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珠榮導演&花總まり主演的新「卡門」誕生!(20180405)

譯前註:雖然這篇報導刊出的時間是在東京公演即將結束的時候,但因為說明還蠻詳細的,想說應該能讓無緣得見該劇的人也可以了解這個作品的梗概,所以還是翻出來了,請各位大德多多指教~

2018年04月05日22:00
寶塚Journal
OG公演劇評

謝珠榮導演&花總まり主演的新「卡門」誕生!
《ROMALE~貫徹羅姆人生存之道的女人,卡門》上演中!

 

在比才(Georges Bizet)的歌劇等作品中,以「魔性之女」、「致命女性」(femme fatale,註1)形象深植人心的卡門,其故事透過謝珠榮賦予新的光彩;由花總まり飾演卡門,松下優也飾演唐.荷西,連同其他豪華陣容演出的《ROMALE~貫徹羅姆人生存之道的女人,卡門》,在池袋的東京藝術劇場PlayHouse上演中(至4月8日為止)之後4月11日至4月21日會在大阪梅田藝術劇場的Theater DramaCity上演。

音樂劇《ROMALE~貫徹羅姆人生存之道的女人,卡門》主要改編自19世紀梅里美(Prosper Mérimée)的小說《卡門》。卡門在小說與歌劇裡被描繪為自由奔放的魔性之女,但這次導演兼編舞的謝珠榮以獨特視角聚焦於卡門身為羅姆人的驕傲、厭惡束縛的靈魂,以及對命中註定的戀人唐.荷西的愛情,創造出謝珠榮版「真實的卡門」。

【STORY】
1880年左右──法國學者Jean(福井晶一飾),對傳說中的魔性之女「卡門」深感興趣。為了追求卡門的真實面貌,他一直在尋找知曉其生前故事的人,並於過程中遇見了一位老者(團時朗飾)。頑固的老人一開始不願開口,後來在Jean懇切的請求下,斷斷續續開始講起卡門生前的日子。

故事追溯到1830年西班牙的塞維亞。年紀輕輕血氣方剛的青年唐.荷西(松下優也飾),因一時衝動犯下的過錯被迫遠離故鄉,在塞維亞找到重生的機會,為了邁向嶄新人生而入伍從軍。他嚴守紀律、熱心工作,終於爬到伍長的位置。不過某天他遇到了羅姆女工卡門(花總まり飾),瞬間陷入激烈的戀情,人生因此再度轉了個大彎。跟不接受他人指導棋,亦不受世俗規範束縛的卡門生活在一起,荷西自己也脫離了世間的常軌。荷西的上司Zuniga中尉(伊礼彼方飾)、卡門的丈夫Garcia(KENTARO飾)、英國貴族Laurence(太田基裕飾)接連出現,他們都被卡門的魅力所吸引;而只要是卡門有興趣的男人,因愛生妒而抓狂的荷西都會不顧一切將其消滅。雖然他對背棄上帝、一再犯罪的自己感到懊惱,卻無法逃脫想獨佔卡門的想法。然而對卡門來說,最無法忍受的莫過於隨之而來的束縛。在相遇之初就跟對方放話「像我這樣的女人一定會讓你不幸」的卡門,面對耽溺在愛情中逐漸無法自拔的荷西,終於決定要為對方與自己的宿命畫上休止符……

導演兼編舞的謝珠榮對「卡門」的關注,據說可以追溯到1999年由寶塚歌劇團宙組首演、柴田侑宏所寫的作品《激情─荷西與卡門─》。當時她擔任該劇的導演與編舞,對於梅里美(Prosper Mérimée)的原著小說與《激情》中以男性觀點描繪的卡門,一直想以自身的女性觀點重新改寫。這樣的想法持續發酵,創造出在2008年由朝海ひかる主演的《Calli~炎之女卡門》。從那時起過了10年,由於想更深入挖掘卡門的故事,想了解身為羅姆人的她如何受到與生俱來的民族血統影響,因而催生出《ROMALE~貫徹羅姆人生存之道的女人,卡門》。在這部作品中,卡門的形象被進一步神格化,在卡門命中註定愛上唐.荷西、以生命為賭注的姿態裡,注入驚人的浪漫成分。

「這個被稱為吉普賽人的流浪民族,其起源並無定論。他們自稱羅姆人,據說來自北印度,四處流浪的時間超過一千年。他們沒有祖國、到哪都被當成異鄉人虐待、歧視。不過,他們把民族的榮耀藏在內心,生為羅姆人、活是羅姆人,死了也是羅姆人。為了向他們不屈不饒的靈魂致敬,因此稱他們為『Romale』。」

以上是戲一開始,由扮演法國學者Jean的福井晶一所講出的獨白,而這段話就某種意義而言也可視為全劇的象徵。以唐.荷西為首,從這些受卡門吸引的男性身上探索卡門的真實——在這齣戲裡擔任說書人的Jean,毋寧就是謝珠榮的化身。恐怕自1999年與卡門的相遇開始,謝珠榮本人就比誰都受到卡門吸引,而從她眼中映照出卡門美好的真性情,也讓人為之驚嘆。不自由毋寧死的卡門處在羅姆人血統與對荷西的愛情之間,而這窄縫中能走下去的路只有一條,這部作品描繪的正是她葬身在血與愛中的身影。

這是謝珠榮眼中的卡門,跟Jean在不斷重複「到頭來這只是想像而已」、「這是我的假設」時所揭露的「真實的卡門」,理所當然會讓部分觀眾產生違和感。但正因為創作者獨自一人在將近20年的歲月中,一直對卡門這樣的女性魂牽夢縈,經歷種種創造出的「卡門」,其思緒之深才讓人為之動容。這齣作品裡描繪的卡門可謂就是創作者的愛。

如此思考時,也讓人覺得由1999年《激情─荷西與卡門─》中扮演同樣角色的花總まり再度於本劇以卡門身分登場,有如命中註定一般。花總被譽為當代最適合扮演公主的演員。在她演過各式各樣的角色裡,就寶塚時代而言也被認為大放異彩者,正是卡門這個角色。這次謝珠榮版描繪的「真實的卡門」,也最適合像花總這樣擁有扮演公主能力的資質者。不過有一點——雖然完全不是花總本人而是劇本上的問題——就是在歌詞中使用「我(あたし)」作為第一人稱,但有時在台詞部分卻用「偶(あたい)」(註2)取而代之。不過正是《ROMALE~貫徹羅姆人生存之道的女人,卡門》塑造出的卡門形象,才能確實證明花總的存在乃是於理最合。

飾演唐.荷西的松下優也,精采詮釋了這個木訥又死心眼的男性,因沈溺在對卡門的愛意中而墮落的悲哀與急躁。由於作品中描繪許多介於白人男性荷西與羅姆人卡門之間的阻礙,因此與天生的黑髮相比,選擇了在舞台上顯得明亮的髮色。雖然了解不得不這樣做的原因,但還是有格格不入之感;即便這色調突顯了他難得一見的端正姿容,卻仍有值得研究改進的空間。不過作為現代年輕一代的帥氣演員,能給予觀眾如此質樸的印象,這樣的天份真的相當珍貴。看來這也能變成他作為一個演員的重要武器。

此外,圍繞在卡門身邊的男性角色非常豪華這點,也是這次卡司的特徵。例如伊礼彼方就將中尉這個典型的討厭鬼詮釋得相當出色:即使被卡門自信滿溢的魅力所吸引,仍清楚展現對羅姆人的蔑視。而他這番又色又壞的態度,也成為把卡門跟荷西逼到絕境的關鍵。英國貴族Laurence在登場人物中,無論階級還是教養都比其他人高出一籌;太田基裕詮釋這種人的一舉一動可謂相當巧妙。他的疏離感從好的一面來看,也製造了很大的效果。包括松下在內的這三位演員都可視為荷西一角的分身,姑且不論這番安排對演員的負擔為何,但確實會讓人想來劇場一探究竟。

在其他男性演員方面,飾演Garcia的KENTARO以強大的壞勁與舞台氣場脫穎而出,角色詮釋相當稱職。演出敘事老者的團時朗,在為數不多的動作中展現的存在感,不禁讓人感嘆薑果然是老的辣。而對飾演Jean的福井晶一來說,即便要他一人分飾兩角都嫌浪費;雖然本劇對他的安排讓人覺得有點可惜,但正因為這個角色實為導演分身,才需要由他來演。他的獨唱具有出色的安定感,也提昇了作品的品質。

其他像是一洸、神谷直樹、千田真司、中塚皓平、宮垣祐也這些群舞演員,在舞蹈上展現了謝珠榮作品才有的爆發力,在演技上作為配角的能力也不容小覷,對於《ROMALE~貫徹羅姆人生存之道的女人,卡門》這個謝珠榮版的卡門而言,在其創造過程中可謂貢獻良多。

 


註1:femme fatale在法語中為「致命的女性」之意,指在文學或藝術中經常出現的一種女性形象,類似中文裡面的「紅顏禍水」。她們通常被描繪為美麗迷人,邪惡狡詐、深具性魅力又充滿神祕感的女性,會利用自己的女性特質吸引男性臣服在其腳下,而被誘惑的男性最後都會無可避免走向危險的處境或毀滅的深淵,甚至因此喪命。知名的代表有聖經中的莎樂美(Salome,向其父王要求以施洗者約翰的頭顱作為獻舞的獎賞)、達莉拉(Delilah,哄騙巨人參孫洩漏其天生神力的祕密,使得參孫被挖出雙眼並遭囚禁)、卡門等。另外之前柚子演過的女間諜Mata Hari也稱得上是近代知名的femme fatale。

註2:「あたし」跟「あたい」在日文中都是女性的第一人稱。差別在於「あたし」的口吻比較有女人味,而「あたい」比較像方言中會用的講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