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淑美][Second Stage] 為唱而生-Interview with Shukubi Yo (之二)

反對女兒步入演藝圈的父母,寶塚是唯一允許的路

楊老師誕生於台灣華僑之家。母親是神戶出身(也是華僑),打從童年起就開始看寶塚。楊老師在日本的中華學校度過小學生活,之後又在夏威夷度過中學時代,當時看了《歌舞線上[i]》這齣音樂劇,「想走走看這樣的路」的意念愈發強烈。

「我大概從三歲起開始看寶塚。小時候也一直在看劇團四季與東寶的音樂劇。鹿賀丈史[ii]主演的《萬世巨星[iii]》以及之後我在夏威夷看的《歌舞線上》都給予我很大的衝擊,因此在中學畢業後,一回到日本,我就跟母親說『想進演藝圈試試看。』但母親的回答卻是:『演藝圈絕對不行!』不過她也說:『如果你無論如何都想進演藝圈的話,只准去寶塚,其他都不行。』所以我就去考寶塚了。」

據說楊老師的父母本來希望女兒可以朝著業已投入的語言學之路精進,但楊老師從小就喜歡音樂,一直想進音樂大學。因此就去考了雙親唯一允許的寶塚音樂學校,也成功上榜了。

但一開始進入寶塚時,首先在語言上就吃盡了苦頭。對於在夏威夷度過中學時代、連在日本也都唸美國學校的楊老師而言,日文才是最困難的地方。而且在此之前,不論在家裡還是學校,溝通的語言並不只限於日文,還夾雜著中文及英文。然而在寶塚,所有事情都非得好好用日文表達不可。

        「我當時完全無法習慣從頭到尾都講日文這件事。不過不管是同期生還是上級生,都知道我是在非日語的環境下長大的,所以會既嚴厲又仔細地給予指導。例如被問到『如果說烏鴉是白的,那就是白的嗎[iv]?楊同學,烏鴉是什麼顏色?』就算我不假思索地回答『white』(笑),他們還是會等我慢慢地用日文表達。像敬語這類的用法我也全都在寶塚學會的。因為同期生跟上級生都很有耐心地對待我,讓我可以在不緊張的狀況下習慣講日文。」

[i] Chorus Line,百老匯知名音樂劇,描述一群在百老匯追求明星夢的舞者參加甄選會的過程

[ii]日本知名演員,在音樂劇界也相當活躍。

[iii] Jesus Christ Superstar,為知名音樂劇作曲家Andrew Lloyd Webber與知名作詞家Tim Rice合作首度獲得空前成功的音樂劇作品。全劇以搖滾音樂劇的方式呈現耶穌在世上最後七天的人生歷程。

[iv]這裡指的應該是1940年代德國邏輯學家亨佩爾(Carl Gustav Hempel)提出的「烏鴉悖論」,大意是說:我們可以去觀察成千上萬隻烏鴉,然後發現他們都是黑的,進而得出「所有烏鴉都是黑的」這個結論。但這是否就表示「所有不是黑的東西,都不是烏鴉」呢?難道我們每發現一個紅蘋果或是一根黃色的香蕉,就會強化「所有烏鴉都是黑的」這件事嗎?那倒未必。更何況烏鴉其實也有白色的(白子化的烏鴉),難道只因為那烏鴉是白色的,就表示牠不是烏鴉了嗎?因此亨佩爾這個悖論主要是用來強調:邏輯上看起來沒問題的推論,可能無法經過實證經驗的檢視。這個悖論也經常會被轉化為「試證明烏鴉為白色」這類的邏輯問題。

—————以上感謝V的翻譯及補充說明—

不過我想烏鴉是白的這樣的對話…應該是”日本式的特有訓練之一”

然而,也請大家不要再誤會以為只有日本人才可以考寶塚了~~~

唯一的限制就是”語言”而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