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門-Repo]花卡門之花癡二人組出入待卡到門

作者 : Taco Lee

好多次小花的公演花癡二人組都只能排到大阪大千秋的時間。看大千秋的壞處,就是要忍受一個多月先鋒部隊們愛心滿天飛的分享,搞得自己心癢難搔。好處是先鋒部隊們也會分享劇情以及觀(色)(狼)重點。

 

雖然梅田劇場出入待一向不理想,但聽到本次有飯在大阪出待要到簽名真是振奮人心。第一天觀劇早早9:30來到樂屋門口等待。過一會一個認識的日飯媽媽滿面愁容地出現,跟我們說已經好多天沒有出入待看到小花了。這個日飯媽媽每次見到她總是精神奕奕笑容滿面,本次卻憂愁得要命臉色不佳,我們兩人都覺得她生病了。我們總共四人不死心的等到11點終於放棄。勤奮的小花不可能這麼的晚,何況她還要全身塗黑黑跟擠乳溝,很花時間的。據說是Drama City有可以直通阪急旅館的電梯。失望之餘,日飯媽媽說她要去借酒澆愁了(啊才中午溜)。

 

第一天七排中間,視線正好與舞台平,非常好的視角。雖然舞台小,已經很近了,小花出場時色狼還是拿出了望遠鏡。色狼沒有要寫劇情,劇情請看熱心的大大寫的(塚飯,塚fun)。這次小花穿得真是有夠性感的,然後御胸還有神秘的溝。這齣戲的舞蹈編排真的是高難度,小花與荷西都相當需要體力。小花感覺有壓低了聲音在講話,唱歌的音域也偏低。演起來充滿了野性又自由奔放的小花真是充滿魅力。本次公演跟欠揍的荷西親了很多次,雖然內心一直吶喊:槓,親下去了!槓!又親!槓!你還來!而且有一幕荷西趴在小花身上,快要親下去時我看到荷西的汗滴在小花臉上!啊啊阿啊啊,好矮額呦!但不得不說床戲那邊排得很好,兩人蓋在舞群翻動的大床單下,床單翻起來時讓你一窺這兩人又變換了什麼姿勢,令人血脈噴張。

 

前樂開演前終於見到馬內甲桑出現了。我們兩個跑去跟他哭訴說等不到小花。結果,馬內甲就幽幽地說:這是個秘密,但她「可能」會從那邊出現喔~(馬內甲我們感謝你~~)(註一)。等開演時,前一天病懨懨的日飯媽媽找到我,跟我說因為我們去哭,馬內甲就偷偷也跟她說小花出沒地點。然後日飯媽媽整個活過來氣色超級好。所以前一天根本就是出入待相思病發作嘛!

 

第一天還能好好地看完戲,第二天坐到第一排正中的神席,天啊啊啊,超級忙的。當穿得很露的小花站在一公尺遠的台上跳舞時,色狼一時不知道要看臉,看香肩,看御胸,還是要看時不時露出來的大腿。同時還要監控一下自己爆表的血壓,那宛如對穿腸噴般發的鼻血,就怕當場掛在那。第三次謝幕時我們兩個就不顧一切地站起來拍手了。然後後面含蓄的日本觀眾們就也跟著站了起來。是的,坐第一排就是要這樣用的。大概因為色狼拍手拍得很嗨,小花有看了我們一眼。

這場有寶塚音校生整羣穿著制服帶來看。她們從頭到尾都是乖乖正坐在位置上,中間休息也繼續坐著。謝幕完到散場仍是不動如山,看來是要等大家散完她們才會起來。除了嚴格的秩序以外,我只想讚嘆:這膀胱也太有力了!

前樂後我們跟一群資深日飯媽媽們低調的來到秘密地點等待。等了約半小時(果然黑黑的很難洗)小花戴著口罩一頭亂髮一臉倦容地出現。我們兩個站第一叫了聲:Hana chan. 小花眼睛沒睜開下意識地轉過來點頭繼續走。接著日飯媽媽也叫了她。小花依舊眼睛沒睜開地點了個頭,但是感覺頭上已出現問號:這裡怎麼會有人站在這裡?等到第三次有人叫她時,小花才終於意識到這些人是在叫她然後是她的飯。啊的一聲說:好久不見!但是腳步不停往前走。看得出來很累很想回房間休息了。雖然短暫但所有在場的飯都露出幸福的笑容而且有看到小花大家似乎也比較放心。然後相約第二天要一起入待。

日飯媽媽們本來說約十點吧,我們說我們比較近9:30吧。然後她們就說她們也要甘巴得9:30來。千秋那早,樂屋外有許多人在等,我們不禁擔心起小花會不會臨時改變路線走樂屋。正當大家舉棋不定時,9:44分小花出現了!馬內甲看到我們還一臉吃驚(演得好啊!絕對不是你出賣女王的)。小花頭髪雖亂但有稍微梳一下(真的只有稍微),帶著口罩一臉沒睡醒,雖然還是沒有多做停留,但至少大家有把信交出去了覺得開心。

來到千秋已經是第三場,色狼依舊拿著望遠鏡認真觀察。然後發現,前一天小花的肩夾骨附近以為是黑黑的沒塗均勻的地方居然是淤青!!然後手臂上出現新的淤青點點!這些男的也太粗魯了!全部拖出去斬了!真是心疼小花,每天搞得全身是傷也難怪她這麼累。

千秋的第一次謝幕舞台上噴出了彩帶,演員們很驚喜。第二次出來時大家還在幫對方清除身上的彩帶很可愛。第三次謝幕,小花跟荷西手牽手出來,上尉就學他們跟老荷西也手牽手跑出來。小花開口要致辭時音樂還沒停,上尉還打斷她要她等音樂停。然後兩人就側頭聽音樂,音樂停時像指揮一樣雙手往下揮,然後再示意小花開始講。小花講得很短,然後換荷西。荷西不知道是要爆料還是什麼的,搞得小花趕緊打斷他。第四次小花進去前說了一句好像是結束了之類的,但是大家繼續拍手,荷西只好拖著小花出來謝第五次。這次進去前換荷西叫大家回家了之類的。

千秋出待就是在樂屋口了。第一個出來坐計程車的是上尉,然後花飯們就蹲下以免擋住後面。他離開後有花飯說,好久沒蹲了好懷念啊。小花出現時,花飯們就乖乖又蹲下。小花沒戴口罩,頭髮終於吹好了,但她沒有走過來。雖然有化妝但眼睛只有睜開一咪咪。放行李的時候,不知道是因為大家覺得這齣戲很硬道,還是集體蹲下喚醒了塚飯魂,雖然沒約好但大家很有默契一起喊お疲れ様でした。小花上車後坐到靠飯的一邊,把車窗搖下笑瞇瞇的看著我們。I-ka芬此時喊出Hana chan I love you~引起大家大笑,小花也笑笑地回:Thank you~車子開始慢慢滑動時,大家又喊了一次お疲れ様でした。I-ka芬再次喊出 I love you~本次出待就在大家的笑聲中以及小花笑著揮手再見的畫面中結束。

註一:據說小花改變路線是因為遇到變態飯一直糾纏她要簽名。只能說,小花出入待願意停留,講話,簽名,握手等等都是她疼飯。不然她每天累得半死又全身烏青誰不想趕快回去睡覺。不知好歹硬要糾纏搞到女王不開心從此不出現是大家的損失。身為飯當然是小花開心最重要。死變態讓我遇到一定好好地招待一番。

================

這樣的福利不是必然的常態,請大家要好好克制,全身烏青是很痛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