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總まり×笹本玲奈 :《瑪麗.安東尼》專訪 (20180802)

花總まり×笹本玲奈 專訪

受到全球喜愛的音樂劇《瑪麗.安東尼》即將上演
關於瑪麗.安東尼的想法

2018.8.2
採訪、撰文:藤本真由(劇評家)
攝影:岩間辰徳

(左起)花總まり、笹本玲奈

 

改編自遠藤周作的小說《瑪麗.安東尼王妃》,由《伊莉莎白》、《莫札特!》等劇聞名的創作雙人組Michael Kunze和Sylvester Levay所打造的音樂劇《瑪麗.安東尼》,於2006年在日本率先進行世界首演,後陸續於德國、韓國、匈牙利上演。今年秋天,該劇在重新製作後再度登場。我們採訪了飾演瑪麗.安東尼的花總まり笹本玲奈,請教兩人對於演出這部作品的抱負。

 

——請談談關於演出這次作品與角色的心情。

花總:包括寶塚時期在內,這已經是我第三次飾演瑪麗.安東尼,是說這就是所謂的「凡事做到第三次總會順利*」嗎?(笑)由於作品不同,就算演同一個角色,表現方法也不一樣。我的目標很清楚,就是希望能好好詮釋這部作品中的瑪麗.安東尼。多數人對瑪麗.安東尼的想像也在我心中佔有一席之地,但這次我想再深入思考她的人生與歷史,追求更極致的人物形象。

*原文為「三度目の正直」,意為在占卜或事情的輸贏上,第一次第二次或許都失敗,但到第三次就可以成功,引申為事情到了第三次就會變得順利。

笹本:首演時我演的是與瑪麗.安東尼對立的瑪格麗特.阿諾*,這回飾演地位如此尊貴的角色還是頭一遭,很擔心服裝與假髮要如何穿戴妥當,想好好跟花總桑學習關於這類的問題。就像花總桑說的,在日本,《凡爾賽玫瑰》的瑪麗.安東尼給予大家很強烈的印象,而遠藤周作筆下的瑪麗則散發比較多的「人味」,無論作為女性還是一個人,她的軟弱與動搖在書中都有所著墨,我想把這部份好好表現出來。扮演瑪格麗特.阿諾時,有不少明顯流露嫉妒心的曲目,對瑪麗.安東尼只有積怨已久的憤恨(笑)。但我想若從瑪麗的角度來看這部作品,又是完全不同的景象,而且這次還加了新歌,所以我想在不要刻意回顧之前怎麼演的情況下,來挑戰瑪麗的角色。這部作品在世界各地上演時都經過一番精心改造,每個角色的想法也變得更容易理解,我認為這也算是新的魅力所在呢。

*瑪格麗特.阿諾(Margrid Arnaud)這角色在劇中原本是位敵視貴族的平民,最後卻與瑪麗.安東尼相知相惜。她姓名的縮寫也是MA,而且設定上與瑪麗安東尼同齡,兩人都是這齣戲的女主角。

 

——以法國大革時期命為題材的戲碼有很多,兩位覺得這題材的魅力在哪呢?

花總:這問題我還比較想問呢(笑)。2016~2017年日本舉辦「瑪麗.安東尼展*」時(原文註:當時花總在語音導覽中替瑪麗.安東尼一角配音),據說來參觀的人真的很多,在日本人氣相當高。但另一方面我也聽說,時至今日瑪麗.安東尼在法國仍然不怎麼受到人民愛戴。以前演這個角色的時候,覺得非常難。因為人物的形象過於巨大,很煩惱到底要怎麼演才好,一度無法抓到詮釋的重點。當時我花了很多時間拼命閱讀各式各樣的資料。特別是在寶塚時期,面對寶塚版《凡爾賽玫瑰》悠久歷史中的傳統及形式美,也曾陷入不斷掙扎的困境。不過就跟剛才笹本桑講的一樣,我第一次讀到遠藤周作的小說時,就覺得有些地方很有說服力,可以感同身受,也改變了我當時對瑪麗的印象。基於這些讓人憧憬和可以理解的部份,我覺得能得到這個演出的機會真是太好了。希望這次可以更深入詮釋這個角色。

*指2016/10/25-2017/2/26之間,由凡爾賽宮策劃、監製,在六本木森美術館樓下的森Arts Center Gallery舉辦了瑪麗.安東尼專題展展出瑪麗相關的文物與資料,還重現了瑪麗當時在凡爾賽宮的寢室、浴室、圖書室等空間。會場提供的語音導覽(長度約分鐘)中,瑪麗.安東尼一角是由花女王配音,飾演菲爾遜的則是聲優平川大輔,主要敘事者為木村佳乃。當時使用語音導覽的觀眾還可以免費獲贈特製書籤一只~

花總まり

笹本:我想,日本人會喜歡法國大革命時期,最大的理由還是受到《凡爾賽玫瑰》漫畫的影響吧。因為這樣知名度大幅提昇,後續又在寶塚上演。寶塚的演出不論是服裝還是舞台裝置都是前所未有的豪華,光看就覺得很華麗、心情也變得很幸福。而關於瑪麗.安東尼這個人,有著個性很差、名列世界三大美女之類的各種傳言。她的人生充滿諸如不倫戀等種種事件,而且身處的時代還發生了革命。當時的人活在天旋地轉的激盪大時代裡,生命中驚濤駭浪不斷,好像「星期二懸疑劇場*」一樣,我想這大概也是深受日本人喜愛的理由吧。

*「星期二懸疑劇場」(火曜サスペンス劇場)是日本電視台在1981-2005年間於每週週二播放的2小時連續劇。每個作品的總長度從3集到25集不等,內容多半與刑事案件或偵探推理有關。

花總:瑪麗身為奧地利女皇Maria Theresa的女兒,14歲就基於政治因素嫁到法國。這是她的命運與宿命,也因為成長在那個時代與周圍的環境,才造就了瑪麗.安東尼這個人,我是這樣想的。擁有這等出身的女性,她的人生會是如何,我想在演出時突顯這一點。

笹本:我認為瑪麗.安東尼身旁的流言蜚語也塑造了她一部分的形象。以現在來看,感覺就像「瑪麗.安東尼又失言了」這樣的話在網路上擴散開來。我想出身高貴的她,大概是一直在無聊的宮殿裡摸索,想著如何找點樂子才不會閒得發慌吧,好比以億為單位的賭博之類的,在這種狀況下也逐漸傳出對她不利的傳言。確定要演瑪麗.安東尼後,我就去了一趟凡爾賽宮。這是第二次去,再度看到這座宮殿時,有種好悠閒喔的感覺。這邊離巴黎有段距離,讓人不禁想耍點小壞(笑)。像小特里亞農宮(Le Petit Trianon*)之類的所在,雖說是耗費鉅資修建,但或許是唯一能讓瑪麗優遊自在的地方吧,這樣一想就覺得她有點可憐呢。

*小特里亞農宮(Le Petit Trianon)是位於凡爾賽宮的庭園內的小型離宮。外表是正方形的新古典主義建築,裡面裝飾則是洛可可(Rococo)風,是整個凡爾賽宮中瑪麗.安東尼最心愛的場所。這裡原本是為了路易15世的寵妾龐巴度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兒建,但完工時夫人已過世,後來就賜給瑪麗.安東尼。她把這裡設計成英式庭園的模樣,還打造了宛如小型農村的聚落,得以享受靜謐的田園風情。由於小特里亞農宮是”de par la Reine”,意為「王妃專屬」,一定要獲得王妃的許可才能進入,所以瑪麗經常邀請她的閨蜜(例如這次彩乃演出的角色Lamballe公爵夫人,以及惡名昭彰的勃利公爵夫人【Duchesse de Polignac】)到這裡同樂。這裡也是瑪麗躲避宮中繁文縟節與逃離皇室壓力的重要所在。

花總:我覺得她真的很辛苦,14歲就嫁入皇室,還要應付貴族間的陰謀。然後被高呼萬歲的下一個瞬間可能又遭言語痛貶,或許讓她變得相當懷疑人性吧。她真的是處於很辛苦的地位,生在很不好過的時代呢。

 

——拍攝主視覺時穿上豪華的衣裳,覺得如何?

花總:覺得很重(笑)。

笹本:果然連花總桑都這樣覺得呢!

笹本玲奈

花總:真的很重(笑),重到讓我覺得以前真的是這樣嗎?當然穿上漂亮衣服是很高興啦,可是真的很重又不好移動,光靠一個人的力量要坐下來也很困難(笑),感覺很拘束呢。由於衣服橫幅很長,就算稍微動一下,也必須要這樣嘎哩嘎哩嘎哩地……像螃蟹一樣橫著走。我想即便上了舞台,一定也都是橫向移動吧(笑)。

笹本:攝影時間大約一小時,可是過了5分鐘左右我就開始腰痛。瑪麗那個時代的人還要繫上馬甲,一定更辛苦。我想如果不好好鍛鍊一下腰部附近的肌肉,可能會無法承受衣服的重量,所以現在正在鍛鍊身體。

 

——請花總桑務必傳授一下訣竅。

花總:訣竅嘛~首先就是要學著如何穩穩踩在地上不會跌倒吧。寶塚時期練了很久,也向上級生請教過,果真有很多不得不注意的要點呢。這次衣服橫幅較長,又跟以往有些不同,但走路時如果為了不要踩到裙子而把裙子提得太高,反而會讓腳露太多出來。還有這次鞠完躬要從蹲下的姿態起身時,一不小心裙子就會像吸盤一樣緊緊黏在地板上,變得很重,所以要馬上製造出能讓空氣流動的空間。

笹本:原來還有這種道理啊~。

花總:靠近別人時也一樣,因為要注意不能只提起一邊的裙擺,所以與男性演對手戲時覺得相當不便,總有種不舒服的距離感。還有就是不管如何小心,都還是會被踩到,或自己去踩到別人,所以無論何時都很辛苦呢。不只自己,周圍的人也很累。

 

——關於樂曲的魅力,兩位怎麼看?

笹本:觀賞韓國版時,再次覺得這音樂真是好啊。每個角色的招牌曲都是如此,連講台詞時的背景音樂也充滿戲劇性,整個場景隨之高潮起伏,讓我覺得作曲家在創作時真的很用心呢。特別是在唱瑪格麗特的歌曲時,因為跟自己擅長的音域很合,唱起來真是痛快極了。所以一想起這次沒辦法唱到〈百萬枝蠟燭*〉這首瑪格麗特的名曲,就覺得有點寂寞呢。

*〈百萬枝蠟燭〉(百万のキャンドル)是《瑪麗.安東尼》中瑪格麗特最出名的獨唱曲,內容敘述貴族的世界光明燦爛,有如被百萬枝蠟燭照耀,卻看不見底層人民的黑暗生活。

花總:Michael Kunze桑和Sylvester Levay桑的組合一直都很棒呢。Kunze桑每次寫作時,都會非常用心調查關於角色的一切,以便做好準備。

笹本:好多歌曲都會讓人聽到入迷呢。《瑪麗.安東尼》有不少歌都是越聽越好聽,聽著聽著就不覺深入人心。有種在Levay桑各式各樣的作品裡,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抵達目的地的感覺。

笹本玲奈

花總:很多歌曲讓人印象深刻,蘊含壯闊的世界觀,聽了會覺得他是不是天才啊……不過平時的Levay桑人很逗趣又有意思,跟作品給人的印象相比,那種落差感也很棒呢。《伊莉莎白》是我第一次演出Kunze桑和Levay桑的作品,雖然演了好幾次,還是覺得相遇的當下衝擊很大,就像戲一開頭那首我沒唱過的序曲一樣,在腦裡不斷縈繞。到了演《Lady Bess》時,Bess的命運也是充滿各種波濤洶湧,每首歌都是她悲痛的吶喊,凝聚了強大的思緒,好像深深刺入人心一般。有時是作品整體、有時是一首一首,戳刺的方式不同,而他們兩位可是兩種方法都寫得出來,真讓人佩服啊。

 

——扮演史實上的人物與虛構的角色,有什麼不同呢?

花總:飾演歷史人物很可怕呢。因為是真實存在過的人哪。雖然讀了很多資料,最後還是要靠自己去想像。演虛構的角色時可以一邊跟導演討論一邊自由創造,那是完全不同的。演《伊莉莎白》的時候,我每天都對著她的畫像祈禱:「麻煩請你下凡來附身!」責任就是這麼重大,所以才可怕。

笹本:演歷史人物真的很可怕。我也是在演《魯道夫~最後之吻~》*中的Mary Vetsera時,到她的墓前參拜,合掌說「不好意思,真是抱歉」。這次覺得去巴黎一趟真好,是因為參觀了瑪麗.安東尼處刑前被監禁的巴黎古監獄(Conciergerie)**。當時她住過的房間內部現在被改建得很漂亮,但一進入地下室就覺得氣壓為之一變,耳朵開始不舒服起來。而且那邊非常潮濕又有霉味,現在也還保留了許多當時實際住過與用過的場所,可以親自用肌膚感受那裡的氣味與濕度,覺得很震撼。

*《魯道夫~最後之吻~》(ルドルフ〜ザ・ラスト・キス〜)這部音樂劇由《Never Say Goodbye》、《紅花俠》等作品聞名的音樂家Frank Wildhorn作曲,內容是關於伊莉莎白之子魯道夫王子與戀人瑪莉相愛最後殉情的故事。該劇分別於2008年與2012年在日本上演,男主角皆由井上芳雄飾演,笹本玲奈則是2008年版的女主角(2012年版的女主角是和音美桜)。

**巴黎古監獄(Conciergerie)位於巴黎市政廳西邊,靠近巴黎聖母院。中世紀時原本是皇宮的一部分,後於14世紀末改建為監獄。這裡在法國大革命時期設有革命法庭,關押了包括瑪麗.安東尼在內的許多囚犯,還將大約2600名囚犯送上斷頭台,因此有「斷頭台前廳」之稱。古監獄於1914年退役,今日絕大部分的建築為巴黎法院所有,只有一小部分開放給民眾參觀。瑪麗.安東尼實際上的牢房現已改成供奉她的禮拜堂,裡面還有展出一些她當時的衣著等文物。不過官方也將另一座單人牢房改建成展示間,讓大家可以看到瑪麗當年被囚禁的生活樣貌。

 

——兩位對於彼此飾演的瑪麗.安東尼有什麼樣的期待呢?

笹本:花總桑目前為止演過的瑪麗我都有去看喔。

花總:你有來看喔?!

笹本:《凡爾賽玫瑰》與《1789—巴士底的戀人們—》我都有看,作品不同,看到的瑪麗也不一樣,但花總桑的演出都能符合該劇的設定。就像花總桑之前說的,《凡爾賽玫瑰》有寶塚獨家的演法,演的時候絕對不能偏離那個形式,而台上的花總桑本人就像王妃一樣,讓我很感動。至於《1789—巴士底的戀人們—》裡的瑪麗,則像蘇菲亞·柯波拉(Sofia Coppola)執導的電影《凡爾賽拜金女》(Marie Antoinette)*那樣,表現出迷人可愛的一面,看了覺得這人簡直就是戲精啊。所以能一起演出實在覺得很惶恐……我想這次花總桑也一定能演出符合這部作品要求的瑪麗.安東尼吧……是說這好像飯講出來的意見喔(笑)。

*電影《凡爾賽拜金女》(Marie Antoinette)於2006年推出,是繼1938年後首部以英語發音的瑪麗.安東尼傳記電影,由Kirsten Dunst飾演女主角。

花總:看了海報上的照片,覺得這人真的是漂亮又可愛,而且最近不是也喜獲麟兒*了嗎?這樣的話詮釋角色時想必會加入更多的母性吧。我想她來演瑪麗的話,看起來漂亮可愛又有母性,還有強而有力的美聲,所有這些特質不都跟瑪麗.安東尼十分吻合嗎?我想她一定可以演出跟我完全不同的瑪麗.安東尼,光是這點就讓人開始充滿各種想像呢。

*笹本玲奈於2017年年初結婚,年末生下一子,但為了保護孩子的隱私,舉凡孩子的生日、性別與名字等資料都沒有公開。另外笹本玲奈的IG也有貼出她帶寶寶去巴黎玩的照片,包括凡爾賽宮跟法國古監獄的照片都有喔!

花總まり

笹本:非常感謝。

 

——這次是由Sonim桑與昆夏美桑兩人輪流飾演與瑪麗.安東尼對峙的瑪格麗特.阿諾一角呢。

花總:這兩位類型完全不同,應該可以演出不一樣的瑪格麗特,光想到這點就讓人很興奮,覺得非常期待呢。

笹本:我跟這兩位演過同一個角色,所以對於戲裡面如何互動也很期待。Sonim在《1789—巴士底的戀人們—》演的角色*與瑪格麗特有點類似,都有為了爭取麵包求生存而去遊行的場面。我想個性強韌的她一定可以演出自己的風格。這陣子我看了《秘密花園》,第一次看到昆醬演成熟女性的角色,很驚訝她可以演得這麼好,我想她這次應該也能藉由瑪格麗特的角色,讓我們看到她嶄新的一面。

*Sonim在《1789—巴士底的戀人們—》演的是男主角Ronan的妹妹Solène。她為了尋找哥哥從鄉下跑到巴黎,卻因為走投無路被迫成為娼妓,最後投身革命,領導婦女攻擊麵包店。雖然該角色為虛構,但在劇中的行為都是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事情,被視為劇中平民女性的代表。

(左起)花總まり、笹本玲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