噌湯的龜肚(噁)衝到超商,
嚕了一張出來後好好地用也是超商萬能買到的信封袋裝好,整個跟日本超商越來越熟了是怎樣?! 這故事告訴我們,想更進一步體驗日本日常生活?
就是什麼都不要準備地去日本出入待 (才怪XDDD
相較出待的人聲鼎沸,入待就相對氣質許多(?) 少少的人們各自沿著不影響走道及店家的區域各自排隊;
偶有小聲交談,但大多是各自靜靜地站著,時而往手中的袋子探頭再次確認要送給各自偶像的卡片禮物嫁妝房地(誤)是否備齊,
某龜也就乖乖地確認正對樂屋口隔壁的樓梯,方方正正不偏不倚,就是不小心嚕出去完全不會卡門地…摔下樓梯XDDD
此時,右手邊已有兩位男士等候,估計也是等小花的,右前方樂屋口旁也有三四位女士,印象中對面樓梯出來的旁邊也有一兩位 (吧?
不久後昨天一起花枝亂顫的 Jさん也來報到定位在某龜左側,稍稍提起合照的事情後,再來一位清秀短髮少女默默地待在最左側;
偷偷瞄到居然自備硬墊板夾著信紙寫卡片! 專業到讓某龜很想跟她點兩份臭臭鍋外加一盤滷鴨血 (不對XD
就這樣很明顯地就是某龜在拖時間騙錢因為 小花真的還沒來嘛!!!
剛喊完就有工作人員從樂屋口冒出來,專業的Jさん提示著某龜代表 小花來了,就是會從樓梯走下來像觀音罵那樣 (誤
是說緊張歸緊張,但感覺是在等待一件有趣的事情發生 😛
然後 小花就下樓梯要進來了 (是在平淡啥XDDD
剛提到某龜就站在面對樓梯口的正中央,外加左側的Jさん一起剛好填滿整個門 (感覺怪怪的?
一樣地 小花先回應了一開始就先喊聲的Jさん後,某龜就用一個…歪腰郵筒的POSE (無誤) 向 小花say hello
得到招牌笑容後,小花先從最左側那位清秀短髮少女面試起 (欸XDD
只見少女羞赧地遞上卡片換來一聲「ありがとう」後,少女繼續羞澀輕聲請 小花伸出手,就是真的很輕聲到我快黏上去了這樣XD
小花的手很瘦很白,手指莫名的長這比例有點妙 (欸) 但比起 小花的手,那位少女的手根本是內心戲奔騰了我想…
就這樣確認 小花伸出手後,自己伸手往袋子裡摸半天,然後
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到我要不要幫妳叫救護車啊同學這應該是帕金森耶!!! ((驚恐
幸好小禮物平安無事地降落在 小花手上,頓時想幫少女歡呼一下妳成功了妳出運了!!!!!!!!! XDDD
小花一臉包的還是賣玉蘭花地驚呼窩在她手掌上的小招財貓: 「わ~ありがとうーかわいい!」(哇~ 謝謝~很可愛!)
隨後將手位移到某龜和Jさん面前問道: 「これ、you know this?」(知道這是啥嗎?)
Jさん下意識地舉起手學起招財貓的姿勢,某龜只是點點頭…
「招き猫、lucky…(沒聽清楚)」(這是招財貓,可以帶來幸運之類的) 小花接著說明後,再回過身去向少女道謝並收下禮物,然後少女就涅槃了我們就別多著墨 (欸XDD
(以下順序可能有錯置,但確定是百分百發生在入待現場沒錯)
同樣收下Jさん的禮物後,熱心的Jさん努力地用英文短句夾雜日文單字延續話題,某龜也就順水推舟地來個不負責破爛翻譯 (喂
提到昨天(8/7)是「花の日」,也剛好是某龜第一次等到 小花的出待,很幸運很開心,所以把握機會又來入待blabla
然後 小花就一邊跟著Jさん努力說話的節奏點頭,再轉頭看著某龜亂講話(X) 補充說明&完成句子(O)
這畫面其實蠻好笑的XDDD
輪到某龜依舊是兩袖清風地遞上卡片: 「また会うよね!」(又見面了XD)
「はい!」(yes!) 依舊是彎彎雙眼的 小花回答著。
此時,某龜繼續交出第二份小禮物,也就是那張“痴漢注意”(X) 聚會(O) 的合照,向 小花介紹不管是有印象或是沒印象,
但大家都對 小花很有想像 (啥?) 的台灣飯XDD
熱心Jさん依舊很努力地說明著合照的原委,就是大家在Pさん家辦了一個慶祝 小花生日的…
小花: 「パーティー?」
Jさん: 「Yes! Party!」
某龜: 「花のパーティーよ!花ちゃんがいないのに」(小花趴喔! 雖然小花不在XDD)
小花噗哧一笑,但指著照片裏頭大家拿著有 小花的雜誌意指她在啦其實 (欸
接著Jさん繼續一個個點名照片裏頭的人員名字,連歐杯也是一份子喔 (摸頭
過程中其實就是重複上述的模式,認真說起來某龜就是半幫Jさん翻譯半接話說自己想表達的,真認真聽其實多少都有double到;
而Jさん真的真的很積極也很努力地要表達大家的支持,真的太可愛到,小花突然發笑地打斷說:
「はい、大丈夫だよ!こち…(比了比某龜)」(沒關係的,這隻會日文之類的意思) 
一行人完全無法克制地大爆笑XDDDDD
吐槽人於無形耶尼好壞壞喔小花 (欸) 連同剛剛一度要帕金森的少女都笑開懷了輕鬆不少,台灣飯其實都是去作功德的是吧? (沒禮貌XD
好的,盡忠職守地某龜跟 小花提到照片中的阿星同學、Pさん還有Lさん會再來看千秋樂,請 小花好好加油之類的,
同時也提到今天是某龜最後一天待在東京,接著要往大阪去了 (噴淚
花:「You two, together?」(你們倆一起行動回台灣/去大阪?)
龜:「いいえ、私だけで行きます。Jさんが残ります。」(No, 只有某龜去,Jさん會待在東京。)
花:「今日の公演は?見ますか?」(那今天的公演兩位都看嗎?)
龜:「いいえ、Jさんだけですよ。チケットはもうないです。」(No, 只有Jさん而已,已經沒票了說。)
龜:「残念ですね!すいませんー(北七失落貌)(殘念了~ 歹勢啦~~~) <– 啦屁啊XDDD
小花一邊笑一邊揮揮手說「いえいえ」(不不不),整個樂屋口都感染到閒話家常的歡樂氛圍是否該來泡個茶 (欸XDDD
某龜就自以為樂觀積極超正面思考地接話:「またチャンスあれば来ますよ!」(未來還有機會的話還會再來的啊!)
天曉得那位 伊莉花就這樣點點頭回應:
「うん、そうね、来年ですね!」(嗯! 嘛係捏,還有明年捏!)
尬的窩的媽媽咪啊尼真的不能當房東啊不然我怕我失手直接繳一年份的房租啊這是什麼ORDER啦?!!!!!!!!
小花尼這樣某龜是不是要問問看公司薪轉戶能不能改到海外直接讓妳收了?! (崩潰
就這樣,小花經典名句2015版,正式出爐~ (自己講
然後某龜居然還在那邊給了一個自以為已經中了威力彩等著明年貸切的自信挑眉加手勢:「はい!来年だね!」(嘿咩~ 明年呦~)
再這樣唬爛下去我怕哪天卡片裡頭附上某龜金融卡還備註密碼都有可能… (眼神死
繼續用花枝亂顫地笑容揮揮手,結束入待初體驗,房東(誤) 小花繼續移動到下一位收租去了XDD
突然不知道是想起什麼,小花再回過頭來對Jさん說了幾個英文單字後繼續收租,而後來的幾位 花飯秉持著害羞低調的作風,所以整個速度頗快,
轉眼間其實 小花已經要轉身進到樂屋口了;而當時某龜夾在兩位的對話與手勢之間,繼續很北七地左右轉頭看著兩位,
然後就對Jさん開玩笑且不小聲地:「What?」其實就是單純愛鬧這樣XDD
沒想到身後傳來一聲熟悉,但多了調皮感的聲音重覆道: 「What~~~?」
回過頭看,縱使依舊包得像賣玉蘭花 (是要講幾次?!) 但會說話的眼神透漏著…
就是那個不想上法文課的西西在調皮啊啊啊啊啊尼過來KAME老師教妳拼寫單字 “WHAT” 啦!!!!!!!!! (鼻血滿地
此時此刻,樂屋口方圓百里(也沒那麼大啦其實) 不管是哪方人馬完全沒啥顧忌地開懷大笑,和樂融融到不行啊窩的媽呀一起去午餐算了XD
再次揮揮手道別,這次是真~的為入待初體驗畫下…感覺還是蠻北七的句點了 (飽足
向左右鄰居點點頭揮揮手後,Jさん主動跟那位帕金森(X) 短髮清秀(O) 少女搭話,是個來自名古屋的姑娘;
同時也主動問道我們是來自哪裡,依舊是聽到”台灣”二字給予很溫暖的回應,真~的很棒!
問到某龜日文哪裡學的,除了大學必選修上了點基礎外… 其他就…
「宝塚だよね!」名古屋姑娘接話。
寶塚妳怎麼那麼好用啦完全不用解釋太多不管答案是不是你都可以耶XDDDDDDDD
以上! 記得嘿! “来年ね!” (被拖走XDD
6736526216541878762_2
===============================================================
出入待真的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如果看完劇只是心情隨之起伏
那個再配上出入待之後就根本是神魂顛倒…忘了偶是誰~~~~((我是說,忘了自己是誰~~~))
上圖的Elisabeth鴨,並不是在說小花是隻鴨子 (誰? 誰剛剛自己看到圖片這樣想的….!!)
而是之前小花在BLOG上提過說她收到過這麼一隻鴨 : [小花Blog]2015-05-16 兩位伊莉莎白
這是一個以鴨子為發想的集體藝術創作,之前在德國跟英國都有展出,除了Elisabeth鴨之外,還有愛因斯坦鴨…上圖這幅Elisabeth鴨的原作是壓克力畫。 (俗在訴很抱歉,偶沒有把網頁的聯結留下來,下回有看到再補上來)
圖片是偶弄的,偶是阿星我自首…但是要劈請劈KAME醬~~~她有殼~~~((推推推~~~~~))
KAME醬,妳明年要是不多看個幾場…..妳就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