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壮一帆 x 朝海ひかる 特別對談

壮一帆 x 朝海ひかる 特別對談

0025IVdRzy6JKL0vZVQ1e-2

壯:比起花組時代,可能還是聊聊我們一起在雪組的故事比較好吧?因為KOMU桑可能都不記得我在花組的樣子了(笑)。

朝海:不,我記得很清楚呦。你和RANTOMU(蘭壽)是同期對吧?

壯:對。

朝海:RANTOMU那時候就很耀眼。如果說RANTOMU是太陽,那ERITAN(壯)給人的印象就是月亮。我那時候心想,我們這兒有個美人兒呢。

壯:什麼嘛?!這話絕對是為這個對談編出來的吧!

朝海:才不是(笑)。那是我對你最開始的印象。

壯:我對KOMU桑最深的印象是新人公演。

朝海:難道說是巴德?

壯:對!《HOW TO SUCCEED》裡的巴德。人明明那麼可愛,演戲卻那麼犀利。

朝海:啊哈哈(笑)。

壯:你那時候的聲音,念白的語氣,我全都記得哦!

朝海:那時候擔任導演的荻田老師也是,到現在還能學我那個樣子。我演得真的有那麼奇怪嗎?到現在我反而回過來反省了。

壯:不不,現在還讓人印象深刻,說明你很厲害,那時候你只有研六呀。

朝海:ERITAN是研一吧……我們的學年差原來有那麼大呀。

壯:嗯,代溝。

朝海:(笑)。寶塚我演過的作品中,《HOW TO》能排進最喜歡的前5位,編舞還請的是百老匯的人,我們感受到了原版的氣息。

壯:我也超喜歡!謝幕的歌什麼的,我每次都去看呢~!

朝海:你就算上台來演,也一點不奇怪呢。

壯:我那時候可是研一啊!所以胸前貼個美元符號跳大腿舞。但是我們在正劇的《BROTHERHOOD OF MAN》那段出場了,誠惶誠恐地在TAMO桑(愛華)的身後跳舞呢。

朝海:錄像都拍到了!

壯:是啊。因為是外國的老師,所以根本不管誰是誰,看到誰就拉過來隨手戳那兒了……我那會兒連西裝都不會穿呢(笑)。還有在《COFFEE BREAK》那場,我們幫在桌子上跳舞的大家扶桌腳。

朝海:我也做了那事!新人公演的時候。我在第二幕演巴德,第一幕就是機動隊了。

壯:群眾演員吧。

朝海:群眾演員!好懷念啊!

壯:說起KOMU桑的話,還有《失樂園》的新人公演!怎麼說呢……KOMU桑的舞台姿,讓我印象很深刻。你跟TOSHIKO桑(鈴懸三由岐)合唱的“湯姆索亞~”,我特別喜歡!

朝海:真好啊~。我在寶塚最後的DINNER SHOW上唱了,可是大多數人都是“誒,這什麼歌”的狀態(笑)。

壯:選得太深了。不過沒關係,我和蘭壽都知道。

朝海:(笑)。想來,ERITAN一直以來都很努力呢。你現在研幾了?

壯:4月就研19了。KOMU桑那會兒早就退團了吧?

朝海:我是研16退團的。

壯:好厲害!

朝海:什麼啊,到底是誰厲害,是你厲害呀!

壯:啊,是嗎。

朝海:(笑)。在我已經退團的年級上,你還在這樣奮鬥著……我都開始敬佩ERITAN了(笑)

壯:我被敬佩了!

朝海:你長大了。

壯:在KOMU桑的身邊成長,終於……

朝海:從一個群眾演員,到現在如此出息,真是欣慰極了(笑)。

=================================================

0025IVdRzy6JCQKA49Vb7-2
朝海:我在花組演完《THAT’S REVUE》的大劇場,最後演了BALLHALL的《藍天鵝》,就去了宙組……

壯:從這之後是一段空檔,我們再相遇,是在雪組的《愛燃》吧?

朝海:ERITAN成了新人公演的主演呢。

壯:那時候,你有件事兒我印象很深。

朝海:什麼什麼,我做了什麼?

壯:新人公演結束以後,KOMU桑對我說了一句話:“可能你已經聽過一百萬個人對你說了:太棒了!”這比其他任何感想都深深在我腦海里迴盪。

朝海:我真是太失禮了(笑)。

壯:一點都不失禮,我可高興啦!花組時代我們都沒有什麼機會說話,這不是你第一次正式和我相識,對我說話嗎?

朝海:哪有啊(笑)。但是真的是太棒了呀。連中國戲的服裝也跟ERITAN的氣質那麼襯。那是一場兼具了實力與美的新人公演啊。

壯:誒誒誒~~!!!

朝海:真的。一點點擔心都不讓人有,能安安心心地看下去。

壯:在大劇場新人公演的時候,我還完全不知道舞台的可怕之處。只有那一場公演,從頭到尾,我一點都沒有緊張。

朝海:你在雪組的舞台上完成了一個鮮明的亮相。從此我們就認識了。

壯:是從你成為TOP之後。我有幸跟你演了很多對手戲,演了兩次你的哥哥呢。

朝海:是啊!

壯:在《創國》和《巴黎羅曼史》裡。但是為什麼我是哥哥呢……(笑)。大概是因為KOMU桑長得太年輕了。

朝海:不,是ERITAN比較穩重。

壯:是嗎……說到對手戲,還有《那一日的夢》。

朝海:是哦~!還有《凡爾賽玫瑰》裡,你是……菲爾遜?

壯:……沒演過。

朝海:啊,那就是差不多的角色(笑)。

壯:“我退出……”

朝海:傑羅德!

壯:從都是貴族這個角度來說,也算對了吧(笑)。KOMU桑的奧斯卡可愛死了!……雖然我這麼說有點失禮吧。

朝海:沒有沒有。

壯:以前你在TCA裡出的時候,我就想,這個奧斯卡怎麼像個洋娃娃一樣!你能在大劇場公演裡出演奧斯卡,我太高興了!我還能跟你搭戲。我能享受演戲,是多虧了KOMU桑,是你教會我,演戲是怎樣一回事。

朝海:別啊……太不好意思了。

壯:KOMU桑每一次演法都不一樣,“今天她又要怎麼演呢?”……這麼說很失禮,不過作為下級生,跟KOMU桑搭戲真的很愉快。

朝海:被你這麼說我真高興。

壯:你跟我這樣沒有實力默默無聞的人搭戲呢。

朝海:才不是這樣的吧

壯:都是多虧你照顧我啊。一直以來我都很無禮。

朝海:你從來也沒有做過無禮的事哦,ERITAN。

壯:每次我向你道歉,KOMU桑一定都會說:“沒事兒沒事兒”。我記得很清楚,即使是成了TOP以後,KOMU桑每當念錯台詞,都肯定會跟對方道歉,哪怕人家是下級生。我都心想,這地方換我也一定會念錯啊!雖說作為一個舞台人來說,這樣做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但實際上要做到卻並不容易。

朝海:哪裡哪裡。我老是念錯很多,給大家添麻煩了。不道歉我都無顏以對了(笑)。當我站在頂端的時候,每天都處在一種在網繩上攀爬的狀態,全靠身邊的人們支撐著我。所以以我的立場不得不這樣做呢。況且,這是一種與同伴們一同創作作品的心態,跟學年大小沒有關係。這一點我現在參演舞台作品的時候也是一樣的。

壯:KOMU桑是我第一個從披露目一直跟到退團的TOP。

朝海:我好像只有YAN桑(安壽)。

壯:只要一組替就會這樣吧。

朝海:所以如果能從披露一直跟到退團,會很高興呢。

壯:對!可以跟別人說,這位TOP桑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

朝海:確實!(笑)

壯:真高興讓我跟到底的人是KOMU桑。

=================================================

0025IVdRzy6JCQLzY8a42-2
朝海:我在雪組參加的第一場演出是《心中•戀之大和路》。我和ERITAN都是,一來雪組就開始演日本戲和中國戲呢。

壯:是呀。一開始好震驚啊,大家都太牛了。不管是對招式的記憶,還是動作的范兒。

朝海:大家都好完美呀。

壯:我是怎麼也記不住那一招一式,簡直要恐慌了。

朝海:因為在花組基本上沒演過日本戲。我就這樣突然被扔進了《心中》的世界裡。我是從東京公演加入的,一走進排練廳,頓時覺得大家就是角色本尊的感覺。

壯:要哭了~就是這種感覺~

朝海:這裡是明治座吧?再不然就是演舞場吧?再仔細一想,大家還都是下級生哪。就連最下級生的MAYUMI(麻樹),看著都像是明治座的人呢。

壯:這一點無論是當年還是現在都一樣(笑)。真的是聚集了優秀演員的演出呢。

朝海:我就連風月場所瞎胡鬧的場景,都不知道該怎麼演。我合著藝伎的舞步一直拍手,結果被導演谷正純老師說:“你倒是動動啊”(笑)。我連隨便說點什麼都說不出來。有時候大概是忽然High了,做動作的時候不知不覺就兩手揮舞起來動作很大——糟糕,這成外國人了!稍微一不注意就變成這樣了(笑)。

壯:嗯嗯(笑)。

朝海:有覺得雪組的和物在變得越來越少,但是ERITAN成為TOP以後,和物好像又復活了。

壯:是哦。儘管一度有所減少也沒有影響,不管是表演能力還是連下級生都能出聲這點,並沒有改變。到底是一脈相承啊。

朝海:傳統如今被繼承了下來,我就安心了。沒有在我那一代失傳,真是太好了。

壯:沒關係的啦!

朝海:即使一個組的風格會根據不同的TOP STAR而改變,但是被稱為“和物的雪組”的這一部分,是我們希望一直保留下去的,所以都不希望它在自己這一代被毀掉,對吧?

壯:是的。

朝海:現在傳統與下一個時代連接起來了,太好了。

壯:你這樣說我很榮幸。

=================================================

0025IVdRzy6JCQMAvBtef-2
壯:說到100周年,活動可真多啊。

朝海:光是看到參加四月紀念典禮的出演者名單,就覺得太了不得了。

壯:說起來,我們現役還是最下級生,大概會變成最小的(笑)。

朝海:我也還是“穿尿不濕的小嬰兒”呦。

壯:那我還在肚子裡呢……(笑)。一百周年嘛。

朝海:去年參演的《DREAM A DREAM》裡,也有那麼多傑出的前輩。那次的劇後TALK SHOW裡,從鳳蘭桑開始按學年順序依次坐下,我坐在最末看過去,只見歷代TOP的面容集結在了一起。而我看到自己在其中的一端,感覺TOP們仿佛由點連成了線。當大家朝我這邊看過來的時候,我感概之極,感動到流淚。從第一期生前輩開始的功績,一點一點連成了線的這一百年,這份歷史是多麼厚重。如今我再一次真實地感受到,自己也參與其中的感動。

壯:繼承至今的,是往昔的無盡寶藏。正因如此,如今我們也思考著作為現役,能給下一個世代留下些什麼。而這樣的思考並不限於一百周年,我想不管在哪個時代,大家都是留下了各自強烈的心願振翅離巢的。我也想這樣。

=================================================

朝海:久違再見ERITAN的演出,是在《凡爾賽》,你真的很出色。

0025IVdRzy6JKKXmCOW2e-2

壯:你在說什麼啊(笑)。

朝海:雖然只是披露目公演,卻一點都不勉強,你穩穩地背負起了TOP的責任,真的太棒了。

壯:哪裡哪裡……但是,在第一個秀作品《CONGRATULATIONS 寶塚!!》裡,當我站在中心的時候還是非常地不安。KOMU桑你初日一開幕就來看我了。我不假思索地在短信裡說:“請給我提提意見!”,你回信說:“短信裡說不清楚”(笑)。結果你在電話裡給我講了將近一個鐘頭……

朝海:哪裡哪裡。

壯:那一次,你給我講了成了TOP以後必須要知道的事情,對現在的我來說很必要的事情等等,講的很具體,而且飽含著關心。如今能夠和一直相伴的KOMU桑去談一個完全不同的領域,我很榮幸很幸福。

朝海:有很多事情,到底還是一定要站在那個位置上才會明白啊。能跟你說這些事情,我才是很高興呢。我還告訴了一起去觀劇的CHIKA醬(水夏希)

壯:MIZU桑也來觀劇了呢。那通電話真是我的救命稻草。

朝海:ERITAN跟我一起待了很長時間,跟CHIKA醬是一起在花組吧?我們兩個人是一直看著ERITAN走過來的,所以會有話可說。我們能成為這樣的關係真好。

壯:哎呀,真的好高興……

朝海:如今見到這麼出色的ERITAN,我有種像你父母兄弟一樣的心情。

壯:因為我盡演你哥哥了(笑)。

朝海:我為哥哥變得這麼出色而感動,也為你成了雪組TOP而高興。守護傳統當然是很重要的,我們說了很多嚴肅的話題,但是在這裡,希望ERITAN能放鬆手腳,快快樂樂地渡過之後的每一天。務必要保重身體!

壯:好。

朝海:千萬不要受傷啊。

壯:好的,媽媽!

朝海:不得了哦,媽媽擔心的事情太多了(笑)。好啦要順利地畢業,到這邊的世界來呦。

壯:總算,要出生了(笑)。

朝海:每天都要高高興興的,努力的時候也要把元氣當做座右銘哦。

壯:是。你像親人一樣守護我,對我來說是何等的榮幸啊……能夠有一個人,讓我在平常與自己的戰鬥中緩和下來,這真是一個奇跡。能再次自己站起來,引領組員,並且能夠開心地做到這些就好了。我會盡自己的努力,然後獲得新生。到那個時候,我再和KOMU桑聊聊那邊才說的事情。

朝海:是這樣呢(笑)。

壯:即使是在你給我這個訊息的這一瞬間,我已經得到了夠一生受用的能量。

朝海:哪裡哪裡哪裡。

壯:今天真的謝謝你了!

朝海:不用謝。我也要謝謝你。

===================================================

轉發自微博 ID : 小Q_金鱼癌求管家  LINK  ,感謝同意轉發~~非常謝謝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