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飯感想】《伊莉莎白》6/22午場<花會貸切公演>(4)

(前情提要請見這裡

雖說魯契尼被稱為「無政府主義者」,其實他既沒有憤怒也沒有主張,因為他自己就是一團混亂的瘋子吧……

今天看戲的感覺,跟昨天的奇幻感完全不同,成河魯契尼的詮釋真正說明了這齣作品「並非童話故事」,而是魯契尼如何被潛意識中關於「伊莉莎白」的種種,諸如成見之類的事物所顛覆。

我在看戲前跟FC追加的票裡,魯契尼都是成河所飾演。本來我還奢望也可以看到山崎育三郎的魯契尼,盡可能一網打盡,但現在看來,我還想再多看一點成河魯契尼!能追加到他的演出場次實在太好了。

(圖片來源:東寶Youtube

 

飾演魯道夫的是三浦涼介。

我對三浦涼介的印象,還停留在《信》這齣音樂劇的時候。本來覺得三浦跟這種充滿苦惱的角色應該很合,但實際演出有點微妙……

【譯註:《信》是日本作家東野圭吾的長篇小說,講述一對兄弟的生活如何在哥哥失手殺人後變調的故事。該作品於2016年改編成音樂劇版,由吉原光夫(寶塚OG和音美櫻之夫)飾演哥哥,三浦涼介飾演弟弟。】

(圖片來源:《信》官網

 

不知為何,三浦飾演的魯道夫有種單槍匹馬往前猛衝的感覺。這是他對魯道夫一角的詮釋嗎?還是原本的「涼涼」(這是小池老師對三浦的愛稱)就是這樣的人?

聲音也很低、發音有點不太清楚,感覺益發像個有勇無謀的魯道夫了,嗯~

魯道夫這角色本來就不能裝可愛,所以要能發揮角色的個性。可是,不知為何總有種「不是這樣啊」的感覺。

魯道夫的這種厚重感,能分給匈牙利的愛國志士就好了……這種想法在有與沒有之間(到底是那樣!)

(圖片來源:東寶Youtube

 

飾演美人魚的美麗,是有點賣弄風情的美女,身材也很好,給人一種很特別的感覺。上網google了一下,居然是前寶塚月組男役!寶塚時期的藝名是「麗奈ゆう」……完全沒印象(汗)。

美麗跟飾演海倫娜【譯註:伊莉莎白之姐】的彩花まり一樣都是95期生,跟愛希也一樣,是同期生的共演呢。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いよいよ明日からカウントダウンが始まります😭😭😭 3カ月あっという間でした🥺🥺🥺 今日の写真はしおりと❤️💓👍 いつも楽屋で他愛のない事を話しては笑って過ごしています😎👍 以前コメントで歌はどうやったら上手くなりますか?という質問で、歌の上手い人の真似をするという風に答えさせて頂きまして、同期だと愛すみれ、彩花まりを挙げていました笑❤️ので、そんな彼女と同じ舞台に立つ事が出来て嬉しく思ってます❤️😎 明日も劇場でお待ちしております🍓💛🍓 #エリザベート#エリザ#帝国劇場#ミュージカル#同期#95期#宝塚#彩花まり#美麗

美麗(@miretan29)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美麗與同期彩花まり的合照。)

 

飾演少年魯道夫的陣慶昭很可愛,歌也算唱得不錯。(已經用阿嬤視線在看了),總覺得這名字在哪裡看過,一想,這不就是《瑪麗.安東尼》裡面的皇太子查爾斯嗎?

(圖片來源:「小花Blog」2019-05-12 孩子們。最右邊的小孩就是陣慶昭。)

 

【日飯感想】《伊莉莎白》6/22午場<花會貸切公演>(3)

(前情提要請見這裡

法蘭茲也跟前一天一樣,是田代萬里生。他跟小花之間的平衡感,可以讓人安心觀賞。果然是不錯的控比啊~(雖然最後破局了)

〈夜裡的小船〉看得我淚流滿面,揪心不已。就是因為對方是這樣的人才愛上的吧。

「惡夢」的場景之後,法蘭茲因為無法守護Sisi,加上跟魯契尼扭打,不久就弱弱地倒下了–>這裡從以前我就覺得因為動作過於激烈,很擔心演員會受傷呢。

田代x小花的控比,讓人好想再多看幾次啊。但確認了一下手上票券的卡司安排,才發現這已經是我看的最後一場田代了(汗)。

(圖片來源:東寶Youtube

 

成河的魯契尼,無論是歌還是演技都變強了。我對成河原本的印象是「演舞台劇的人」(因為我第一次看他的作品就是2010年NODA MAP推出的《The Character》,之後又看了他演的《Ilias》跟《Crazy Honey》等),但在《伊莉莎白》的世界裡,他那種異質般的存在感十分強大,對於空間的支配能力很驚人。

【譯註1:NODA MAP為日本知名劇場導演野田秀樹的劇團。《The Character》是把希臘神話挪移到現代日本小鎮的書法教室中上演的故事。

海報出處:野田NODA MAP官網

譯註2:《Ilias》是2010年的舞台劇作品,改編自古希臘的敘事詩,內容是特洛伊戰爭的故事,演出者有内野聖陽、平幹二朗、新妻聖子等人。

海報出處:這裡

譯3:《Crazy Honey》是2011年推出的舞台劇,也是長澤雅美首度主演的舞台劇作品,內容是關於美女作家與身旁一行損友的故事。

海報出處:《Crazy Honey》官網

 

《伊莉莎白》這故事不是某個人的回憶,而是關於魯契尼暗殺伊莉莎白皇后一事的說明。這樣說來,魯契尼作為「說書人」的意味就十分明顯。但也不禁讓人覺得:這整件事會不會是魯契尼的妄想?死神是不是魯契尼創造出來的?

跟法蘭茲鬥嘴的死神,手上拿著刀子呼喚魯契尼。在之前的演出版本裡,原本對雙方爭執毫不關心的魯契尼,一聽到死神召喚就變得滿面笑容,像是這樣:「來囉~━(゚∀゚)━!」

但在這次的演出中,魯契尼始終一臉賊笑地傾聽著雙方的爭執,然後一聽到死神召喚就高聲笑出來,像這樣:「呀~哈哈哈哈哈哈」?

這個笑聲跟婚禮上死神的笑聲有點類似,讓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難道是巧合嗎?

(圖片來源:東寶FB

 

被法官問到暗殺伊莉莎白的動機時,魯契尼講話的方式,也跟以前那種激動喊叫明顯不同:「不管是誰,只要是看起來很了不起的人就好……」感覺像是聲音逐漸微弱下去,背也彎著,看起來變得很渺小。

這句台詞至今已經聽過無數遍,但如此卑微的表現方式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是可以的嗎?(這是我最大的讚美)