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專訪-寶塚百年]宝塚歌劇 華麗なる100年一路真輝×花總まり对谈—「エリサベート」で築いた絆

「エリサベート」で築いた絆

令人緊張的gala concert

一路:和hana在2012年年底的[伊莉莎白 special gala concert]中時隔十六年再次合作,從那之後就會偶爾聯繫。我退團之後幾乎都沒怎麼見面呢。

花總:嗯,真的是好久不見了。一開始接到gala concert的消息後,以為是令人懷念的成員聚集在一起做簡單的演出,但實際上服裝,妝面都和正式的演出一樣呢。

一路:我覺得我沉醉在了小池修一郎老師的魔法之中。我從來沒想過能夠再次飾演男役,化上死神的妝面,穿上死神的服裝站在舞臺中央,在拉開幕布之前我一直都非常不安。

花總:最初,演出人員集合的時候,排練場洋溢著一股不可思議的氣氛啊。

一路:演出人員幾乎都在寶塚退團後從事女優工作,或者成為普通主婦。在這之中只有轟悠桑還是真真正正的現役男役,所以一開始的排練音就飄了(笑)。

這種違和感也非常有趣。

花總:也無法預料之後能展現出怎樣的concert。大家經過一個月的排練,感覺都漸漸回想起了現役時代。

一路:只要稍微排練一下,歌詞就自然的從口中唱出,死神的角色也幾乎都記起來了。我雖然只參加了東京和大阪各三天的公演,這已經是我的極限。聲音都有些沙啞了。男役的發聲方式和平時女優的發聲完全不同,也許是勉強了身體中的哪個部分吧。

花總:哎,我完全沒有這樣的感覺。從聽到第一個音開始,我就受到了很大的震撼,想著[啊,是這個聲音]。大家也都紛紛表示[一路桑,聲音完全沒有改變,好厲害]。

一路:也沒有做什麼特別的訓練讓自己回到低音。順其自然的感覺吧。

花總:不僅僅是我,相信客席的觀眾們也有相同的感受吧。日本首演[伊莉莎白]的成員時隔十六年再次齊聚一堂,特別是在gala concert的初日,彌漫著獨特的緊張氣氛呢。

一路:我至今都還記得,在寶塚首演[伊莉莎白]的初日,客席的緊張感。前期宣傳非常的宏大,但也不知道會演繹出怎樣的作品,與這樣的期待相反,因為並不是一貫的寶塚風格,到處都彌漫著不知如何的不安感。

花總:出演者也好,觀眾們也好內心都是不安與期待並存。欣賞的時候也是惴惴不安吧。

一路:維也納的話題音樂劇在日本首次上演,演劇界音樂劇界都投來了關注的目光,雖然感到非常高興,但是在上演前也受到了很多批判呢。

花總:特別是我,因為我演唱很薄弱,對於歌聲的批判有很多。

一路:寶塚的娘役,當時除了安琪莉這個角色,幾乎沒有一人演唱三分鐘以上的曲子,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而這次寶塚上演的是通篇演唱的正牌音樂劇,的確是非常辛苦。

花總:雖然是一路桑的退團公演,卻沒有細細品味的時間,每天都要竭盡全力。

一路:我也是如此。雖然是自己的退團公演,卻連泛起馬上就無法和這些成員在一起的情緒的時間都沒有。沒有那種[因為是退團公演就進行享受吧]的喘息機會, 雪組全員都為了掌握自己的角色拼盡了全力。現在想來這的確是具有我風格的退團公演啊。說起來也有些不好意思,這部作品中大家目送我離開的場景有很多呢。

TOP控比的誕生秘話

花總:一路桑還記得我們最初合作時候的事情嗎。

一路:是1994年的「二人だけの戦場」吧

花總:我在組替到雪組之前,作為星組生參加了1993年寶塚大劇場的落成首演[PARFUM DE PARIS],一路桑特別出演了這部作品。那時我有幸和一路桑合作跳了dute dance。

一路:是這樣啊。我想起來了。小原稔老師的作品。

花總:能和一直憧憬的一路桑一起跳舞我真的很高興,很高興,那時候的情景還鮮明的印在腦子裏。

一路:非常遺憾小原老師在我1993年成為雪組TOP的次年就去世了。而老師留給我的財產就是花總まり。Hana從那時候開始就是男役們渴望的相手,小原 老師一直都表示[一路和花總能取得很好的平衡,我想看到兩個人站在一起的樣子],正因為如此我才能順利的迎接hana的到來。但是,因為hana很年輕我 也有擔心的地方。組替到雪組,在紫とも桑退團的第二年就就任TOP娘役,精神上壓力很大吧。

花總:和一路桑組成控比的時候我還只有研四。

一路:我是真的很擔心hana,在「二人だけの戦場」的排練中,我問了好幾次[沒關係嗎,有沒有什麼困擾的地方]。Hana總是從容不迫地回答我[本以為會更辛苦的],我就想[這人真是堅強啊]。

花總:我竟然說過這麼不可愛的話,難以置信啊。

一路:嗯,我記得很清楚。在那次公演的排練中,hana不是有一次中途就跑回去了,所以我是真的很擔心你。

花總:不好意思讓你擔心了。那時候我怎麼都做不到,非常的不甘心……

一路:是啊,hana不是那種動不動就愛哭鬼的類型,有做不到的事情就會把不甘心的情緒記在腦海裏堅強地繼續努力。所以我才會放心 [雖然很年輕,我可以把TOP娘役交給這樣的她]。在逆境中反而能感受到堅強,我覺得非常厲害。所謂TOP控比只有兩個人一起支撐才能凸顯價值。我缺失的 部分,hana卻擁有很多,我真的很高興,接下來也希望能合作創造出更多的作品,這是我當時真實的心情。

花總:能夠聽到這樣的話,我真的很開心。為了跟隨一路桑我其實已經拼盡全力了。和一路桑合作以來,我印象最深的作品是[あかねさす紫の花]。額田女王真的是一個很有魅力的角色,在作品中能夠扮演成熟的女性也非常有趣。

一路:[あかねさす紫の花]這部作品我也很喜歡。額田女王是那個被兩個男人深愛的角色吧。能夠飾演這個角色的娘役,從很多層面上來說不集齊條件是無法完成的。Hana非常的有氣質和角色也是很匹配呢。

花總:和一路桑合作的作品中,每一部都是大作,描繪女性魅力的作品也非常多。當然我也曾為角色的塑造感到很苦惱。但是和作品一起,我感到作為娘役的自己也在不斷成長,所以更要加油。

一路:[雪之丞變化]裏的浪路,[JFK]裏的賈桂琳,都是很優秀的角色。娘役具有魅力,其實就代表了作品的優秀。我覺得自己遇到了好的相手和好的作品, 是一個非常幸福的TOP。然後,hana作為寶塚的娘役跟隨在男役身邊的同時,作為娘役也展現了擔當主角的一面。遙くらら桑也有這樣的一面,但我覺得 hana改變了寶塚娘役的歷史。讓我打定主意的是[伊莉莎白]。如果沒有hana,說不定我會在寶塚時期扮演伊莉莎白這個角色。

花總:我倒是很想看看這樣的光景呢。

一路:但因為是退團公演,我無論如何都想飾演男役。於是小池老師前往維也納交涉[那麼能不能改編成死神為主角的形式呢]。

花總:歌劇團和小池老師,相信那時候也擔心讓我扮演伊莉莎白之後演唱的問題吧。

一路:但是伊莉莎白這個角色,比起優秀的歌唱實力,第一要素就是優雅和美貌。當時在寶塚能夠飾演伊莉莎白的,我覺得只有hana。

花總:我完全沉浸在這樣一個重要的角色中,在finale跳舞的時候,才能稍稍放開緊張感,每次都會湧起寂寞的情緒想著[這是一路桑的退團公演啊]。因此希望不是作為角色,而是作為花總まり,把和一路桑一起的時間深深刻在心中。

一路:hana當時還很年輕,卻要將伊莉莎白從少女時代扮演到老年時代,相信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但是我認為正是有了跨越那道屏障的經驗,才有了如今的 hana。這點我也是一樣,自己能夠完美的沉浸在作品之中這也是一個奇跡。接著被稱為奇蹟中的奇蹟的寶塚代表作[伊莉莎白]就誕生了。今後,我們兩人如果 能站在一個舞臺上會很有趣吧。但是我只要和hana合作不自覺就會變成男役。同樣作為女優和hana共演無法想像啊(笑)。

花總:我也是這樣。一路桑一直都是我憧憬的男役。

一路:但是我也想合作看看。Hana之後會在擔任小池老師劇本導演的[Lady Bess]中出演主角,我從寶塚退團之後也和小池老師的作品很有緣分,感受到了從[伊莉莎白]開始的羈絆。

花總:作為TOP娘役最初能和一路桑組成控比真的非常幸福。正是在一路桑和雪組的夥伴們,編劇老師和各位工作人員,還有fan們溫柔的包圍下,我才能作為娘役不斷成長。

一路:寶塚的生徒和觀眾和工作人員都像家人一樣羈絆在一起。我覺得這樣的劇團在世界上也是獨一無二的。所以我希望寶塚能夠迎來100周年,200周年,將這個充滿愛的家族圈不斷發展壯大。

=================================================

非常謝謝論壇上的原PO同意轉載並稍作編排

文章來源 :  http://www.hoshikuzuclub.com/thread-2520-1-1.html

原作者ID : Leave

摘自 : 宝塚歌劇 華麗なる100年一路真輝×花總まり对谈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