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淑美][Second Stage] 為唱而生-Interview with Shukubi Yo (之三)

在嚴格要求下養成舞台人的精神

進入寶塚後,楊老師發現這裡跟自己一路走來的環境完全不同。在美國學校跟上級生也都是互稱名字,但在寶塚就要使用敬語。至於生活方面的嚴格要求也是首次體驗到。

「在當預科生的時候,首次體驗到早晨掃除時水桶內的水,比平時自己的手還要來得溫暖。跟母親提到這件事時,真是嚇了一跳(笑)。但媽媽也說,這在台灣就叫做『當兵』,請抱持同樣的態度好好去做。所以我們這些寶塚人可謂越挫越勇。不管遇到多少事情,都會以『我才不會輸!這算什麼!』的氣魄努力。」

當時長得高的生徒負責打掃玄關。楊老師笑著說:「打掃玄關的人比較容易當上主演男役。」

「比我高2期的上級生一路真輝、高1期的上級生麻路さき都負責打掃玄關。之後就開始分担工作,也就是上級生會指導負責同樣工作的下級生。在掃除上與我分担工作的真琴つばさ、轟悠與稔幸,以及負責分担合唱部分的愛華みれ,大家都變成主演男役了呢。後來我覺得,自己可能具備選角的能力吧(笑)。」

下級生打掃完畢後,直屬的上級生就會檢查。玻璃窗上連一枚指紋都不能留,地板必須一塵不染。而且夏天時據說還有很多毛蟲掉到地板上,那也要撿拾得乾乾淨淨。在玄關打掃時,依照慣例還得負責插花。

「那裡的花呀,開太滿可不行呢。即使玫瑰稍微綻放了一點,就會被罵:『都變成牡丹了!』其他要注意的還有:黃色的花不能用、菊花也絕對不行等等,以往有各式各樣的規矩。我很喜歡火鶴這種夏威夷的花,就問上級生:『插花可以用火鶴嗎』?結果對方馬上回答:『楊同學,在日本我們不認為火鶴是花,可能頂多就是把它當成植物,所以我雖然很能理解你的心情,不過還是選別的花吧。』於是我想,『國家不同,是花還是植物也有差別呢。』的確在華人圈裡,番茄直到現在才被用來做沙拉,以前都跟水果一起上桌呢。」

楊老師的小學時期,在中華學校受的是以儒學為基礎的嚴格教育;一轉眼到了在夏威夷度過的中學時期,「每天都像在開舞會」,受的是有如夏威夷太陽般明朗自由放任的教育;接著,是寶塚。

「Do what Romans in Rome(入鄉隨俗),真的是這樣呢,」楊老師說。特別是嚴格到不行的寶塚。即便如此,楊老師說在嚴格的教育裡,學到了身為舞台人的精神以及為人處世的技巧。

「在寶塚宿舍,下級生要先進浴室,把毛髮全部用膠帶打掃乾淨,晚上8點後上級生才好進去。有一次同期生先進浴室之後,沒有倒垃圾,把垃圾原封不動留在垃圾箱內,結果遭上級生指摘:『你是多想讓人家知道你有在掃地?』一開始是覺得不能讓上級生看到自己散落一地的毛髮,但我發現不只如此,這也包括不能讓人看見上台前的自己。自己有多努力,上台後表現出成果即可,絕不能在舞台上費心說明,更何況是談失敗的理由,這讓我獲益良多。編舞的喜多弘[i]老師也在我畢業時仿照『清、正、美』的語法寫下『誠意、毅力及努力』的字句給我。我到現在都還抱持這樣的原則,簡直就是照著去做。對人對己都保持誠意,好好努力、秉持毅力,我認為這非常重要。這三件事是寶塚教我的。

[i] 寶塚知名編舞家,羽山紀代美老師為其弟子。

—————–以上感謝V的翻譯及補充————-

從跟楊老師簡短的幾次對話中,不難發現老師除了是個熱情的人之外,也同樣的也很誠懇的跟我們說話(就算我跟咖美看起來一臉屁孩樣),而且聲音好溫柔的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